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好...她身下流血了!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还请姐姐息怒,夏妹妹她到底年轻,难免气盛了些。夏妹妹若有不懂事、坏规矩的举止言谈,还请姐姐念在妹妹是初犯,原谅她这一次。别与她计较”

    “环氏,难道你想和她一起来气我。”卞氏这会儿看谁都不顺眼,又将气撒在了替向夏天出面的环氏身上。

    众人见卞氏这一次是来真的,颇有一副要整顿后院的十足气势。平日里她总是劝那些在夏氏那儿受了气的姐妹们要忍耐,姐妹们互相让让,这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可真难。如今卞氏她自己也忍不了,终于要收拾夏氏了。那些妇人们心中一阵翻腾,眼巴着连环氏一并修理了,赶忙帮着腔助威。

    “哟,环夫人这话可不对了。夏氏哪是初犯,她的举止言谈何时遵守过规矩,又何时得体过。她早犯了不知道多少次,都是卞姐姐脾气好,不予她理会。可是夏氏不仅不感念卞姐姐的好,不加以收敛,反而变本加厉。我虽不知道夏氏对卞姐姐说了些什么话,反正绝不是什么好话,否则能将卞姐姐气得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总不可能是卞姐姐招惹得夏氏。卞姐姐与夏氏说话的语气恭顺谦和,凡事也都依着夏氏。再瞧瞧夏氏是如何与卞姐姐说话得,是如何与咱们姐妹说话得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上下颠倒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好。”向夏天连连叫好,在高位上悠哉信着步,“看来你们是都想治我的罪。这样吧,我给你们指一条明路。你们去将曹操请来,联名跪求他,求他将我赶出曹府。理由我都已经替你们想好了,听好来,‘夏氏以下犯上,尊卑不分,霸主凌人,污蔑卞氏,留夏氏在后院早晚是个祸害。如若魏王不肯休离夏氏,上至卞夫人,下至各个大小院的夫人、妾室,都自请打道回娘家。夏氏若在一日,便永不回曹府。’如何?曹操一定舍不得见到,因为我一人,而坏了他整个后院。使你们这些美娇人儿都无栖身之所,明明有夫家却委屈地不得回。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,这个办法一定可行。”向夏天说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别人只以为她是搬出曹操来吓唬她们,却不曾想到这是向夏天发自内心的话呀。她们想治她的罪,她正求之不得呢。最好是后院的所有人,包括奴婢丫鬟,都一起去求曹阿瞒,别再留她在曹府内作怪了。

    “你大胆,敢直呼夫君的名讳”

    平常她也是这样直称他的名讳,平日里无人提起,今日倒教训起她来。当成为众矢之的时,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。即便是一点小错,也会被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待那人将话说完,却听从堂外传来一阵低沉不悦之声:“谁和你说一定可行。”

    曹操满目威严,黑沉着脸踏进。看他这副臭脸色,显然向夏天方才说得话,都落入了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参见夫君(魏王)。”所有妇人与侍女皆行大礼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让你们聚一起吃个饭,成天吵闹像什么话。”曹操无奈摇头,径直走向高位。

    卞氏让出位置,向夏天也欲走开,不想与他挨太近。曹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在她耳旁闷闷道:“少给我打那些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向夏天拧开他的手掌,和他拉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向夏天一走开,卞氏赶快上前跪地认错:“夫君,是妾身的不好。夏妹妹她心直口快了些,妾身近来烦思郁闷,一时较了真。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,还请夫君不要放在心上”

    卞氏会这么说,当然是不希望曹操追究下去。曹操一旦追究开来,那么甜汤的事岂不是要暴露了。而且她若此时在曹操面前告夏氏的状,老曹生性多疑,定会以为是她心虚,想先堵住夏氏的口。只要夏氏不去和老曹说,她应该能洗脱干系。好在郭照她喝得并不多,应该是不会有大碍的,待会儿私下里再假借请平安脉命太医来瞧瞧便是。无论如何,最好的结果是将此事大而化小,小而化了。

    可是,夏氏她会不和曹操说吗。卞氏难免还是提心吊胆着。

    “啧”曹操瞧着她,“你向来稳重,你也不是不知道夏氏的性子。怎么连你也和她较真起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不是卞姐姐的错”赵氏平日里巴结卞氏,见这会儿曹操居然还偏袒着夏氏,去责问卞氏,怎还能沉得住气呢。

