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四十四章 流言四起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郭照抿笑道:“子桓(曹丕,字子桓)他是要办大事的人,平时已不能为他分忧,怎又好再让他替我忧心,郭照惭愧。近日来也不曾拜见过母亲,心中又一直思念着您,便斗胆前来叨扰您。”

    如卞氏所说,郭照大可不必跑这一趟。可是她和曹丕的关系一直不温不火,发生了那种事之后,曹丕就再也没正眼瞧过她。在她养病的这段时期内,他只是负责将她接了回去,连她的房间都甚少进过,更别提照顾了。夫妇弄得和仇人一样,她又怎么好意思,舔着脸去求他帮忙呢。索性还是靠自己吧,而且现在她还需要倚仗卞氏。在她还没上稳向夏天的船之前,她都不能完全抛弃卞氏。‘

    刚好也趁着病态没有褪去之前,不然等到精神恢复了,她怕她对卞氏无法表现出如从前一样的体贴关怀。卞氏的眼睛尖锐,嗅觉也灵敏,她可不希望让卞氏瞧出她已怀有贰心。

    “这说得哪里话,你思念我,来拜见我,我很欣慰。我知道,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好孩子。丕儿与甄宓,他们都没有你对我贴心。”卞氏也担心郭照会对她离心,说着一通好话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郭照感激地与卞氏相望一眼。

    卞氏抚着她的发丝,嗓音微微抖动,“照儿,你可还怪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郭照不敢。”郭照低下头去,“郭照也不会。郭照心里也清楚,究竟是谁害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卞氏满意点头,搀扶着郭照一路向里边走去。

    分明卞氏才是老态龙钟,需要人搀扶的那一位,现实却是颠倒过来。婆媳之间的关系往往是最微妙,可以在亲仇之间随时切换。

    “来人,摆茶。”卞氏招呼着下人。又顾虑到郭照的身体,改口道,“不,上参汤。再从我的库房中拿些滋补美颜的药材来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不必如此”郭照惶恐,欲站起身辞受。

    卞氏将她按回座位,“你坐好,和我还客气什么。今日你能来陪我,我们要好好说上些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,母亲。”即便卞氏明面上不说,郭照也知晓她要与她说些什么。如今卞氏又还能与她说些什么,谈论的话题都是与夏氏有关。谁让夏氏是她心头上的大患,一日不除掉夏氏,卞氏便一日不得安心。

    “不晓得你听说了没有。”卞氏隐晦地开启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府里边都在传,你父亲”卞氏顿了顿,又吩咐着身边的侍女,“你们都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卞氏处事向来谨慎,待侍女们都退下了,她再开始接着说:“有传言,你父亲到现在都还没有得到夏氏。”

    郭照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:“母亲,这怎么可能呢。恕郭照无礼,说句大不敬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就我们婆媳俩人,你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是众位夫人之中,陪伴父亲最久,也是最了解父亲的。父亲他风流成性,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浪子。现在年岁虽长,骨子里却依旧是血气方刚。他成日里面对夏氏,夏氏又是个貌美娇人,二人相处多时,屋门再一闭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不便说出,即使不说也都懂。

    “母亲,绝不可能如传言所说。都是些下人们嘴碎好事,起了个不好的头,再你一言我一语地散扬开来。母亲,你只当闲话听听,可切莫当真。若是父亲知道了,免不了又要动怒。”郭照劝说着。

    郭听卞氏的口气,显然她是当真了,并且还放在心上。她且逆着卞氏的意思来,看卞氏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。或者说,她又起了什么心思呢。

    “照儿,话是这么说,道理也是这样。可是我若没有依据,又怎会对这些流言蜚语上心呢。”卞氏面色严肃。她久处后院,什么风言风语没有听说过,难道句句都要听闻入耳,斟酌于心。偶尔闲言碎语牵扯到她自身,她都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唯独这一次,是例外。卞氏也发觉自己慢慢变了,一切都是源自于向夏天的出现和存在。

    “母亲,莫非是真的?”郭照也有些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卞氏沉重点头,站起身来自顾言道:“我本不想将那些话放进心里去。何必呢,我听了不高兴。你父亲知道了,更会不高兴。可是流言起于你父亲身边的近侍,我不得不怀疑传言是否为真,你父亲是否真的还没有染指于她。我暗中派人去探听,那帮狗奴才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。贪得无厌,偏偏我还拿他们没有办法。我费了好一番心血,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。我从他们的嘴里得知,你的父亲虽常去夏青阁,却从未在那儿留宿过。服侍你父亲更衣洁身的奴才,也佐证你的父亲的确还没有与夏氏结交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郭照大为震惊,也腾地站起身,“母亲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说得话,岂能有假。我可是下了重本,才从那帮狗奴才中套出的话。”想至此,卞氏还是有些心疼那些老本的。在老曹身边当差的奴才也是一个比一个势力,一个比一个贪心。钱财肯定是没少花的,不仅要出探口风的费用去讨好他们,到最后还要拿封口费使其保密。

    “母亲,若能留住父亲的心,一切也都是值得的。钱财尽是身外物,母亲你若手头紧,郭照愿为母亲献绵薄之力。”郭照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卞氏见郭照还是忠心待她,愿意帮她,心里已宽解不少,“照儿,你的心意我收下了,只是那些钱财便免了吧。照儿,母亲还不知道你吗。你是我一手带大的,从不喜金银器物,那一点私房钱财,还是你出嫁时的嫁妆。你且放心,那些打发奴才的银两,母亲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今日的卞氏也俗气了不少,张口闭口将钱挂在嘴上。旁人不知道,她郭照可是心明通晓。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