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如,我们一起喝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哟,你的脚还崴了?你还真是弱不禁风呀。”

    听向夏天这嘲讽的语气,卞氏都在极力隐忍着不悦,她搬出郭照脚受伤的事,是希望向夏天能对郭照生出怜意,然后原谅她。如此,郭照也可趁机让向夏天饮下以示原谅的甜汤。如若她都不肯原谅郭照,她又怎会喝下郭照的敬汤。

    “妹妹,照儿已经这样,你看”

    向夏天不睬卞氏,对着崔清水吩咐道:“扶她起来吧,难为你了,脚崴还让你一直跪着。”

    郭照拒绝了崔清水的帮扶,“不,是郭照有罪在先,理由跪拜夫人。郭照已知错,向夫人您道歉。还请夫人原谅,夫人要如何罚郭照,郭照都甘愿领受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,我如何罚你,你都心甘情愿。”向夏天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目目相对,人郭照都已卑诚如此,话也说到这份上,在场之人都无不为之感慨。按理说,你不应该原谅她了吗。怎么听向夏天这语气,好像还真要罚她。这个夏氏为人也太决绝,太不近人情,大伙儿心中都在咒骂着她,替郭照抱不平呢。

    “自当心甘情愿,绝无怨言。”郭照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“好,等得就是你这句话。”向夏天答应得爽快,“那我便”

    向夏天侧视了眼崔清水,仿佛是在问她,有什么处罚人的好法子。却见崔清水朝着她凝眉摇摇头,好似不赞同她这么做。崔清水是什么身份,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。她曾是保护曹操的暗卫,几乎不离曹操身,对曹操的性子也是最为知解。显然,她也以为向夏天此举会有失偏颇,引去曹操的不满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崔清水表态,迟顿了会儿。得意嚣张的神色也渐渐沉下,清了清嗓子,故作严肃道:“好吧,你既有伤在身,我也不忍苛责于你。”

    嘿,你还会不忍心呢。若不是连你的贴身侍女都瞧不过眼,将你阻止下来,还不知道你要将郭照怎样呢。有些人听着这话,颇觉好笑又好气。气得是,没有机会抓住夏氏的把柄,到老曹那儿去告上一状。她们本以为夏氏只是对她们心狠手辣,没想到对小一辈也如此不客气。真是不知道,这个夏氏究竟哪一点好。唉,有人叹息有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也说了,是你有罪在先。等你脚好一些,再来我的夏青阁,我会命人好好教你仪态走姿,以免你日后再犯这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郭照受命。”郭照一叩首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总可以起来了吧。你这样一直跪着,明日这后院的流言又不知该如何说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郭照应下声,抬头见卞氏正朝她瞪着眼。愣了一下,又改口道:“不,夫人您原谅我了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抚了抚鬓发,轻蔑道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能原谅郭照,郭照感激在心。方才未能敬成夫人的酒,请求夫人再给我一次机会,且让郭照以甜汤代酒,再敬夫人,以示敬意,也算是郭照向夫人赔罪。”郭照恳求道。

    话音既落,已有侍女分从向夏天与郭照的小桌上取来甜汤,再递交给二人。

    “甜汤啊吃甜会发胖呢。”向夏天捂了捂鼻子,没有要接过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”郭照为难地瞟一眼向夏天身后的卞氏。

    卞氏忙站出来劝道:“妹妹身量纤弱,即便胖上一些,也不为过,应是恰好。而且妹妹放心,喝上区区几口甜汤,是不会胖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似有动摇之意,“话是这么说”

    “姐姐方才见妹妹已经喝了不少酒,这甜汤也有解酒之效,妹妹不妨喝一些。况且这也是照儿的一片心意,妹妹你看?”卞氏趁热打铁,继续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心意,也未必是真。”向夏天讥讽道。没想到平时看着稳重的卞夫人,今日也有这般心急之时呢。真是一出好戏,莫非是她们婆媳之间有什么矛盾,所以郭照才来提醒她,她心里思量着。

    “怎会。”卞氏掩饰着窘态,又看向郭照,“照儿,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郭照实乃一番真心诚意,夫人若是不肯饮下,便是还不能原谅郭照。那郭照,只有长跪不起了。”郭照无奈,咬牙说道。她能帮到她的,都已经做到了。眼下她也无计可施,只有看夏氏自己如何接招。反正只要不饮下那碗甜汤,就好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就说她会不领情”

