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要和你做个交易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但是要她帮助对抗曹操,她还是不能做到。她不能做到,不代表别人不可以。

    向夏天她尽可去寻求能帮到她的人。力求自保,原来也有这层含义。

    一话可出百口,百意也可成一话。

    ·我要和你做个交易

    自小公子曹冲夭折后,朝中有官员开始不安分起,已经在为曹操开始考虑‘立长立贤’的问题。

    立长,也代表着正统,当属长公子曹丕。立贤,除却已故的公子,唯有曹植一枝独秀,英才卓砾。

    于是乎,朝廷也渐渐分化成两派——‘立长派’与‘立贤派’。其实哪里止朝廷,曹魏一派势力,以及曹操自己也早已在打算。

    曹操是何人。

    任何再沉重的打击都不能使他倒下,也许他会萎靡不振,但他永远不会一蹶不起。

    只要曹魏江山在一日,只要他其他的儿子都还安在,他便能重新站起。他不仅要重新站起,而且还要恢复以往的统治力,甚至比之前更甚。

    在曹操看来,众多的子嗣中,无一人能与曹冲相及。所以不论将来世子大位落在谁头上,曹操都要花费更多的心血,稳住曹魏的根基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的曹操变得忙碌起,一边要忙着巩固曹魏江山,一边要思考决定世子大位的继承人选。再加上时不时战事的烦忧,他根本不能得闲。

    一个月以来,曹操从未踏足过后院。后院的女人们倒是已经习惯了,只是有些人咸吃萝卜淡操心,担心向夏天会不会不习惯呢。

    曹操这会儿顾不了后院之事,有些不长教训者又针对着向夏天盘算起什么。可是向夏天不带搭理她们,窝在阁中悠闲地过着她的小日子。这样一来,旁人寻不到机会对她下手,久而久之便也放弃了。

    前朝事往往牵连到后院,不论立长还是立贤,无疑卞氏都是后院最大的赢家。两个儿子皆她所出,其他妇人们皆眼巴巴地争赶着去拍卞氏的马屁呢。风水轮流转,相较于前段时间夏氏与环氏风头不断,这下子总算轮到她卞氏了。

    卞氏这段时日可是乐得停不下来,只是欢庆之余,她也有自己的烦恼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两个儿子都是她亲生的。她不想见到将来兄弟俩手足相残,可她又深知两个儿子的秉性,出生在帝王之家,又都是读各种《帝本纪》长大的,怎会没有一点野心呢。怕只怕两虎相争,到最后落了个两败俱伤的局面,再便宜了其他人。这也说不定。毕竟曹操膝下子嗣众多,贤能才华都是可以培养起来的。所以,她还不能完全放下心。

    卞氏心里已经有决策了,她要在两个儿子中择一人辅保。曹丕和曹植,她当然更偏爱曹植一些。曹植是小儿子不说,生得漂亮英俊,才华横溢,心性又善,且比曹丕更懂事贴心。曹丕是老大,总给人一种心机城府的感觉,而且才能也不甚突出。若是将来曹丕登上世子大位,他能容得下曹植这个弟弟吗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母,卞氏最了解这两个儿子,也看得最长远。所以从争夺世子大位一开始,卞氏已经放弃了曹丕。

    这一日,向夏天正翻看着医书。当翻到最后一页时,眉头不禁蹙起。最后一页的字潦草难辨,她费了好大的力只依稀看出一些。

    “子母衰,子父衰”她自顾喃喃道。

    还未思考片刻,崔清水的出声打断了她:“我看见郭照在外边,她好像崴了脚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郭照?”向夏天挑挑眉,走到屋门向外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郭照正倚着夏青阁外的一棵大树停靠歇息,时不时地俯下身揉着脚踝。郭照余光瞥见似有人正向她这边瞧,她回望过去,对上了向夏天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请她进来吧。”向夏天拂袖转身,自顾朝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少时,郭照便被崔清水领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郭照参见夫人。”她正欲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了吧。”向夏天淡淡一声,招呼着,“坐。”

