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天命已定,天意可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与后半生享不尽的金银财宝相比而言,有很多人还是甘愿冒险的。人生在世,不就图个钱财,图个名利吗。

    曹操其实也知道他们背后搞得一些动作,不拆穿罢了。丢自己的脸,也打儿子的脸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由他们去。正好他也想见识下,究竟哪个儿子更得人心。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曹操也要开始提防起身边人。所以现在他的一些心里话,都只能去找向夏天说。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此话果不假。

    那边的曹丕见郭照拂退近臣,颇有不满地开口道:“你怎么让他走了呢?为什么不再仔细问下,让他替我们出出主意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的心思谁能猜透,再问也问不出些什么。你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郭照一脸云淡风轻,已然无有方才的着急与担忧。

    曹丕盯着她,像个没事人似的自顾走开。心中不禁泛起疑惑。

    夜里,又有人来传信。说是曹操连夜召集亲信老臣,有秘事商量。能有什么秘事是需要出动亲信老臣呢,必是关于世子大位。曹操若是有自己的决断,也不必召开夜会。看样子曹操也在迟疑不决,那么这也说明着曹丕未被淘汰。曹丕仍有机会,曹操没有追究发难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只有曹丕和曹植才有对大位的竞争力,一方代表正统,一方代表贤才。其他人都无望继承,世子大位只能出在他二人之中。

    这对曹丕而言,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他还未曾欢喜多时,倏然间想到白日里郭照的反应。他不自觉地散步到她屋门外,犹豫了会儿,还是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屋门被打开,郭照见来人是他,似乎也不大惊讶:“你来了,要不要进去坐会。”

    曹丕一副怀着心事的模样,点头走进,问道:“我来找你,你不觉得很意外吗?”

    要知道他肯来找她,这可是破天荒的事。

    郭照轻笑出声,摇了摇头。她替他斟上一杯茶水,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会找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郭照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曹丕终于开口,问出自己心中的困惑,“白日里你和我说,不会有事。我只当你是在安慰我,可是刚刚又有人来通报给我,老爷子大半夜地召开密会,被请去的不是老爷子的亲信,便是老一辈的叔伯们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与世子大位有关。”郭照她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这意味着我无事,老爷子他还没有放弃我。”今早听到消息时,曹丕只觉心如死灰。他以为,世子大位铁定要与他无缘了。不曾想到,夜里会出现转机。

    “那妾身要恭喜你了。”郭照一拂身。

    曹丕握住她的手,将她拦下:“不必。我只想问一句,你怎么知道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得到曹丕的回答后,郭照走到屋门外左右张望了会儿。见四下无人,再将门严实关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。”曹丕见她这般谨慎,已经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问你一句,你想不想要世子大位。”郭照的嗓音低沉却有强劲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黑夜之中,曹丕看不清郭照的脸庞。却能借着自纱窗透过的淡淡朦胧月光,望见她澄澈坚定的眼眸。

    他想,他当然想,他做梦都想。这个声音在曹丕心中不断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这个做什么。”曹丕转过身去,不再看她。这么隐秘的心里话,他怎么能轻易和她吐露。即便是夜夜共枕的甄宓,他也不曾向她提起过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过我?子桓,我们到底是夫妻。我们的生死、荣辱都是联系在一起,你对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呢。你扪心自问,我对你还不够好吗,我平日里伺候你还不够周到吗。你尽可同我说,你心里是怎么想的。如果你不愿告诉我,那我也没办法回复你,只当我是白忙活一场。”郭照隐约间叹声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曹丕皱眉回望着她,“什么叫白忙活一场?你果然背着我干了什么事。你和我说,你到底干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说不说。”郭照小脸倔强。

    印象中郭照从来都是顺他意,倒难得像今日这般。曹丕感觉到面前的人有些陌生,亦或是他未曾真正了解过她。

    曹丕在内心斗争了会儿,攥紧双拳阴森道:“我想要,我当然想要!我早就想要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曹丕脸色一变。他似是意识到失言,兀自带过话题:“我已经告诉你了。郭照,你是不是背着我和母亲在搞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会这么想不是没有理由,郭照的圈子也就那么大。前堂她不可能参与,只能是后院和她有什么瓜葛。想到后院,自然而然又想到卞氏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,我能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世子大位。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曹丕一瞬间感到自己被戏耍了,语气轻蔑道,“郭照,糊弄我很好玩是吗?”

