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六十一章 青囊书被毁,一切已迟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曹操整个人也懵住了,怪只怪发现得太晚。环氏今日难得地不在曹冲身边,他这个身为父亲的难辞其咎。都怪他,都是他的责任。曹操感觉全身上下都被一股寒意侵袭,他大喘着气,想挥发驱逐寒意。

    他不和她怄气了,也不和自己怄气了。她会那么说,说不定她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若依你,将血都放出”曹操松口了。

    “替他换血。”向夏天神情认真看向他,“将毒血逼出,再为他灌入新鲜血液。只是,要牺牲一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刚落,环氏牢牢地抓住向夏天的手,挽起衣袖:“我,我可以的!用我的血去救冲儿!只要能救回冲儿,我是他的母亲,不用我的还能用谁的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,这是我的想法。我从未这样做过,说句实话,我没有把握。而且,风险很大。”向夏天先将话放出来。最后还是得由他们身为父母的决定。

    曹操哽咽地问道:“如果不这样做,冲儿他会,他会”接下去的话不必明说。

    向夏天能体谅曹操与环氏现在的心情,但现在不是优柔寡断之时,索性坦白:“别再犹豫了!他没有多少时间了!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如果不换血,他不是吐血身亡,便是剧毒攻心!”

    “换,换听你的,换,用我的血。”环氏忙不迭地点头附应。

    “好吧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倍感心力交瘁,为什么人在面对生老病死时,竟会这么的无力。老天,别再让多年前的噩梦重演了,冲儿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带走的。即便是牺牲掉千万人的性命,他都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向夏天两头吩咐着,一面去准备换血器材,一面替曹冲稳住情势先。

    待她都吩咐完后,她向曹操走去,“华佗的《青囊书》可在你手上?我需要查阅那本书,书里面有对换血的详细记载。”

    《青囊书》是华佗倾毕生经历与心血所著,华佗医术全面,尤其擅长外科。上次在太医院向华佗请教,他曾提到了此本书,当时她还有幸翻阅了几面,其中便看到了一块关于‘换血’的记载。

    她的医书再神妙,可也终究只是一本书,记载有限。何况当年她根本没有医术的基础,许是玉佩神仙体谅她,医书前边也载入了些最入门浅薄的知识。所以当她见过华佗的《青囊书》后,章章精妙,字句简炼,详细全面,没有分毫漏洞,有些深奥之处也不难懂,她甚至觉得医书都远比不上它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曹操蹙着眉,身子打了个颤,“你非要查阅那本书不可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问得是什么话?”向夏天颇为不满。都这个关头了,他问这些废话,不是耽误时间吗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希望我好好救你的儿子吗?有那本《青囊书》在,我能确保成功的几率更大。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干,有些地方我也不是特别清楚,譬如该注意哪些,换血过程中切忌哪些。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错,也很有可能救不回他。如果华佗在就好了”说到最后一句时,向夏天幽怨地看向曹操。

    曹操晓得,她是在怪他。她怪他,他自己又何尝不自责呢。

    做过的事都瞒不住,曹操涩着嗓子开口:“那本书被我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!啊?”向夏天面色一变,他在开什么玩笑。可是当后知后觉,她上前一把揪住曹操的襟领,“你毁那本书干什么?!你是不是有病?!你已经把他的人杀了,这样还不够吗?!你为什么还要毁他的书?!”

    “我,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看见一本青皮书从他的怀中掉出来,我也没仔细看,我以为不是什么要紧东西,我就那么随口一吩咐”曹操语无伦次地解释着,他慌了,他心虚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随口一吩咐,你知不知道你毁了多么重要的东西?!啊!”向夏天大吼一声,她忿忿地一把推开曹操。她现在不想再见到他,她怕抑制不住想杀他的心。

    后面的太医们都装聋作哑,心有旁骛地干着手上的事。环氏大概是听明白了,她又哭又笑:“这就是命啊,这都是命”

    向夏天坐回床沿边,也偷偷抹着泪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,不能毁了那本书我也不知道,那本书那么重要”曹操蹲下身,抱头痛哭起。

