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三十五章 郭照的心思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夏妹妹也别客气,多吃一些。也不知合不合你胃口,你若喜欢,小厨房里还多着呢。”卞夫人扬着嘴角,积极地招待着。见到崔清水开始有所动作,眼中闪过光芒。

    崔清水打开黏黏的碗盖,将碗沿边擦拭干净,再递给向夏天。

    向夏天正要接过,也不知郭照是什么时候走到她旁边的,“夏夫人,郭照也敬你”

    这话还未说完,酒倒是先敬了出去。这是为何?

    郭照不小心踩着了裙摆,竟直直地朝向夏天扑去。崔清水立时出手,“当心!”她将郭照及时扶住,避免她冲撞了向夏天。

    众人的注意力又瞬时被吸引去,有好奇是发生了何事的,也有上前去关心郭照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怎么了?敬个酒也能敬摔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是郭照不小心,而是某人带晦气。真是倒霉,我看你们也别再打敬她酒的主意了。”有人趁机说着风凉话。

    卞夫人也始料未及,在下人的搀扶下,去察看了下郭照的情势:“照儿,照儿可伤着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无事。”郭照脸色有些惨白,懵懂地摇了摇脑袋,看样子仍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还好吧?”所有人自然都挤着热闹去关心郭照,谁乐意去关心向夏天呢,这堂上除了环氏之外,恐无第二人愿与她打交道。

    崔清水也替向夏天上下照看了一圈,“夏夫人她无恙,环夫人尽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摇摇头,毕竟郭照也没磕碰着她。这人是没事,可是这衣裳不免被酒水洒湿。

    环夫人注意到了,弓腰俯身,以手帕帮她擦拭着湿渍,“这衣裳湿得有些多,妹妹不然去偏堂的厢房换一身衣裳吧,那儿也离这儿近。”

    也不待向夏天答话,环氏已然命令着她身后的崔清水,“你带你家夫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望了眼向夏天,是在询问她意见的意思。罢了,这环氏也是一片好意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崔清水朝环氏颔首致礼,随后紧追上向夏天的步伐。

    卞夫人在另一边关心郭照的情况,当一回头发现向夏天已经离席,心中恨得只咬牙。这时,她再看向郭照时,也没什么好脸色了,暗暗咕哝着:“不中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摔跤,打破了她的阴谋计划,放过了向夏天,焉能不气不恨。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,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去敬那夏氏的酒。难道她也想学那些妇人们的招数,故意让夏氏难堪。可是让她难堪又能有什么用,曹操又不在这里。话又说回来,她们也只敢在曹操不在的时候,打那夏氏的歪脑筋。那些妇人们的招数都是些拙计,并不能对夏氏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危害。这些个女人们,不指望她们能帮上什么忙,也别给她帮倒忙呀。

    卞氏郁郁不乐地坐回主位上,她还得摆出一副大度之态,安抚着众人:“都回座吧。照儿她无大碍,夏妹妹她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,夏妹妹她也没什么大碍,只是湿了些衣裳。妾身已着人,领着夏妹妹前去偏堂更衣。”环氏站起身禀复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既然都没什么事,那咱们先吃着。”卞氏努力挤出笑容。看,一顿宴席下来,环氏与夏氏的关系突飞长进。而她们,却一点进展都没有。想至此,卞氏顿觉好不服气。不行,今日如此大好机会,不能就此放过,何况替死鬼也已经找好。这个夏氏能来参宴已经很是难得,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能够下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能想个办法,再将她给请回来。卞氏思量了会儿,冲着郭照道:“照儿,夏妹妹终究是你的长辈,你冲撞了她且不说,在她面前有失方寸与礼仪,你作为小辈,该当向她请罪。待会儿我会命人再将夏妹妹给请来,你可得好好向她赔罪。说到底你也是我的儿媳,不能叫夏妹妹以为我为人教子有所偏颇,一心只袒护你,别让夏妹妹对我心存看法。而且你方才不是也想敬夏妹妹吗,等会儿也可以凭此机会,罚酒代罪。不,你才用这酒冲犯了夏妹妹,而且今日夏妹妹也饮了不少杯。依我看,待会儿你便以甜汤代酒,向夏妹妹谢罪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郭照明白。”郭照在侍女的帮扶下,才得以站起身。她好像脚崴了,也不知是摔得,还是踩裙踩得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卞夫人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是心善,思虑又周全,还肯为夏氏着想,可是夏氏会领姐姐你的情吗。不是我说,姐姐你也忒惯着那夏氏了,咱们郭照有什么错,她又不是故意的。要怪,便怪她夏氏自己运气不好,看来天都帮着我们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对,刚刚我看那夏氏脸都青了。她无福承受郭照的敬酒,是她自己的问题,还能赖上别人吗。要我看,郭照你待会儿也别向她赔罪道歉了。即便你有这个心,人家也未必肯接受。”