    郭照走到他面前,与他对峙上:“你不相信我?我糊弄你什么?我敢拿这种大事来糊弄你吗?为什么我在你眼里总是那么可恶低贱。”

    曹丕见她神情格外认真,争辩的言辞也极为激烈,心中动摇起。他开始相信郭照说得也许有那么一回事,“郭照,你凭什么能够帮我。最能帮到我的母亲,都弃我,而择子建。说真的,我对自己也不抱太大的希望。你一介妇流,不及母亲的人脉、权势与威望,你如何能帮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能。但是夏氏她能,夏夫人她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曹丕想起了她。他思量了片刻,情绪也变得亢奋,“她会帮我吗?我和她都没什么交集,甚至、甚至还曾得罪过她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十足把握的事,我会同你说吗。我也不愿让你和我一起冒风险。”郭照情不自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曹丕愕然,他的心似被什么东西戳中了下。他低下头,面上隐有绯红。

    郭照也跟着难为情起,她将话锋一转:“夏夫人她亏欠我人情,而且她与母亲不睦。她也看出母亲有扶植三弟之意,所以她才愿意帮你,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曹丕大喜,激动地搭上郭照的肩膀。

    郭照身子一怔,莞尔道:“我当面与夏夫人约定,岂能有假。只是她也不可能白白帮我们,她也有用得到我们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人之常情,这是应该的。她要我们帮她做什么。”曹丕的声调中都是雀跃。能得夏氏的帮助,那比得母亲的帮助还要重要。

    父亲对夏氏的宠爱,可谓是掩盖过后院的所有夫人们。若能得她在父亲面前替自己美言上几句,那可比什么都管用。且不说母亲现在都难得见上父亲几回,而且母亲的十句话也未必抵得上夏氏的一句。夏氏是个不好惹的女人,他早已领教过。她若能压制住母亲在后院的威势,只要他在前堂也笼络下人心

    曹丕又重新找回了自信心,世子大位,他势必要一争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恐怕不方便说。她也不喜人多嘴,夏夫人的性子和其他夫人们都不大相同。若让她知道了,只怕要不高兴。总之,妇人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。”郭照避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对对,你说得很对。只要她能帮我,不,帮我们,我们也自当尽力回报她。”曹丕兴奋到身子都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郭阿照,我不该小瞧你的。没想到你和夏夫人也能相处甚好,以后夏夫人那边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妾身应该做得。”

    “阿照,将来我若真能登上世子大位。我答应你,必将你扶为正室。”曹丕郑重其事地拍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郭照才反应过来。此时曹丕已经离开了,郭照望着被打开的屋门,还有洒落下的月光。再摸了摸刚刚被他拍过的肩膀,嘴角不自觉地扬起,也随之呢喃起:“阿照,阿照”

    ·你会择谁

    密会结束后,曹操又摸着黑来到夏青阁。

    “属下多嘴问您一句,二位公子中您看好谁。”是崔清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看好谁的问题。天命各有所属,也早已定下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严肃道:“天意可测,只是不可泄露罢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推门而入,主仆二人面色有变,皆缄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曹操当作什么事都没有,懒懒坐下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跑我这来?”

    “白日里孤不是说了要来你这儿留宿吗。”曹操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是在说笑。”向夏天冷眼冷语。

    “孤说得可不是玩笑话。别板着脸了,多冲孤笑笑。”曹操伸手想摆弄她的脸颊,却被向夏天不留情地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答应要留你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您还是请走吧。

    曹操不理会她,自顾走到床榻边,手脚并张再一倒下,那叫个舒坦:“孤累了,懒得走动了。而且都这么晚了,夫人们也都睡下了,孤不忍心去打扰。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