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六十八章 宁杀错无放过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桓桓于征,狄彼东南。这老大看上去可不威武雄健。”向夏天转移着曹操的注意力,“我也见过老大,他是不是常被你训教呀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问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看他一副怯弱样,见到我浑身哆嗦,礼数都险些忘了。我感觉他呀,胆小有余而智勇皆不足。不过也说得过去,毕竟是老大,平日里你不训他训谁呀?”向夏天打趣着道。

    “他少气些孤,孤能教训他吗?”曹操没好气地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戚,曹阿瞒别人不懂你,难道我还不知道你?你的臭脾气,只要心情一不好,逮上谁谁倒霉。你敢说,老大他平时真的不孝顺你吗?”向夏天眨巴着眼睛,反问道他。

    曹操被问得哑口无言,他没法反驳。老大虽才能不显,但却是个孝悌守礼的好孩子。每每他在气头上,老大都会准备好祛火滋补汤来孝敬他。老大每次都会在他这里碰一鼻子灰,但下次仍会继续来送汤劝慰他。

    曹操嘴上不说,其实心里都记着老大的好。只是他嘴硬,想在老大面前做个严父。严格要求老大,也更加督促老大。

    仓舒已经足够完美优秀,他怎还舍得再给仓舒施压呢。他只在仓舒面前,是个慈父。

    “曹阿瞒,其实你对老大也寄予过厚望罢。丕与桓,都有大、尊之意。在没有冲儿之前,其实你想过要将大业传承给老大吧。‘桓桓于征,狄彼东南’何人可征讨四方?只有显贵之人,只有君王才可。还有‘丕’一字,我可以将它理解为‘否极泰来’吗?逆境之中生长,最终到达顺境。否极泰来者,能成大事者。你说呢?我说得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自己揣意了番,说完她回头看向曹操。这才发觉曹操也在看着她,并且眼中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天下唯有二者知孤,懂孤。”曹操下榻,一步步朝她走去,“遇见文若之前,孤总觉得寂寞。有了文若后,孤觉得知己大概如此。可是当孤认识了你,才知你是比文若更明白孤之人。孤常常怀疑,你是否进到过孤的心里,窥探孤的心事。”

    曹操含情脉脉地望着她,并且不自觉地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过随口猜解罢了”向夏天垂下眼,再羞急地抽出手。

    “旁人费尽心思都猜不到孤之所想,你不过随口猜解,却能正中孤之心意。你是否也是老天爷赐给孤的礼物。”曹操出神地感慨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唯恐他又起什么心思,连忙制止道:“别别别,你也是这么说曹冲得。结果”说到一半,向夏天才反应过来,立刻打住。

    方才还略显激动的曹操,这会儿又黯淡下去。他又坐回榻上,“会是老大吗?”

    他也不确定起来。被她刚刚那么一说,他又感念起老大的好,也不想再去怀疑老大。

    “你何必去想那么多呢?依我看,各人有各命罢了。我还听说过,有人因为吃东西吃死的。那人好像还智谋超群,曾两次打败过江东小霸王孙策。结果因为贪吃海鲜,体内长出了许多虫子,硬生生地将自己吃死了。那人叫什么来着”向夏天一时想不起那人的名字。不过听到他的事迹时,还是吃惊了下。其实她也偏爱海鲜,但也不敢多吃。传言那人一顿不吃都不行,吃得体内都是寄生虫,他不死谁死呢。

    也是个倒霉蛋,吃货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叫陈登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呀?”

    “他曾在孤手下任职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向夏天应声,“所以说,老天爷要收得人,谁能拦得住呢。许是咱们冲儿太出色了,老天爷也看中了他,才会将他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冲儿?”曹操邪魅一笑。听她这么一说,心中也释然了不少。

    各人的命数都是天注定。没凭没据地,他不能将曹冲的意外怪罪到老大头上,这样对老大太不公平了。老大也是他的亲生儿子,他不能厚此薄彼,不能让老大感觉寒心,破坏了父子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曹操想通了,心情也不似刚才那般深重。

    “曹阿瞒,你笑什么呀?我和环儿也是好姐妹,冲儿他总得叫我一声姨娘吧。”向夏天打消他不正经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你是在暗示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暗示你什么呀?!”