    “我没在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曹操对她态度冷淡,甚至有些不满。赵氏气得跺了跺脚,又跪回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吧。能让你较真,看来夏氏也气你不轻呀。回头我会帮你好好教训她的。”虽说这是在和卞氏说话,可老曹却忍不住瞥一眼向夏天,这眼中似有深一层的意味。这个女人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轻重呢,得罪谁不好,偏偏得罪上卞氏。如果不妥善处理好她和卞氏的关系,这后院永无安宁之日。而且后院以卞氏为大,看她不顺眼的姬妾又众多。若哪一日卞氏得理不饶过她,那些素日里不服她之人也会纷纷响应,譬如今日便是最好的例子。那到时候他有心想保她也难,也幸亏今日让他撞上了,卞氏也松了口。不然,他也要棘手了。

    她是越来越恃宠而骄了,老曹脑袋里闪过这个想法。恃宠而骄,这个成语不错。怎么他觉得,她越是如此,他还越高兴得意呢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老曹收起这个荒诞的念头,他可不想做昏主,也不想让外人说三道四,言她是狐媚惑主。看来有必要真的好好教训她一番呢。

    大伙儿也算是瞧明白了,曹操不过是说得好听。回头,回头,什么时候是那个头。教训,教训,你又当如何教训。对于曹操想袒护的女人,还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曹操也知底下那帮人心中在想些什么,他摆出正色,指了指向夏天:“以后休得再如此无礼。卞氏年长于你,不许对她不敬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全然不理会他,好像自己不是被他训的那个人。她走下高位,去到环氏身旁,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妹妹好意,只是”环氏半推半就着。不想拒绝向夏天的好意,可是又在乎那高位上的男人。她不是向夏天,不与她一般特立独行。没有老曹的吩咐,不敢妄然起身。

    曹操撇撇嘴,正想着如何化解被向夏天忽视的尴尬。正听闻环氏出声,忙忙出声转移着众人的注意力:“环氏,你也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的。我素知你心机良善端正守礼,这些污浊之事,我相信你不会掺和其中。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妾身斗胆受命,多谢夫君。”环氏也回报向夏天一笑,“也多谢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向夏天并没有其他意思,只是环氏才为她出过头,她也不想亏欠了人家。

    向夏天沿着目光,望见了郭照,见她面色发白,表情痛苦不堪,一只手捂着腹部。她知道,是那碗甜汤的药效发作了。

    原本属于她的那碗甜汤,和旁人的都不一样。旁人的主材是番红花,恰如卞氏所说,有化痰解咳之效,也可祛热降火。而她的主材是——红花,红花有活血通经之效,怀有身孕的妇人是最忌讳此物,一旦食用,将会造成小产。但若是给没有身孕之人服用,也要切记不可过量,否则也很可能导致日后不孕。而且她的甜汤之中还加了一味别的药材,芭蕉叶。芭蕉叶性寒,若与红花搭配合用,会放大红花的功效。即便只食用一些,也会对母体造成重大创害。

    卞氏为今日之宴费了不少心思呢,看来是已经防备着她怀上曹操的孩子。可是她哪里晓得,她连碰都不会让曹操碰,更别提会怀有身孕。

    其实在郭照提醒之后,她仔细留意了下她的那碗甜汤,这才发现了其中阴暗的秘密。若是没有郭照的提醒,她能不能发现,这还真有些不好说。

    曹操见向夏天出着神,也顺着她的视线探去,发现了郭照的异样。眯起眼睛蹙眉,问道:“那可是郭照。”

    郭照的贴身侍女一直扶着她,不方便行礼,只急匆匆地回复道:“回魏王的话,我家郭夫人她有些不对劲,好像是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病了?!”曹操听闻,竖起眼睛又观望了会儿,“你家夫人都这副模样了,你才禀报给孤?(曹操这时候已经封王)”

    “快传太医!”卞氏一挥袖,急忙传令下去。

    “魏王恕罪”侍女吓得腿一软,险些跌倒。

    郭照也被影响得倾倒而去,其他妇人忙出声道:“啊!不好!”

    顷刻间,不知向夏天何时闪身至郭照身旁,一把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高位上的曹操与卞氏都舒出一口气,这才刚刚放下心,又闻自向夏天口中传来的噩耗:“不好她身下流血了!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