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三十六章 如此用心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郭照失礼之为,难逃夫人慧眼。不瞒夫人所言,郭照确是故意为之,但绝不是要害夫人,夫人只需切记,待会若回到堂上,切勿饮下那碗甜汤。”

    郭照几乎是脱口而出,这番话是她酝酿已久。思来想去,还是以这种方式提醒她最为稳妥。既不会直接点破那碗甜汤是卞氏所为,引得卞氏嫌隙,也能向夏氏示好。这也不枉她刚刚在堂上的冒险所为,她既要做得隐晦,不被卞氏发现,又要能顺利支开向夏天,以免她服用下甜汤。

    “哦?这是为何。”向夏天挑挑眉。倒不是不相信她说的话,只是疑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她这是在帮她吗。后院之人都将她视若仇敌,据向夏天所知,郭照是曹丕侧室,是卞氏的儿媳。那卞氏虽然对向夏天还客气,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不会对卞氏有所提防。会咬人的狗不叫,谁知道卞氏是不是位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呢。即使是频频向她示好的环氏,向夏天也未必信任。她之所以不是那么排斥环氏,也是因为环氏相较于后院的其他妇人,的确要好得太多。不论是脾性,言语,为人还是处事,都比较对她的胃口,也许相貌也是原因其一。总之,她与那个卞氏的关系都不冷不热,她的这个儿媳又怎会好意助她呢。

    “因为”郭照正愁该想个什么理由应付她。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,忽闻身后传来脚步声,她匆匆叮嘱一声,“夫人切记,勿饮甜汤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郭照脚不沾尘,忙不迭地跑开来,甚至都未来得及行礼。崔清水觉察有情况,也迅速赶回向夏天的身旁。

    一名侍女紧随而至,向夏天有些印象,是卞夫人的贴身侍女。那侍女似乎也听闻她们这边有动静,不时地左右瞄一眼。

    “参见夏夫人。”侍女恭敬拂礼。礼毕,仍狐疑地向周遭瞥量。

    崔清水沉沉出声,制止住侍女的胡想:“方才有一只野猫出没,惊扰了夏夫人。这宴堂附近,怎会有野猫。”

    侍女听此话,惶恐跪拜:“夏夫人息怒,夫人她精心操办今日之宴,是断无疏忽的。许是那些下人奴才当差不用心,才导致了野猫混进。惊扰到夏夫人,奴婢有罪,夏夫人您要罚就罚我。”

    卞氏与向夏天同为侧夫人,本是平起平坐。这话说出来不免有些降低卞氏的身份与地位,像是向夏天骑在卞氏头上一样。其实这些个侍女丫鬟们,哪个不是有些心眼的。如今向夏天之势在后院是如日中天,谁都不敢轻易得罪。这个侍女也是为了维护卞氏,不想夏氏怪罪到卞氏头上。索性卞氏不在场,卞氏若在场,这个贴身侍女也不敢说出此番话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你惊扰得我,你有何罪。”向夏天冷笑一声,倒是个忠心侍仆,“你起来说话吧,找我是所为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女诺诺应声,“回夏夫人的话,奴婢奉夫人的吩咐,特将夏夫人迎回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倒不巧。我已经没什么雅兴了,正准备回去呢。”向夏天慵懒道。

    侍女自然不想听到这个,赶忙又下跪,一副拦住她去路的架势:“还请夏夫人留步,奴婢若是不能将夏夫人迎回,夫人定会责怪奴婢办事不周。而且不仅会责怪奴婢,郭夫人也免不了要受训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夏夫人有所不知,方才夏夫人不在,夫人她当着众位夫人的面,将郭夫人训斥了一番,说她有失礼仪,对您不敬。夫人她还教导郭夫人,待会儿要在堂上好好向您赔罪。夏夫人您这若是不回去,郭夫人也难逃此咎,奴婢恳请夏夫人移步回堂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难为卞夫人了,刚正无私,如此用心”向夏天说到‘用心’时,故意加重语调。

    “是,是啊。”侍女也不知这向夏天话中何意,尴尬地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便辛劳我再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向夏天绕开侍女,折身返回。侍女舒了一口气,幸好没有将事情搞砸,将这尊大神给请了回去。别人是请神容易送神难,她们这是送神容易请神难。

    “妹妹回来啦。”卞氏热切地迎上去,握了握她的手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着痕迹地将手抽出,回身扫了圈众人,“我听说如若我不回来,这堂上恐有人要受责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也不知谁那么多嘴。”卞氏装作矜持,不想表现得太过刻意,引得向夏天怀疑。只想让她以为是闲话传得,而不是她将此话放出去的。

    向夏天踱了几步,轻笑道:“后院的嘴巴本来就多,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那些妇人们的心中皆恨得牙痒痒,好像她多清高似的。这个女人说话也忒难听了,真想将她的嘴巴缝上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卞氏不知如何接茬,心不在焉地应一声。随即,又眼神示意了下郭照。

    郭照当即起身,不用侍女的搀扶,一瘸一拐地拖着步伐,来到她面前:“郭照向夏夫人请罪。”

    ‘噗通——’一声,跪倒在地板上。听声都觉得膝盖痛,这样也足以显现她是真诚来请罪的。

    卞氏对郭照的这番表现甚为满意,可殊不知她的这个好儿媳已经背叛了她,偷偷将消息泄露给了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是做什么。”向夏天装出吃惊的模样,“什么味道呀这是?”

    同时,向夏天捏住鼻子,拿着手帕在空中挥晃了会儿。

    卞氏赶快替郭照出头解释着:“妹妹,是红花油的味道。照儿的脚摔崴了,刚才她去小厨房涂抹了下红花油,接着又匆忙赶回,忍着疼痛在此静候你,只为了向你赔罪。”

    “郭照堂前失仪,冒犯夏夫人,还请夏夫人降罪。”郭照一个叩首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为了这事,我不过是湿了身衣裳,既没磕到哪又没碰到哪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向夏天满不在乎地说道。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