    妇人们小人得志地嬉笑讥讽着,卞氏在主位之上瞧得真切,也听得分明。她不悦地蹙着眉,那些妇人们在嘲笑向夏天的同时,卞氏又何尝不是在耻笑她们这帮人,嘴皮子上的功夫,是一个不落一个,净是些绣花枕头。再看向环氏,她安静端坐着,这才是稳重有城府的女人。只可惜,曹冲若不是环氏所出,她一定会结盟环氏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若是真心将我当作姐姐看待,便少说几句。这些话若是传到夫君的耳朵里,他定要发难于我了。”卞氏这一开口,那些妇人们才渐渐停息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郭照身旁的侍女出来请命:“禀告夫人,郭夫人的脚踝疼痛难忍,着奴婢来向您请示一声,可否去小厨房借红花油擦抹,郭夫人定速去速回,不会耽误太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前半段都不重要,关键是这后半句,不耽误了时间。卞夫人听闻,心中有了保障,自然答应着:“好,照儿多加小心,你也要伺候好你家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女领命。

    卞夫人又接着道:“要不要我再赐给你两个帮手?”

    郭照行动迟缓地站起身,拒绝着:“不用了,夫人。夫人一片好意,郭照心领。只是待会儿郭照还要回来,那红花油气味又大得很,带太多人去,到时恐将整个大堂搞得刺鼻瘴气。夫人安心,郭照很快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去吧。”卞夫人挥挥手。

    郭照在侍女的帮扶下,踏出宴堂。侍女一路上不敢怠慢,全心注意着她的脚下,再抬头时却发觉不对:“夫人,这不是去小厨房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我们不去小厨房。”郭照回答着,垂着眼眸,让人看不清表情。

    不是去小厨房,那她要去哪里。侍女有所疑惑,却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郭照顿住脚步:“你在这儿等我吧,不用跟来。切记,也别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明白。”这深院之中的女人,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贴身心腹。

    向夏天在厢房内换好一身干净的衣裳,缓步走出,“我看她们那边也吃得差不多了,我们直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若不是知晓崔清水是曹操的眼线,向夏天还真觉得她是个不错的人儿。办事能干,忠心仆仆,话也不多,唯命是从。可惜了,不能为自己所用的人,再好也都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才刚踏出几步,只见一隅处藏匿着个身影。向夏天轻淡瞥一眼,不将此放在心上,崔清水却警惕地看向那边,唯恐是欲加害向夏天之人。

    那人一直观察着她们的动向,自然也有所察觉。不待她们招呼出声,那人主动从阴影下走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郭照,算来她与向夏天也有两面之缘了。

    “夏夫人,留步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停顿了片刻,冷冷道:“道歉的话就不必了,我并未将你的有意所为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郭照疾步拦到她面前,听她此话,不由一晃。她发现了,自己是故意跌倒的。

    “郭照有罪,还请夏夫人恕罪。”郭照小脸煞白,忙行大礼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这些虚话不必。”向夏天虽不耐烦,但却没将她打发走。她觉得,郭照在此等候她,想必是有话与她讲。而且见她的面色,似有难言之隐,便更加确定心中所想,而且应该与方才堂上的事有关。若是换作平时,或是旁人,她岂会容她还继续待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郭照也是个聪明人,她料向夏天一定猜得到她不会平白无故地偷悄来找她。否则她早已被下令驱逐了,还能待在这儿吗。

    “夏夫人”郭照为难地轻瞥一眼崔清水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领神会,对着崔清水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,有事唤我。”崔清水三两步便消失在视线之内。

    “夏夫人性子直爽,郭照也自知有罪,不敢打扰夫人情绪,便直言不讳。”郭照将头压低,更显谦卑模样。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