    郭照顾忌崔清水在场,还想将礼数做全。可崔清水已经上前一步扶住她,将她带入座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郭照朝崔清水颔首,“也多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跑到我这儿来?”向夏天发问着,又眼神示意着她的脚,“还有,这又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郭照今日去向母亲请安完,发现时辰还早,便想四处逛会。不料经过这附近时,被一颗石子硌了脚,不慎跌倒,好像伤到了脚。也怪我走路不当心,不曾留意脚下,让夫人见笑了。”郭照温声解释着。

    哪知向夏天笑出声,“也真是难为你了,总要想出各种各样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郭照怔住,愣愣地望着她。这是怎么回事,才多久不见,默契便没了吗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您在说什么呀。”郭照硬着头皮,强打起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吓你了。看你脸都白了。”向夏天拉过崔清水,“以后你若有什么事,直接来找我,或者找清水都行。你不必有所顾虑,也大可放心清水。也省得你总是花心思,编些千奇百样的理由,还要装病。”

    郭照扯了扯嘴角,暗暗腹诽着,原来崔清水已经是她的人了,早不说吓得她魂魄都飞了。不过她也真是有本事,竟然也能将父亲的暗卫收服,此人心机也不可测呀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郭照而言也是件好事,她舒一口气,尴尬地笑着道:“原来是这样,让你们都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主仆俩恐怕早看穿她是装得,刚才还配合着她。真是,想想都觉可笑。

    “你既已知道,也该明白何谓‘守口如瓶’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郭照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次你找我又是什么事。”向夏天直接切入正题。

    郭照顿了顿,不经意瞟一眼崔清水:“是”有外人在,她仍是不敢轻易开口。

    “清水,你先下去吧。”向夏天心领悟会,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“诺。属下去帮你们把风。”

    说罢,崔清水退出屋外,并将门带严实。

    郭照深吸一口凉气,开始她还有些不大放心,看样子这崔清水真是倒戈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郭照也不去想其他的了,“我此次前来,是为了上次我和你提到过的事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回想了会儿,沉吟道:“你要我帮你实现愿望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郭照点了点头,随即又摇头,“不。更准确地说是,我要和你做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皱着眉头,注视郭照:“交易?”

    “是,是交易。”郭照语气肯定。

    “哦?照这么看来,你想让我帮你实现的愿望,可不简单呀。”向夏天欠郭照人情在先,若是什么小事小忙,直接开口便好了,何必谈交易呢。所以向夏天以为,郭照想让她办的事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郭照不说话,只抿抿嘴。这是不是也表示默认了呢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凭什么以为,我会答应和你交易呢。”向夏天突然冷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会答应的。”郭照似是料到她会这么问,也早有准备。她勾了勾嘴唇,“夫人您这么聪明,您一定知道,我的手上若是没有能够打动你的资本,也不会贸然来找你,更不会和你开口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自信?”向夏天冷笑道。面上虽无波澜,心里倒生出几分好奇,“那你且说说,你手上所谓的资本是何。你确定,它足以打动我。”

    郭照直勾勾地望着她,字句缓道:“我能帮你逃出这里,和你的夫君团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立时瞪大眼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,你听我说。我知道你是被迫跟随得父亲,你已经有夫君了,而且你的夫君还是威名赫赫的赵云。你本该和你的夫君厮守在江夏城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被带到邺城的,我也不会去问。但是也没办法,父亲他向来有个好人妻的怪癖。天下也没有父亲得不到的东西,你是例外,所以父亲舍不得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得这些?”旁人都不知道其实她早已为人妇,除了崔清水。但崔清水也不会是告密之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管,你只需明白,只有我知道这些,所以才来敢和你做交易。”郭照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    向夏天衣袖下的一双拳头攥紧着,“呵,敢不敢做是一回事。有没有能力又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的身后有这后院的女主人卞氏,也有长公子曹丕。”

    卞氏主内,曹丕主外,此二人又皆是曹操亲近之人。亲近之人,亦是最容易设计之人。郭照搬出来的此二人,确实不容小觑,也确能让向夏天信服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猜你梦中大概都想着逃出这邺城罢。夫人,容郭照说句不好听的实话,后院的女人都恨你入骨,前堂的男人又都和父亲一条心。除了我郭照,还有谁能助你。那个叫崔清水的贴身侍女吗?她既可以倒戈你,你就不怕哪一日她可以照样反你?夫人,你以为呢?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