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四十三章 以死相逼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曹操灵机一动,转移话题,夸她道:“夏夏,你怎也知那是红花。还有太医说了幸得你一手医术,否则郭照也有性命之险。看来你这医术没落下呀,不管怎样还是要谢”

    向夏天厉声打断:“曹操,我当然知道那是红花。我不仅早发现了,我还故意让卞氏喝下。是郭照自己要替卞氏强出头,才会喝下导致她小产的甜汤。怎样,你现在还要感谢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曹操腾地站起身,“你早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向夏天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你!”曹操气得浑身打颤,“当时你也在场,你知道那碗甜汤喝不得。你眼睁睁地见郭照喝下,你为什么不拦下她?!”

    他只问她,为什么不拦下郭照。却不问她,为什么故意让卞氏喝下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拦下她,她可是你们曹家的人。”向夏天一字一句清晰道。

    曹操仰天大笑声,将桌子上的东西并数摔出去,“哈哈我们曹家的人,我们曹家的人他妈上辈子欠你的是不是!”

    向夏天也被他这举动惊吓住片刻,她皱着眉与他拉开一段距离。她不想让曹操对她心怀感激,或是怎样。这种给他希望的事,再不能有第二次。所以,她宁愿与曹操对抗到底,让曹操恨她入骨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这样的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!嗯?”曹操情绪失控,一步步逼近她。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今日夫人她也”

    “难怪卞氏她也难得地沉不住气,在大众之下责难于我,对吗。”向夏天嘴角勾笑,“不错。该干得,不该干得,都出自我手。”

    人不犯她她不犯人,人若犯她,她定当不放过。她没有在曹操面前告卞氏的状,如她所说,曹操想装傻,她挑破又有什么意思。何况她的委屈,凭什么对他说,他还不够格。只有能保护她的子龙,才是唯一。

    “你够了!都怪我一直以来太纵容你了。”曹操脸色凝重,“今日我是否说过,回头好好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向夏天心下一沉,下意识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有必要让你知道,哪些该干,哪些不该干。”曹操邪魅一笑,朝她扑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蹙眉闪开来,大喝道:“曹操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也入府一段时间了,你也早是我名义上的夫人。今日我便教你,你该如何履行夫人的实分。”整日只能干看着,不能下嘴。这种滋味对曹操来说,也太煎熬了。近日来烦心事多,他早压抑不住,想发泄一番。可是有了她,其他人又怎还能入他的眼。只有她,才能一解他的烦闷与心中的苦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向夏天警戒地向后退却,“今日你若敢动我一根手指头,我就要你”

    “要我什么?你想要我什么?”曹操挑眉,玩味问道。说话之间,曹操已敞开臂膀,迫不及待地向她抓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气满胸膛,“滚开!”他这副流里流气的样子,看了可真让人不爽。再加上他放荡不轨的此举,更是激怒了向夏天。

    曹操不将力气放在与她的口舌之争上,他身上也是有些本事和武艺的。向夏天的功夫虽然在他之上,但小阁就这么大点的地儿,再好的功夫也难施展开来。而且曹操的心眼和花招可比她多着哩,二人你一追我一闪,你出拳我踢脚。最后,曹操使了个诈,好不容易将她给擒拿住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!曹操,你敢碰我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向夏天杏眼圆睁,咬牙切齿。她被推摁在墙上,身体也被他给禁锢住,丝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更情愿与你做一对亡命鸳鸯。”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。为何非得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呢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知恐是在劫难逃,眼下她也束手无策,没有办法。唯有将心中的愤懑倾泄而出,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,“你别再痴心妄想了。如果你我同下黄泉,我定会乞求地下阎王与鬼神,下辈子再也不要遇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就这般厌我,恨我?”曹操在这一刻觉得自己有些失败,“你早晚都会是我的女人,早一些又有何妨。难道你以为,你能逃得出去吗?除非我放过你,可是你知道的我若真能舍弃下你,也不会”

    也不会放下他的身段,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夏夏,忘了他吧。我的真心,还不足以能够打动你吗?”曹操生平第一次这么耐心地同女人讲着道理。

    向夏天自嘲摇头,“遇见子龙以后,世间万物都逊色。更何况是一颗我看也看不见的真心呢?”

