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六十七章 孤有一件心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郭照作证!”郭照以膝代步,爬到向夏天跟前,抓住她的裙摆不松手,“小公子出事的那几日,子桓都闭门不出。在家陪伴我和甄宓,还有叡儿,绝无可能是子桓害得小公子!夫人,求您相信我!”

    向夏天不知该不该信郭照说得话,低头见她已经哭花了妆。心一软,咬咬牙松口:“罢了,你先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和曹丕有干系,再追究又有什么意义。何况若真的要追究,也不该轮到她来。曹丕和曹冲和她终究无血亲关系。

    “谢夫人。”郭照颤颤巍巍地爬起身。

    “若要我帮曹丕,不是不可以。但是也得靠他自身,曹冲他能得曹操宠爱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回去你督促他,端正品性,约束言行,更重要的是有一颗仁爱孝悌之心。”

    她这算是答应了吗。

    郭照喜极而泣,忙忙应声:“是,夫人。郭照定会代您向子桓转达,子桓必不负您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不负我期望有何用,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你父亲手上。”向夏天扶了扶脑袋,“你若没别的事,便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郭照明白。郭照也不打扰夫人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要记住你答应我的!”向夏天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自当为夫人效力。”郭照为以表忠心,再下跪一拜。

    正当郭照要打开屋门退下时,向夏天最后问了一句:“你求我,是为了曹丕,还是为了你自己?”

    据她所知,曹丕待郭照并不甚好。可是郭照为什么还要跑来求她帮曹丕呢。

    郭照心不在焉,答非所问:“天人也有不知道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退出夏青阁的郭照,抬头看一眼天光。除了曹昂,天底下再无懂她之人。天人不懂她,她也不懂自己。

    是为了她自己吗,她要为自己争一口气。余生她也没什么指望得,只想将自己这半残人生活得出彩一些。

    她早已没了情感。

    可是,真的没了吗。郭照扪心自问,如果说是为了曹丕,难道是因为她心里有曹丕?

    不,不会的,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只装得下曹昂一人,其他人怎么可以替代他呢。即便是身上流淌着同样血液的兄弟,也不能。

    子桓,你说我永远不能得你欢心。接下来,我便要你为自己说过的话感到惭愧。

    你等好了罢。

    ·谈心

    许久不曾踏进后院的曹操终于抽出一次空闲,集议完毕后直奔往夏青阁。适逢向夏天正在院中摆弄修剪花草。

    “参见魏王。”侍仆纷纷行礼。

    向夏天抬头与他打了个照面,见他苍老憔悴了些许。心中不免动容,涩着嗓子和他打个招呼:“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和我进来。其他人都退下。”曹操匆匆吩咐完,径直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?”向夏天随后而至,见他正垂丧着脑袋坐在软塌上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坐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观他兴致不大好,与他对坐着问道:“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最近下面的人都在为立世子的事吵得不可开交,孤听着也烦得紧。”曹操叹气道,“他们倒比孤还急,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。你说孤是不是真的老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问,向夏天配合着仔细地端详他一番,“毕竟您老的年纪已经摆在那里了,皮囊怎么瞅都不大年轻了,您老还是接受现实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曹操严肃地竖起眼睛来。

    明知她是在开玩笑,可心中还是不大滋味。自从杀了华佗后,头疾再发作,底下的太医都没有良法可医、良药可治。实在忍受不了痼疾的折磨,最后曹操还是提携了华佗的徒弟来为自己医治。那徒弟未学到华佗的精髓,只学到了层表皮。虽不能根治他的头疾,却能用汤药为他缓解疼痛,减轻头风的发作。仅仅从华佗那里学来的表皮,都比那些庸医的治疗要实际管用得多。

    要说不后悔杀了华佗,那完全是假话。如若华佗在世,他的冲儿兴许也有的救。

    曹冲之死,令曹操痛苦不堪。恍惚一夜间,生长出了许多白发银丝。之后他也每每打不起精神,再加上疾病缠身,曹操近日来也总觉得力不从心。不论是理政,治军,还是处事。他也开始怀疑起,自己是否真的要服老了。

    如她所言,纵使他平日也注重养生驻颜,但毕竟自己的年纪摆在那里改变不了。他已经度过了‘知天命’,也要奔着‘而耳顺’去了。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老了?

