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最喜欢欺负小孩子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曹丕是个孝顺儿,只要卞氏不允,即便郭照永无子嗣,即便曹丕再不喜郭照,郭照都不会被休,她还是能继续和曹丕过日子的。只是所有这些的前提——郭照她得依附卞氏,凡事皆顺着卞氏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富贵荣光”这些怎能与她死去的孩儿相比,她不要那些虚的东西。富贵与荣光,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。譬如魏王,他是最不缺这些的,但是他快乐吗。若能拿这些换得夏氏的一颗真心,魏王他一定愿意。

    魏王如此,她郭照也是。若能换得曹昂的起死复生,若能换得她孩儿的性命,她也一定愿意。

    郭照,算了,别再痴心妄想了。也许这一切都是命,她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。她不能与曹昂有结果,曹丕也终不是她的良人。

    逝者已逝,她也多想去到黄泉之下。从此,拖着这副残躯又有何用呢。

    不如就此了结

    郭照做了一个梦,梦中的曹昂依旧玉树临风,朝她温文笑着。

    “小照儿,你一定要坚强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一定要坚强活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时刻,一直潜藏在郭照心中的野心终于激发。

    依附卞氏终不可靠,卞氏如今再不得魏王宠爱,后院的女主人也随时可能易主。今后卞氏要想风光,也只一条出路——她的那些个儿子之中有人继承世子大位。可是仅这一条出路,看来也是遥遥无期了。

    只要曹冲在一日,世子大位永不可能落在曹丕或者曹植身上。

    卞氏曾经也不过是一名唱曲的歌伎,她都能一步步爬到今日此种地步。她郭照的出身与比卞氏高出许多,她郭照为什么不行呢。卞氏倒是给她做了个好榜样。

    眼见着夏氏与环氏的关系日渐趋善,夏氏,那个夏氏

    她是魏王心上之人,而且她的身份是个谜。或许,她可以找上夏氏。

    其实,郭照心中早有此打算,否则她今夜为何要去向夏氏告密,对夏氏示好呢。以前,连郭照自己也未曾发觉那颗蒙尘的野心。现在,她越来越清楚意识到。

    又许是郭照以为卞氏对她亏欠得太多,虽然这些也都不是卞氏所想看到的。总之过了今日,郭照对卞氏的真心再难修复了。

    卞氏走出内屋,抬头间恍惚被外天的光亮刺了下眼。怎么会这样,那个夏氏为什么能发现。她布置得谨慎周密,除了与她亲密的人之外,是没人会知道。难不成是出了吃里扒外的内鬼,可是那又会是谁呢。

    卞氏也不知怎地,猛然闪过一个念头。那个内鬼,不会是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卞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郭照她是个懂事的好孩子,否则也不会牺牲己身,替她挡下。而且她明明知道不能喝下那碗甜汤,又有谁会冒风险干这种傻事呢。再者郭照也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活动,绝无可能是她。

    是谁都不可能是她。

    ·与曹丕和曹冲的相遇

    向夏天走在静幽的小路上,后院出了这等不吉晦气之事,那些妇人们早吓破了胆,各自躲回屋去避风头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向夏天能够这般悠哉了,“你猜猜,会是谁做得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您心里已经有答案。”崔清水思忖了下,回复道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曹操教出来的手下,奸猾油头。”这话也不知是在夸她,还是贬她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问你,你别给我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。我相信你应该比我更清楚,会是谁干得。”向夏天含笑,对望了眼崔清水。

    崔清水一定比她更了解曹操的众位夫人们,而这种事往往又是局外人看得最为透彻。所以,她一定知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说让她猜猜,也都是委婉之言。

    “与郭夫人亲近之人,掌控大局之人。”崔清水言简意赅。虽未指名道姓,但也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“女人心,海底针。这后院那么多女人,他也不嫌累不嫌麻烦。哪一日,被女人算计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崔清水知晓向夏天对曹操无意,这话在旁人听来,定要以为向夏天是心里酸了。

    崔清水轻笑了笑,“所以魏王才会欣赏您。”

    “呵,难道我不会算计他吗?”