    “郭照也是犟脾气,都这样了还由着她欺负。”

    底下又有人开始发着牢骚,崔清水眉头皱起:“咳咳”

    顿时,堂上又陷入一片寂静。莫看崔清水现在只是夏氏的贴身侍女,但她可以直接上达曹操,谁人敢与她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骨头还挺硬。”向夏天目视前方,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“行了,别跪着了。我便赏你几分脸面,这汤我受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善解人意,体贴宽容,姐姐甚感欣慰,也替照儿感到高兴。”卞氏的心情由低谷飞至天上,再对着一侧的侍女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那侍女恭敬呈上,向夏天接过甜汤。郭照也被下人扶起,手举碗汤,“郭照,敬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向夏天朝她推了推碗,随即便要饮下。

    郭照木讷了片刻,见那碗沿已经贴上了她的唇瓣,心中不禁一惊。她难道是不相信她说得话,她果真要喝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也喝。”不该喝的人反比该喝的人还要积极,向夏天询问着他。

    “哦,好,喝。”郭照心神不宁地应承着,她紧盯着向夏天的一举一动,难不成关键时候还要她出手?可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她实在是有些不敢,人多眼杂,她一定会被发现。到时候卞氏若知道是她坏了她的好事,也会拿她是问。

    不好,见对面的人是来真的。郭照闭下眼,心想着,反正她脚上有伤,站不稳跌倒也是常有的事,大不了再洒个向夏天一身。

    正当她预备这么做时,突闻向夏天发声: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怎么了?”卞氏这心情又跌落至谷底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这么多人,干看着我和郭照喝,多不好意思。”向夏天挑一挑笑容,“不如,我们一起喝。共举此碗,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和你一起喝。”也不知道是谁发作着。

    “你少说几句”旁边人劝着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是谁,平日里最嚣张跋扈的赵氏,爱招事嘴巴上也没个把门。

    “呵,我是没那么厚的脸皮。”向夏天放下了甜汤。

    卞氏见此暗叫不好,心里也怨起那多嘴的赵氏,“妹妹到底还年轻,不和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一样。难得夏妹妹有雅兴,愿与我们同饮。我看妹妹此议甚好,咱们姐妹自然乐意奉陪,也觉面上增光。你们说,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其他妇人们都附议着。卞氏都这么说了,她们即使不乐意,也只得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一起。饮下这甜汤,愿各位姐妹与夫君和和美美,也愿姐妹之间也融洽相处。”卞氏还是会说话,三两句将那些不情愿的妇人都哄得开心。也不计较那么多了,纷纷回到各自的位置上,举起碗汤。

    “来,我也敬各位妹妹。”卞氏已经迫不及待切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谢过夫人。”众人齐一声。

    卞夫人为上先敬,自然是头一个举碗。其他人也紧随其后,不敢落下。众人正准备畅饮下,却又被一声打断:“稍待,稍待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怎么了?”卞夫人这下也显得颇为不耐心,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呢。

    众人皆不满地看向她,向夏天无惧她们的目光,一步步踏阶而上,走到卞夫人身旁。在堂之人,唯有崔清水知道她想做什么。她心领悟会,举着那碗甜汤,跟随在后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我想和你一起,敬一敬在座的各位。还请各位日后手下留情,别再干些徒劳无功的事。说句心里话,你们不嫌麻烦,我都替你们感到累。在座的都不蠢,想必应该听得懂。嗯?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啊”

    “她凭什么和卞姐姐同敬我们,还真把自己当成这后院的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也太难听了,见不得她这副尖酸刻薄样。说谁蠢,说谁麻烦呢。”

    下边的人左右交头接耳起,没人愿意答应。

    只有环夫人站了出来,朝向夏天一拂首:“是,妹妹尽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环夫人带了个头,郭照也跟上:“夫人教诲的是。”

    环夫人也是这后院半个女主人,郭照代表着卞夫人与小一辈。有些人心底没气,也施礼示好:“妹妹放心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放下心来,舒出一口气。她只道是什么事,原来是她想树威,抢她的风头罢了。还以为她有多自命不凡,清高孤傲,到头来不过也这样。且暂时由着她,看她还能气焰几时。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