    曹操握住她肩膀的手不住地颤抖着,颤抖过后猛然一发力,冲她大吼道:“你是要我将心挖出来给你看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闭眼不语,他痛苦,她又何尝不绝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?!我发誓,我一定会对你好,做我曹操的女人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“做你曹操的女人又有什么好?”向夏天冷眼反问着,“集一身宠爱又如何,被针锋相对,被算计陷害,这些你不是不知道,也不是没看在眼里。若是没点脑子和心眼的人,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,不死也再没好日子过。譬如以后都不能生育的郭照。若失你的宠爱,整日也是以泪洗面,艰难度日。譬如被你休回娘家的发妻丁氏,又譬如这后院之中常盼望着你,又常黯然伤神的各种氏。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傻。你还敢说做你的女人真的好吗?况且,我也根本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曹操不晓得该怎么与她分辨,耍起无赖来,“我说好就好!我知道又怎样,装傻又如何。旁人敢非议我半个字吗?只要我心里清楚,我最想得到的是什么!”

    话音既落,曹操便抱上她,开始在她的脸颊上,颈脖上和肩上亲嗅起来。向夏天试图反抗过,却都没有用。她想忽略掉被他亲近的感受,可是他的热气呼洒,他的胡子拉碴在她的肌肤上磨蹭,都让她时刻保持着清醒。

    她不挣扎了,也不抱有希望了。她垂下双手,眼神无光,似条死鱼一样:“你想得到什么,你都拿去吧。就当是我还你的债,以后我们两清。”

    曹操正在意乱情迷时,听她的口气,突然打了个激灵。他赶快从她的温柔怀中退出来,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见她原来是欲咬舌自尽,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掌拦住她。向夏天的尖牙凶猛地落在了曹操的手掌上,她是抱着必死之心。

    “啊”曹操痛苦地叫喊出声。

    向夏天恍若陷入了魔怔,整个人一动不动,利齿却狠狠地凿嵌着,似有不松口之意。

    不知道僵持了多久,曹操由开始的疼痛难挡渐渐转变为麻木。他费了好一番的劲才从她的虎口中脱离,手掌已是一片模糊的血肉,手臂也已完全失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让我死吧。”向夏天低声喃喃。

    曹操甚至怀疑是否自己幻听,见她这般心如死灰,他的心上也似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,倏然间他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之举。他当初是为她的才情和本领所折服,他喜欢看她身上的那股自信张狂劲儿,欣赏她遇到任何事都不言弃,都不畏惧。

    如果哪一天,因为我,你的棱角被磨平,你的锋芒被敛起。我是否真的如意顺心,我又真的希望看到你变成那样吗。那时候的你,还能再牵动我心吗。

    我无法预测将来那一天。但我知道,现在你的这副模样,不是我所想看到的。我也真的没有想到,为了不让我碰你,你竟一心求死。

    我印象中的你,怎么会是这样。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呢。

    曹操也不知道是害怕见到她再寻死,还是觉得愧对于她。他捂着流血的手掌,仓惶逃出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”崔清水一直在庭院内守护着,担忧询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别管我快进去好好看着她,千万别让她出什么意外!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崔清水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,但是也不敢多问。只是望着曹操狼狈的背影渐渐消失,然后赶紧进了屋照看另一个。

    ·卞氏再出招

   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曹操每夜必幸往夏青阁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。可是不知从哪儿传出来的流言,说是曹操虽独宠夏氏,至今却仍未抱得美人归,美人是何滋味都还没尝到哩。

    这一日,郭照拖着尚未痊愈的身子来向卞氏问安。

    “照儿,你身体还没好,怎么能随意走动呢。我知你一片孝心,请安这事不是还有丕儿吗,让他代你请个安便也罢了。”自从宴会上郭照出了事之后,卞氏越发地心疼她,也信任她。当然,对向夏天的仇恨也愈发深厚与激烈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