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五十九章 求求你救冲儿.....!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环氏也顾不得那么多,赶忙追上去。二人的这一动静,也惊动了亲兵。乌压压的一帮人,在荒芜寂寥的郊外上演了一场追逐。

    向夏天边跑边左右环顾,她要找些什么。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找什么。

    是找到华佗的身影,还是找个邻居、活人问问华佗的消息,又或是她所不想看到的惨状。

    终于,她不跑了。她的脚步渐渐停下来,她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个身披白麻的人,正背对着她烧纸钱。那人的背影颤颤巍巍,隐约间能听到啜泣之声。那人似感受到背后有一道强烈的视线在注视着他,他回过头,当见到来人是向夏天时,吓得一把将烧纸钱的火盆打翻。

    “夫,夫人怎么会是你?你怎么在这里?”此人是华佗的徒弟,他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亦不可置信地望着他,又望了眼被他打翻的火盆,还有那一地烧烬的灰末,其中掺和着未燃尽的纸钱,“该我问你才对,你不去跟着你师傅学习医术,你跑到这里烧纸钱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徒弟被他这么一质问,连忙踢开火盆,踩灭燃烧着的星火,想要毁灭证据,“夫人,夫人小的错了。求你千万不要去告诉魏王,否则魏王一定会杀了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,关他曹操什么事?!你师傅呢?!你师傅人呢?!”向夏天三步并两,冲到徒弟面前,失控激动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,师傅他”徒弟抹着泪,呜呜咽咽道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!你快说啊!”

    “那日魏王派人来抓走师傅,师傅他反抗,不愿意和他们走。然后,然后他们用剑刺伤师傅大腿,师傅被他们拖着带走了之后我听人说,师傅因得罪了魏王而下狱,又因伤情过重病死在狱中。魏王下令秘不发丧,不准人为师傅收尸,也不准祭拜烧纸钱师傅他死得冤枉,小的不知道师傅他怎么就得罪了魏王”徒弟说到情恸之处,有些失言。

    他后知后觉,立刻捂嘴下跪:“小的胡言,小的说错话小的给夫人磕头,还求夫人不要去魏王那里告状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上面的人传出一阵无力之声。

    徒弟泪眼朦胧地抬头看她,不知何时她的小脸也变得煞白,浑身都在打抖。下一秒,女人如发疯般悲绝叫喊道:“他怎么就得罪了曹操?!他怎么就死了呢?!是曹操要他死!曹操你为什么要杀他?!你究竟为什么要杀他?!曹操你这个杀人狂,你这个魔鬼”

    环氏循着声音找到了向夏天,她跑得气喘吁吁,见向夏天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,关切问道:“你怎么了?我刚刚好像听到你在骂夫君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你们曹家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。”向夏天瞧也不瞧她一眼,“回去!”

    环氏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说,眨眼的功夫她是受了什么刺激,连带着将怒气也牵连到她身上。环氏本想带她出来,让她放松开心,没想到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回去的一路上,向夏天再没和环氏说过一个字。

    才一下马车,向夏天便冲撞出去,一副要找人寻仇的架势。环氏担心她会出什么状况,紧追在她后面,“你要去干什么?我和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跑出一段距离,迎面跑来的还有一个侍仆。那侍仆见到向夏天,如蒙大赦,喜极而泣,赶忙跑向她:“夏夫人,夏夫人,您可总算让奴才找着了夏夫人,您赶快去揽翠阁,魏王召您有急事”

    “揽翠阁?是揽翠阁吗?”不待向夏天作出反应,追上来的环氏惊问出声。

    翠玉浮洁,一揽韶光。翠玉意为‘环’,揽翠阁的主人正是环氏。

    侍仆见到环氏,愈加着急。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禀告道:“环夫人也在小公子他小公子”

    “冲儿?冲儿他怎么了?是冲儿出事了?”环氏脸色煞白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他不行了!”侍仆摆手跺脚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环氏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,向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·救曹冲

    “环夫人到,夏夫人到。”

    曹操黑沉着脸,正心急得来回踱着步。听闻通报之声,连忙迎上去:“环儿”

    “夫君,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下人来报,冲儿他不行了?冲儿他怎么会不行呢?我只是出去了会儿,怎么就不行了呢”环氏一路赶来,已经流泪到麻木,神智也有些不清。

    “环儿莫急,冲儿他不会有事的。”曹操苦笑着安慰环氏。下一秒便大发雷霆,吼道:“混账!是谁说吾儿不行的?拖下去砍了,砍了!吾儿吉人天相,吾儿是上天赐给孤的礼物!你们这帮狗奴才的命加起来都抵不过吾儿一人的性命!”

