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四十八章 郭照她是故意的?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崔清水若有似无地点点头,曹操疲累地捏了捏眉心。他虽主张不必派人暗中去查,可他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搞动作。敢将矛头指向他和她,此人的心机和用意再明显不过。好大胆的人,莫不是活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曹操拂了拂袖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崔清水动了动嘴角,似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这一小小异样神态,正巧被眼尖的曹操瞥见,“你还有事?说罢!”

    “禀主子,郭夫人曾去拜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郭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近几日。”崔清水思虑了片刻。算来郭照应该私下会见过向夏天两次,还有一次是在宴会当日。其实那日崔清水也有些狐疑,郭照那时找她能说些什么呢。按理来说,郭照是卞氏的人。这几次向夏天被算计都有卞氏的份,郭照避嫌还来不及,为何二次找上她。第一次也许是郭照怕惹怒了向夏天,去找她道歉的也说不定。而且短短片刻之间,二人也交谈不了多时。可是第二次,有些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哦?郭照找她做什么。”曹操也觉着奇怪。

    崔清水解释道:“郭夫人是去拜谢她当日的施救之恩。还有郭夫人曾在宴席上冲撞了她,那时她放话要命人教郭夫人习步练姿。郭夫人惶恐,将此话当了真。”

    “嚯后院就数她最没规矩、最没仪相,亏她好意思。”曹操不禁莞尔。紧接着转念一想,若单单如此简事,崔清水也不会犹豫要不要禀告他,这其中应该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心细如曹操,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郭夫人晕倒了,属下去将太医请来。太医却言,郭夫人她无恙。”崔清水也将心中的疑惑说出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曹操把玩着手指,眼中带光,“郭照她故意装晕倒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妄加猜测。”崔清水俯身赔礼。说到底,这毕竟是曹操的家事。她一个外人不应该插手,也不应该多嘴。可是,曹操交派给她的任务又是盯住向夏天。她若有什么异常举动与言行,都要及时上报给曹操。

    崔清水也是夹着尾巴做人,若不说,乃是失职。若说出,万一冤枉了向夏天与郭照,这个罪名她也担当不起。

    难,真难。所以她言话措辞时都极为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“不敢妄加猜测”曹操低沉自顾道,“那便是有此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”

    曹操厉声打断:“你只需把你知道的,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那日崔清水跑来跑去,又是请太医,又是去曹丕府上请人,她知道的又能有多少。

    “太医他替郭夫人诊断了两次,都确认无碍。据她所说,在太医赶来之前,她曾为郭夫人用过什么针灸之术。”她不懂医,更不懂什么针灸之术。只觉得郭照的突然晕厥,与太医的诊断,都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“针灸之术。”曹操站起身踱了几步,“不错,她最擅用此术。此术也的确管用,华佗也常以此术为我施治头风痼疾。你还不知道罢,她的医术也高明着哩。是你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崔清水也放下心来:“属下不该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说明你也是个有心之人,回去继续干好你的事。”曹操这人惯会哄下属。

    “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在崔清水退下之后,曹操又唤来近侍:“来人,去将环氏给请来。”

    ·遇见华佗

    “您要出门?”崔清水见她正整理着衣装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满地啐一声,“怎么,不行吗?曹操只是让你监督着我,可没让你监禁着我。”

    道理是这样,她身为下属,上面也没吩咐将她禁足,不得她外出。好吧,只能依她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崔清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魏王他最近不大顺心,他若来看您,您少惹他有气。”崔清水这是有意提醒她。因为崔清水知道,曹操听到了那些流言。不仅是听到,而且还听进了心里,否则也不会为那些流言大发雷霆。向夏天若还在这个节骨眼上,悖逆他,恼怒他,只怕会比上次闹得还要凶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提醒她,是觉着自己多少有愧于她。虽说向曹操禀告她的私事,这是她的本分,也怨不得她。可是当向夏天方才提到‘监督’一词,她的内心还是‘咯噔’地沉一下。

    在崔清水看来,向夏天确是个不错的姑娘。曹操是她的主上,私心里也不想见到二人决裂。

    “他不顺心是他的事,与我何干,难不成还要我向他赔笑脸?让他做梦去吧!”现在一提到曹操,向夏天便一肚子的火气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虽说你是曹操的人,但平日里伺候我也周到,那不如你好人做到底。你去奉劝他,他心情不好便来找我。免得他在我这儿受气,我也不乐意见到他。”向夏天摆摆手,一副不在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”崔清水哪敢去劝曹操。她兀自叹一口气,可不是每个人都向你一样胆大无礼,曹操也不会对每个人都像对你这般耐心软语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要去哪里?”见向夏天已经迈出屋门,崔清水赶快追赶上去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都是要跟来的,懒得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撒着脱儿,一路蹦跶着去到了太医院。成日里待在这乌烟瘴气的后院,让人透不过气。而且她也怕待久了,将来她也会变成那种女人,那种令人讨厌的可恶女人。其实经过这段时日的磨炼,还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,向夏天已经开始变了。只是她自己还不易发觉,她也变得城府狠辣,同时也变得更加坚强笃定。

    以前她总想着以死来解脱,可是她若真死了,便再也见不到子龙和统儿,再也见不到军师和月月,还有主公他们。人活着,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呢。万一曹操哪日想通了,看开了,将她放了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还有那位老者的话,她至今不忘却。最旺盛,最活力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