    “我说得可都是实话。”向夏天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也就你敢这么和孤说话了。”曹操拿她没有办法,一只手杵着脑袋闷闷坐着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你的皮囊要比你的实际年龄年轻一点,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,你到底是想安慰孤,还是损孤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吐吐舌,她本是想安慰他几句,可说出口便变了味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心事,压在孤心里许久了。这件事,孤只能和你提起。”曹操一脸正色,瞥了她眼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向夏天直觉还是和小曹冲有关。曹操是真喜爱他的这个小儿子,至今仍对他牵肠挂肚、念念不忘。厚葬曹冲是不必多说,之后曹操怕曹冲去到地下孤单无依,还专门为曹冲挑了个合适的对象,举行一场浩大的冥婚。据说与曹冲结亲的对象,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。年龄、相貌、家世、品质都能与曹冲匹配,也难为曹操这么花心思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孤心中总觉得,仓舒的死有蹊跷。仓舒临死之前,也经你的手医治过,所以想来问问你的看法。”曹操凝眉问道。

    果被向夏天猜中。只是听曹操这语气,莫非也和她之前怀疑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冲儿致死的原因,是被那毒蛇咬伤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孤知道。可是那畜生怎会出现在揽翠阁附近,而且竟还无人发现。此季节本不易招蛇出没,后来孤特命人去调查,说是揽翠阁前的金银花香味吸引了那畜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花有问题?”

    曹操摇摇头,“都没有问题。只是越无问题,孤越是怀疑。金银花本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,可那畜生偏偏怎么找到了揽翠阁,找上了仓舒。”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似十分痛恨惋惜。

    “你在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孤在怀疑,是否有人故意杀害仓舒。”曹操的眼中流露出凶狠的目光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心不自觉地悬起,她能想到的,曹操也一定可以。

    “你说,谁最有嫌疑。”曹操侧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冲儿的死对谁收益最大,谁便最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曹操命令道,“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让我继续说下去,我恐怕要失言犯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外人,你大胆地说。把你内心的想法,都告诉孤,孤不会怪罪你。”曹操挥挥袖。这事说来也是他的家事,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他想听她的见解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斗胆说了。”向夏天自顾信步起,“人人都能看出你对冲儿的喜爱,并且你属意冲儿继承大位。我以为,陷害冲儿之人必定是冲着世子大位去的。那么嫌疑人,便出现在你那些好儿子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曹操阴沉出声。他低着头,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,“是出现在那帮混账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,会是谁”曹操眯着眼,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这是还不肯放过她,还要她代自己分析。

    既然开了头,便不好中途停下。向夏天是被赶鸭子上架,不说也得说:“如果凶手真的在你的那些儿子们当中,此人必定剑戟森森,费尽心机。除却那些年龄尚轻,体弱多病的,其实能对冲儿下毒手的只有年长的那几位。老二曹彰有勇无谋,只懂武艺骑射,人又憨厚,不会是他。曹玹也不会冒风险这么做,因为即使除了冲儿,世子大位也落不到他手上,他何必为他人缝制嫁衣呢。所以,只有可能是老大曹丕和老三曹植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再接着说。

    她已经答应了郭照扶持曹丕,显然不能让曹操对曹丕起疑心。可若是急着帮曹丕说好话,将脏水泼向曹植,曹操难免又不会怀疑。所以,点到为止即是最好。她已经说到这个地步,剩下的交由曹操去思考罢。到底是他的儿子,他总归要比她更了解他们。

    曹操陷入一阵沉思,过了会儿他抿抿嘴道:“桓桓于征,狄彼东南。老大,是老大”

    向夏天暗叫不好,但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当初她也曾下意识地疑心是曹丕所为,但见郭照的语气与神态都那样坚决,她才收回了此种念头。

    老大曹丕总给人一种少年老成,心事重重的感觉,而老三曹植便大不一样了。老三经常是喜形于色,溢于言表,什么情绪都藏不住,什么话也都要借诗抒发。像他这样的人,哪敢去害别人呢,能有颗提防被人害之心都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会是老三,不可能是老三。只有老大才有可能,曹操心想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