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三十四章 冰糖炖番红花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这前朝的男人们举办庆功宴,后院的女人们也没落下,在卞夫人的安排置办下,举行了一场小宴会,也算以表祝贺。

    妇人们都落座得八**九,向夏天又是最后一个才到。

    “夏夫人到。”众人齐站起身,朝她施一礼。

    向夏天阔步迈进,人未到声先到,“不好意思,我又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那语气之中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妹妹。”卞夫人笑脸相迎,“妹妹来了,妹妹能来便好。”

    别以为是她自愿来得,可恶的曹阿瞒,总是有千百种方法威胁强迫她。

    “嗯,开始吧。”向夏天淡淡应一声。不待卞夫人入座,她倒率先坐下。

    众人看在眼里,嘴上都不敢言,心中却没少骂她。谁稀罕你来似的,每次都是晚到,从来也不守规矩,也不知是给谁甩脸子呢。

    卞夫人坐在主位,挥挥手招呼道:“都是自家姐妹,别客气,随意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卞姐姐体贴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呢,那咱们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卞氏向来会做人情,她这么招呼下去,妇人们都放开了许多。吃菜酌酒,彼此寒暄,相互交谈。

    堂上一片谈笑风生,向夏天孤零零一个人,倒显得清冷寂寞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瞧,都没人爱和她搭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过是倚仗夫君的宠爱,没了夫君,她什么都不是。我这会儿倒可怜起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怜她?你忘了前几日赏花会上她都对你做了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妇人们私下嘀咕着,不时朝向夏天那边投去目光。有同情,有蔑视,有得意,也有看笑话的。

    向夏天冷眼扫过那些妇人们,将酒杯砸出声响: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她们这才收敛了许多,慌忙低下头去。卞夫人正想着如何出面化解,已经有人快她一步。

    “妹妹,我能敬你一杯吗。”

    环夫人谦逊温和询问着,向夏天抬起头看她,见她温婉一笑,手上高举满杯。

    众人觉得这又是一出好戏,没想到环夫人会去邀请自命清高的夏氏共饮。环夫人是除了夏氏之外,风头最盛的一位。嫉妒环氏的人,自然也不少。她们之中的一些人,正等着看夏氏是如何回绝环氏,好让环氏难看出糗。

    向夏天愣了片刻,过后垂下眼去。

    瞧吧,要来了。这个夏氏要放狠话了,环氏的颜面也要扫地。

    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,向夏天举起酒杯,回敬着环氏,“我干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仅仅是那些妇人们感到诧异,环氏也有些受宠若惊,怔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:“妹妹好气魄,我也干杯。”

    环夫人一饮而尽,还朝向夏天亮了亮酒杯。向夏天微微颔首,以示回应。

    “妹妹,姐姐斗胆,想与你同坐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两旁的位置都空闲着,都无人敢坐在她身边,也没人愿意。别处都拥挤狭小着,唯独她这一块宽敞亮堂。

    想巴结攀附环氏的妇人也多着,环氏懒得与她们逢场作戏,左右周旋。她是个心性淡薄的,向来与世无争,即便得老曹盛宠,也从不骄纵放肆。她余生之愿与盼望,不过是想她的冲儿能平安健康长大。她的冲儿聪慧优秀,是许多妇人求都求不来的。多少人眼羡着,又嫉妒着。树大招风,有时候她也会在想,这样真的好吗,这真的是种福气吗。

    应该是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呢。

    她虽是久待深院的妇人,但毕竟也是个性情中人。她欣赏向夏天的直性子,是其他妇人都欣赏不来的。她对向夏天感到亲切,不仅是因为她的面容与其相近,也因为她的不争性格,淡然处世,她敢于说也敢于做。环氏明白,她为何能得老曹的青睐与极爱。她身上自带的气质,是那些妇人所没有,也永远学不来的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种种,还有一个原因。向夏天是值得联手与信赖的盟友,也许日后她也可以成为冲儿有所保障的靠山。

    依她一人之力,终究还是太单薄了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向夏天这算是答应了。接着,崔清水也上前帮着环氏挪座。

    这几幕落在其他妇人眼里,都大感惊诧,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。但是事实如此,众人又不禁唏嘘慨叹。也不晓得是这夏氏转了性子,还是这环氏太有面子与魅力。

    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人被狠狠打脸,暗地里已恨得咬牙切齿。卞夫人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,看来她最怕发生的事,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环妹妹能与夏妹妹和睦处之,姐姐我看在眼中,也甚感欣慰。其他姐妹们,也要向二位妹妹多学习。”卞氏心中不快,嘴上还是得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坐在宴席角落的郭照也才回过神。随后,有两排侍女来到堂上,手上呈着甜汤,送到众位夫人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郭照瞥一眼,正欲埋头吃几口食。下一秒,她猛然抬起头,一双眼紧紧盯着侍女呈上的甜汤。她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,眉头紧皱,眼眸睁大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听着咱们有几个姐妹咳嗽不止,正值时节交替,府中上下出入的人又多,恐热气难散。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,最容易受影响。你们之中虽不乏年岁还轻的,但多少得预防着些。于是,我便吩咐小厨房,替姐妹们准备了这一道甜汤——冰糖炖番红花。你们都尝尝,看味道如何。”卞夫人热情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据古书记载,番红花有镇静、解咳、散热的药效,姐姐有心了。”环夫人起身,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环夫人这一行礼,其他妇人们自是有模学样地附和道:“卞姐姐有心,妹妹感激。”

    这后院的女人事多又麻烦,吃个宴席下来,中间也不知行了多少礼数。还是自家好,自家的庆功宴上从不搞这些俗门俗套。即便是拜礼,也是发自真心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免又一番惆怅,心中苦便吃些甜吧。她向着身后的崔清水摆了摆手,崔清水会意,上前来服侍着她吃。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