    曹操故作坏笑,“当然是暗示我,你也想和我要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发这么大的火作甚,别这样。今夜让我睡在这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咱们划好楚河汉界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夏,行,行嘛。”曹操撒娇似的恳求着。

    他想在她这里寻求些慰藉。他怕独处,一个人时他便会胡思乱想起。他会疑心这疑心那,他认为身边的人都不怀好意。有人想杀害曹冲,有人要谋夺大位,甚至有人想和他争大魏江山。想到这些,曹操便不安、痛苦又气恼。他怕面对环氏,他也无颜去面对环氏。是他没能保护好他们的冲儿,见到环氏便会生起丧子之痛,这种痛清晰刻苦又剧烈。他自责愧疚,他也气恨自己。他不能承受这些,环氏也会受不了。他更不想去面对卞氏,卞氏也变了。现在卞氏逢他便夸曹植的好,他懒得听她嘴碎。她已经迫不及待地看见自己的儿子登上大位,曹操怕忍不住将气撒到她身上。后院的那些女人更是没有脑子,不会讨他欢心。除了好看的皮囊之外,根本没有能吸引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好看的皮囊,眼前人便有。她是一股清流,只有她才能和他谈心,只有她才配与他谈心。

    他喜欢,也享受这种感觉。熟悉,又暖心。

    这些都只有小子衿能够带给他。

    ·慌张的曹丕

    集议完毕后,有近臣去向曹丕通风报信。说是魏王因为已故的小公子猜忌曹丕,怀不轨之心。

    恰逢女眷也都在场,甄宓听闻花容失色道: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呢。夫君,父亲他怎会怀疑你有加害小公子之心呢。小公子不是被蛇咬得吗,和夫君你有何干系呀。”

    曹丕也早已吓得六神无主,他像个木头人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说话呀。”甄宓在一旁着急出声。

    “啊,什么?”曹丕这才回了神,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夫君,小公子的死和你”

    甄宓想一探他口气,曹丕突然间暴怒吼道:“住嘴!你们凭什么都怀疑我!凭什么!我没有,我没有害过冲弟!我也根本没有加害冲弟之心!不行,父亲他怎能怀疑我!我要去和父亲解释清楚!”

    曹丕拔腿便向外跑去,两个女人不能眼见着他往火坑里跳呀。郭照和甄宓双双上前,一左一右将他拉住。

    “夫君,依父亲的脾气,即便夫君你无错,父亲也不会轻易放过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,甄姐姐说得不错。老爷子的行事风格向来是‘宁杀错无放过’,你这是要往虎口上撞。”郭照也帮忙劝着,“即便你现在去找老爷子,老爷子也未必肯见你。你见到老爷子又该如何向他解释呢?如何解释才能让他相信呢?这些你都想过没有。”

    曹丕这会儿的脑子还不如妇人家好使,他只愣愣地摇摇头,“可、可是,我若不去向父亲解释清楚,父亲从此会轻看我,厌弃我我不能让父亲误会我呀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,再等等看消息。老爷子疑心病重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”郭照向甄宓投了个眼色,意思让她千万看好曹丕。

    随后,郭照走到近臣旁,又打探询问了番:“此消息可信吗?还是旁人散布出来的流言。”

    近臣答复道:“错不了。今日集议上魏王脸色便不大好,而且当着众大臣的面数落着丕公子。下官也奇怪,丕公子近来也没做什么错事呀。然后向魏王的身边人一打听,才知魏王对小公子的死仍耿耿于怀,私下一直在调查着小公子的死因。魏王总觉得是有人蓄意要害小公子,所以便猜疑到丕公子身上。唉”

    郭照蹙着眉,面色也不大好,又问道:“那魏王之后有什么动作吗?”

    近臣摇摇头:“没有。集议完毕后,魏王便回了后院去看望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去看得哪位夫人?”郭照激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那位新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错不了,魏王去的方向应该是夏青阁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里没你的事了。你下去吧。”郭照端出一副女主人的架势,“记住,若再有什么消息,一定要来及时禀复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下官明白。下官告退。”近臣行礼拜退。

    因为世子大位的争夺,曹魏内部势力集团也慢慢分化。一部分支持依傍曹丕,另一部分则选择投靠曹植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在下注押宝,看你押哪边罢了。你要押对了,日后跟着沾光,那可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呀。若是押错,小命也可能不保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