    环氏伏在曹操的肩上窸窣抽噎,此噩耗于她而言打击太大。妇人家在这种情况下,基本上帮不了什么忙。除了哭,也不知该当如何。

    曹操发作完脾气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他拍拍环氏的背,将她轻扶开。

    “夏夏。”曹操走到向夏天面前,声音颤抖着。

    ‘啪——’清亮的巴掌声响彻堂中。

    曹操的脸颊火辣辣,立时现出一个掌印。他本伤心痛肠,现又悲又愤:“你又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环氏也吓了一跳,可她现在却没有心思插手别的事。她只一心牵挂着曹冲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心里会不清楚吗?你为什么要杀他?!”向夏天冷厉质问道。

    曹操愣了片刻,而后反应过来。他埋头捂脸,不敢再面对她,低声下气道:“先不提这些,孤需要你的帮忙。里边的太医都拿冲儿束手无策,他们治不了冲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环氏瘫软坐地。

    “你的医术比他们都好,你能不能”曹操未将话说完,他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环氏上一秒跌入深渊,这一刻仿佛又看到了希望。她跪着向向夏天靠去,“妹妹,我求求你,救救冲儿吧!我给你磕头了,求求你救冲儿救冲儿”

    环氏在地板上磕了一个又一个的响头,曹操不忍心去看环氏。他内心也痛苦挣扎,他没有保护好冲儿。搜罗天下有能之士,可竟连一个能医治冲儿的人都没有,到最后只得去求她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之际,向夏天也不再犹豫,“你现在知道求人了。华佗的医术远在我之上,你还忍心去杀害他。”

    她冷冰冰地丢下这么一句话,便向里边走去。此时曹操的心中还没有悔意,他不信世上还有能超越她医术的人,也不信她会医治不好冲儿。

    老天爷已经带走了他的昂儿,他不信老天爷会这么残忍,也将他的冲儿带走。

    不可以,他绝对不信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让开!”所谓人未到声先到,向夏天将一群糊涂忙着,却又忙不出个所以然的太医们轰走开。

    向夏天来到床榻边,替曹冲检查诊断了番。当第一眼见到床上的小人时,也着实受到了惊吓。小曹冲正**躺着,浑身上下再难看见一丝血色。他的小脸青白,身上布着大块的紫淤,还有脚上一处可怖的伤口。伤口虽已被处理清洗过,那整齐对称的两排尖牙印仍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他被毒蛇咬了,下官暂时先用毒清素制止小公子体内蛇毒的蔓延开。”一旁的太医出声解释着,俨然已经由主治变成了辅治。

    “毒清素有什么用?它只能压制轻毒性。看曹冲这个样子,他显然是中了剧毒!你们究竟是怎么医治的?为什么不替他解毒?”向夏天怒气腾腾地质问着。

    太医们立刻纷纷跪下,为首的出来说着话:“回夫人的话,小公子被毒蛇咬后,未能尽早发现。当下官们来替小公子医治时,为时也已晚。蛇毒扩散开来,下官们也没有办法”

    古时是这样的。遇上场瘟疫,或是被剧毒的蛇鼠咬了,大半人都是等死。能被救活的又基本上是达官显贵,能够请得神医、名医来救治。穷苦百姓之中也有,有些是因祖上传下秘密解毒的奇方,有些运气好的能逢上隐于山林的巫医出手为之解救。但像这两种情况的人,是少之又少。那少之又少的人,真真是福大命大,阎王小鬼都带不走。

    这些太医久在宫中医治,宫中又哪会出现这种被蛇咬的状况呢。抱着此等心态,他们对这方面的研究又怎会上心。所以,他们当然医治不了曹冲。只懂得用最浅显最笨拙的法子,为曹冲拖延一阵。

    可是又如向夏天所说,毒清素根本对抗不了曹冲体内的剧毒,所以这也根本起不到拖延的效果。他们这一群人只是在这瞎忙活半天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