    崔清水担心再说下去要触霉头,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侧耳聆听前方传来一阵加疾的脚步声,一名男子面红耳赤,大汗淋漓地朝她们这个方向快跑而来。那男子许是奔跑太久,眼睛胡花,竟迎头要撞上她们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崔清水欲将向夏天拉至一旁。

    这一日日地都是让她当心,小心,向夏天都听厌烦了。她不闪也不闪躲,不偏不倚地面临着那名冲撞她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啊?痛痛痛混账,你是谁!敢拦本公子的路,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向夏天非但没让那男子近身,还将他的手腕擒住。她将那男子的手臂向后伸拉得笔直,那男子自然痛得嗷叫。

    “走路敢不长眼,我看你才是不想活了。”向夏天冷冷一声。

    崔清水望了眼那名男子,“不好,这是魏王的长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现在知道怕了吧?该死的女人,你还不快放开我!”曹丕扭扭捏捏,挣扎道。

    见不惯曹丕这脾气,向夏天的手上愈加使劲,“呵,你老子我都不怕。你区区一黄毛小子,我会怕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曹丕痛不堪言,“大胆!敢对父亲大不敬,你这女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崔清水无奈叹气,二人都是主,她也不晓得该帮谁。只是好意提醒了句曹丕,“丕公子,她是魏王新纳的夏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原来你就是”曹丕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她的消息。据说是个脾气不好的女人,霸道嚣张,放肆妄为,可是即使如此,父亲仍偏偏专爱于她。看来传言不虚,这女人果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和你没有关系,和你父亲也没有关系。今后你走路给我小心一点,也少摆出你那副公子哥的架势。”向夏天不悦地教训道。

    “是儿臣谨遵夫人教诲,儿臣向夫人道歉,对不起,对不起”霎时间,曹丕的气焰收敛了不少,语气还算恭敬诚恳。

    向夏天这才放开了他,“哼。”

    曹丕赶快揉了揉酸痛的臂膀,再趁机偷瞄了一下她。他也好奇,父亲专宠的女人是何模样。这喵一眼的功夫,他竟怔了两怔。他想再瞧仔细清楚些,明知道要是被向夏天发现了,少不得一顿厌嫌和斥责。饶是如此,他还是忍不住看向她。

    果然容貌惊人,是后院众位夫人们都比不得的。也就环氏能稍稍比比,可环氏在她面前,都要逊色不少哩。难怪父亲都这把年纪了,还不改风流本性。面对这等美人儿,任谁也难改呀。

    崔清水眼瞅着这副尴尬的场面,果然父与子一个德性。在向夏天发现曹丕痴迷的眼神之前,她站出来假作问安:“拜见丕公子。公子急忙,所为何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语点醒了曹丕,曹丕大拍手掌,连叫不妙:“不好不好,听说我的侧室郭氏出了事。父亲和母亲急忙传我入府,我得赶紧去看看。儿臣拜别夫人。”

    曹丕朝向夏天作一揖,便快步走开。原本他心中还在担心着郭照的情况,现在却有些心猿意马了。父亲怎么能得这么个儿美人呢,这个美人又泼辣个性,难怪连母亲也要受她压制呢。

    百闻不如一见,今日他也算长了见识。一名女子也能使其长见识,老曹家的风气如此呀。

    这才跑开一个,面前又多了一个人。不过,这次却是个奶娃娃。

    向夏天与奶娃娃四目相对,不待向夏天先开口,奶娃娃率先有礼道:“曹冲拜见夏夫人。”

    他就是曹冲,别说这小曹冲长得可真俊俏,五官长相皆遗传了环氏与曹操的优点之处。小小年纪就展露出慧根才华,也难怪能得曹操喜爱哩。曹操识人这一点,她还是佩服的。

    “哦?你,怎知我是夏夫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夏娘娘眼生得紧,方才我又见夏娘娘出手不凡。后院之中,还没有哪位娘娘敢对二哥这样做呢。所以,我猜你一定是夏娘娘。不料被我侥幸猜中,我若有冒犯夏娘娘之处,还请夏娘娘手下留情。”小曹冲奶音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手下留情”将她说得跟个悍妇似的,向夏天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对小曹冲发作不起来,见到小曹冲,便不自觉地想起统儿。也不知没有她的照料,统儿近日来还有没有吐奶,夜里睡觉还有没有哭闹呢。

    统儿,统儿,娘亲在想你。

    小曹冲试探地抬了抬小脑袋,正好撞上了向夏天的目光。他赶快低下头去,下一秒整个人却都被提起。

    向夏天抓住他的衣襟,作出一副凶状:“嘿嘿嘿你知不知道,我最喜欢欺负小孩子了。还想我手下留情,嗯?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