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五十五章 崔清水的另一重身份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话只说了一半,她不敢说全,怕落下话柄。若是崔清水死心不改,难保她不会又去曹操那里告状。

    不过向夏天有这个自信,能收住崔清水的心。她和崔清水相处了也有一段时日,她恐怕比曹操还要更了解他这个下属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几次夜里,向夏天不能入眠。她都能隔墙听到崔清水的嘤泣之声,像是在怀念亡故的亲人。坚强非她,冷漠无情更非她,分明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姑娘,为什么要将自己伪装成这样。

    向夏天可怜她,同情她。她想抓住这个侠骨柔肠冷面姑娘的心,若里能得崔清水的襄助,外能得华佗的接应她仿佛等来了那一丝希望,逃出生天的希望。

    崔清水在替她系着腰带,听闻她此话手上的动作也不由得顿然。她只迟疑了片刻,“待会您是先用膳,还是先洗脸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本以为能听到所期望的答案,显然这个答案令她很失望。向夏天一把将她的手打落,“滚开!”

    崔清水的手背被打得泛红,但她默不作声。在没有曹操的命令之下,她的任务便是将向夏天服侍好。她欲再度上前,将她的腰带系好。

    “你滚开!谁要你这没皮没脸的东西碰我!”向夏天气恼极了,她根本不想让崔清水碰她。

    “这衣裳也是你替我穿得,以后我再也不需要你为我干这种事。你别拿服侍曹操的那一套,同样用来对我,我不是他曹操!”向夏天脱下衣裳,换上另一套。崔清水越是言听计从,越是赶也赶不走,越是表现得像个没有情感、没有灵魂的木头人,她便越是生气。

    崔清水立在那里,一言不发。她知道向夏天在生气什么,可她的主子只能是曹操,由不得她选择做主。向夏天胡乱地解着衣裳,丢得地上都是,她只有上去捡起再拍拍灰,任由向夏天嘴上碎碎念地埋怨着。

    忽然,自向夏天的里衣袖袋中掉下一枚玉簪。崔清水照样捡起,只是下一秒她却生生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个玉簪,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崔清水嗓音颤颤。

    向夏天皱眉,她怎么突然问这个,莫非这玉簪子有什么不妥,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告诉我!这个玉簪,你是怎么得到的?”崔清水激动地站起身,朝她靠近一步,颇有逼问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你识得此玉簪。”向夏天答非所问。主仆俩人相互套着话,仿佛谁都不愿先开口坦白。

    崔清水不说话,只紧紧地盯着手中的玉簪。向夏天在心中暗自揣测番,难得见这个冰疙瘩还有情绪激昂之时,她必识此簪。那么此簪的主人,也定与她有着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是仇人?还是爱人?亦或是亲人?

    向夏天从她的手中夺过,崔清水下意识地想要去夺回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可是我的簪子,你还想抢走不成。”向夏天晃了三晃手里的玉簪子。

    机智总如她,向夏天很快便猜到了,她在崔清水面前信起步来,“我没记得的话,这个玉簪的簪首上好像刻了个‘崔’字。我再仔细看看不错,果然是个‘崔’字。这么巧,和你的姓氏一模一样。让我猜猜,这该不会是你送给旧情人的定情信物吧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正要反驳,向夏天快她一步:“先说好,我和这玉簪的原主人可没有什么关系。你可别因爱生恨,怪到我头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原主人是谁?”崔清水得知此消息这玉簪果非向夏天的原物,面色愈显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想知道这支玉簪的原主人?”向夏天勾勾唇,“不如这样,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识得此簪,你和这玉簪是什么关系,你和它的原主人又是什么关系。你若肯告诉我,我便告诉你你想知道得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沉思片刻,分明有动容之态,却还是不肯道出。向夏天只有出狠招了,“你若不说,我也不勉强你。我当初不过顺手将它收进了里衣之中,反正也不是什么稀奇之物,不过看着应该挺值几个钱。不如哪日将它给当了,换几个钱两。或者心情不好了,摔它砸它发泄。作为礼物送人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崔清水听闻此话,面色不悦似想发作。难道她缺那几个钱,一定要拿玉簪发泄或是送人不可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?这也是别人送给我的,送给了我那从此我便是这玉簪的主人。”向夏天理直气壮道。