    难道冲儿的性命,最后竟是要毁在他这个做父亲的手上吗?曹操生平第一回哭得这么放声汹涌,也是第一次感到这么内疚与痛苦。

    当父亲的在痛哭,当母亲的已经麻木到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吧,让我试试。”向夏天哆嗦着开口,“试一试,总还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再作声,心中也都不是滋味。向夏天胡乱地擦一把脸,正要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下一刻,向夏天的手掌被一只小手握住,“夏娘娘,孩儿不要试了痛”

    “冲儿,冲儿!”环氏见曹冲醒来,激动地唤出声,“冲儿,看娘亲,娘亲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冲儿!”曹操也立时冲到床沿边,慈爱地望着小曹冲,“爹爹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不要这么说,娘亲也别哭,孩儿没事。”小曹冲费力地安慰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对,对,你没事,你很快会好的。好孩子,别说话了,让你的夏娘娘先替你医治好。爹爹答应你,等你好起来,爹爹便册立你为世子。以后爹爹的事业全部托付给你,你可千万别辜负了爹爹,你一定要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曹冲艰难地打起笑容,摇了摇头:“爹爹,孩儿不要世子大位,孩儿只要爹爹和娘亲能幸福开心。娘亲,你别哭了,孩儿舍不得见你哭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越是懂事,越是这么说,环氏更是止不住地流泪。

    “爹爹,孩儿求您,别让夏娘娘替孩儿治了。孩儿怕痛”

    “嘿,不行!”曹操睁圆了眼,和自己的孩子撒起娇来,“冲儿将来是要成大事的人,不能叫病痛打败了。好冲儿,你忍一忍好不好?爹爹待会替你呼呼,好不好。爹爹,娘亲,还有你的夏娘娘都在这里陪着你。勇敢点,孩子,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”曹冲的眼中闪着泪光。小脸倔强,咬着嘴唇道:“孩儿刚刚听见了,救孩儿要牺牲人。孩儿不要娘亲为孩儿牺牲,也不要其他无辜的人因孩儿受罪孩儿不要,爹爹孩儿求您了夏娘娘,您帮我求求爹爹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曹操严厉喝道,“你放心,爹爹不会让你娘亲有事。你的命比天底下的人命都重要,他们能为你牺牲,是他们的福气!来人!”

    “爹爹,不要。爹爹不是常教导孩儿‘良君将赏善而除民患,爱民如子,盖之如天,容之若地。’爹爹宽容如天阔,如地广,别因孩儿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说了!爹爹是这样教过你不错,但是这也得分情况。”曹操冷酷地拂拂袖。

    许褚也已带着亲兵进来,“主公,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曹冲急得拉扯着环氏的衣裳,“娘亲,你快劝劝爹爹。”

    环氏别过身去,掩面啜泣。天底下哪有不自私的父母,如是能救曹冲,哪管其他呢。她非圣人,也有私心。

    “许褚,去孤的幕僚中挑几个有才华的青年郎俊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“仲康叔叔,你别去。”

    许褚正要迈开腿,听闻小曹冲唤住他。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看看小曹冲,又望望曹操。

    “你快去!还没轮到这个萝卜头当家呢!”曹操气得直拍大腿。

    “夏娘娘,夏娘娘”小曹冲奶声奶气地向她求助,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诺,末将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可是才走出几步,又听得向夏天出声制止:“算了,孩子有自己的想法。身为父母也该尊重他。别再浪费时间争执了,多陪他说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起身让开位置,曹操抓住她的手,阴沉沉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本想发作,但在今日这种情况下,她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你是做家长的,可别让孩子失望。”向夏天微微一笑,将他的手和曹冲的小手牵到一块。

    剩下的时间都留给他们一家人吧。向夏天自觉退避开,在一旁静候。其他太医也无用武之地了,纷纷自请告退。

    刚刚小曹冲握着她的手,放在心脏之上。他是想告诉她,毒已攻心,一切都已经迟了。他不想再白费那个时间活受罪,更不想有人因为他而丧命。他是个善良懂事的孩子,向夏天只有选择成全他。

    除了成全,难道又还有别的选择吗。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何况小曹冲突然有力气能开口说话和行动,这也分明是回光返照的迹象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