    崔清水别过脑袋,闭了闭眼。她说不过向夏天,且道理也是在她那边。

    “这个玉簪”崔清水终于开口了,“不错,它是个定情信物。不过却是我父亲与我娘亲的唯一定情信物。我父亲曾是一介清官,百姓爱戴他,母亲和我们这些身为子女的也都敬重他。父亲他常常拿家财去接济灾民乞丐,所以即便父亲升了大官后,我们家也一直不富裕。父亲常说‘宁可清贫,不作浊富’,可就是像他这样的人,竟然也有人想着去害他。父亲他受弹劾,遭栽赃,被下了狱,之后传来父亲病死在狱中的噩耗,我们崔家也算是完了。没想到那帮污吏贪官仍旧不肯放过我们,当年他们依傍着董卓老贼,为虎作伥。查抄家产,对我们赶尽杀绝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崔清水攥紧了双拳,眼中尽是忿忿与恨意,“母亲将那枚玉簪交到我手上,拼命保护我和弟弟出逃。母亲还是没能逃过,我眼见着母亲也被人杀害。之后他们又发现了我和弟弟的行踪,我又将玉簪交给了弟弟,让他藏好来,我去将那帮恶贼引开。就在我被他们抓住,我以为我要死定了的时候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向夏天不禁也触动情肠。

    “是主子将我救下。之后他收留我,栽培我到今日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呢喃着,“是曹操”其实她也从未觉得曹操如天下人口中说得那般难堪,曹操也有他良善之处。

    “是。我该说得都说完了,接下来该你说了。究竟是谁,给你的这枚玉簪。”崔清水亟不可待地想知道,这枚玉簪怎会流落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实话同你说,我并不是很清楚给我玉簪的那人。是有一夜我宿醉于酒馆,醒来后酒馆掌柜代传那人的话给我,并且将那人留下的这枚玉簪交到我手中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急忙问道,“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这个话同你应该没有什么关系。不过你若是想知道,我便也告诉你好了。那人当时只是留了这么句话,说是送上此玉簪以报长坂坡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你曾救过他?你可识得他,你对他的相貌有印象吗?你知道他的名字吗?”崔清水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向夏天仔细回想了下,“要让你失望了,我与他不过一面之缘,实在对他没什么印象,也不知道他的大名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失望地垂下眼,会不会是他。他曾受过她的救命之恩,难道之后他又遭遇了什么劫难吗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认为,那人会是你失散的弟弟。”向夏天试探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弟弟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狐疑地瞧她一眼,好像似对她怀有戒备。

    向夏天冷笑声,打消了她心中的疑虑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他应该是我夫君的部将。或许我曾听过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闻听此话,心中燃起期望,答复道:“崔清河。”

    “崔清河你姐弟俩的名字取得倒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?你有没有印象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努力在大脑中思索了遍,最后还是摇摇头。她沉吟道,“军中部将甚多,即便换作我夫君,他也未必会记得每个人的大名。但是我隐约记得那人年纪不大,比你要小些,或许他真的是你弟弟不错。而且那夜酩酊大醉的我在酒馆遭遇了些麻烦,据说他也曾替我出过头。他是个正直的小伙子,也懂知恩善报,应该是你们崔家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过誉了。”崔清水心不在焉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每每她接到秘密任务要出行时,她都会暗中在各个城内打听弟弟的消息,可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。她打听时也要极为小心,不能被上面的人发现了。一旦发现暗卫有其他无关任务的行动,都要被处以重罚,甚至是卸去一身武功,被剥夺暗卫的身份。因为暗卫只能服从主子一人的命令,不能有旁的心思,而且底子要‘干净’。此‘干净’之意,便是暗卫不容许有任何受制于人的因素或者把柄。当初曹操之所以会选上崔清水,并且培养她成为暗卫,不仅是看中了她不畏死亡,敢于牺牲的品质,也是因为她家破人亡,孤苦伶仃。他曹操常用威胁人的手段便是将得罪他人的亲属抓来,徐庶便是最好的例子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