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夏氏是我宠爱的夫人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哎呀,那姐姐真是多谢妹妹了。”这杜氏已经喜不自胜,开始拜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好。”杜氏忙忙答应着。

    杜氏满面笑容,领着向夏天向湖池低岸走去。行径路上,有其他姐妹前来问,杜氏更是沾沾得意地解释着。好像她多有面子似的,你们都请不动这难伺候的主,她却偏偏可以。

    “妹妹,到了。就是这儿,你瞧。”杜氏指了指那漂浮在湖面上的风筝。那连接着筝身的丝线,也正飘荡在湖岸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呵,小意思。”向夏天自信满满,走下几节台阶,伸长了手欲抓住那根飘在湖面上的丝线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疑奇着,她们这边又在搞什么,皆探过脑袋来望,还不时地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可当心些哟。”杜氏在岸上装作一副关心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要拿不到,可别勉强哦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向夏天的身上,没人观察到杜氏嘴角扬起的阴笑。

    向夏天将身子小心地向前俯倾着,手掌心总算是够到了筝线,她再缓缓将风筝给拖拽回来。

    这时,自她身后传来了一阵嬉笑声。两个小侍女手上拿着花把玩,然后追逐打闹起。

    杜氏瞅准了时机,暗中伸出脚,故意使绊。其中一个小侍女果不其然摔了个趔趄,整个人都向着台阶下滚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好了!”观望着的人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那名滚下台阶的小侍女要是再将向夏天给撞到,她岂不是要掉进湖中了。

    向夏天冷眼一瞥,侧闪着身子,避开了那个侍女。再佯作脚下一个不稳,手上的动作也胡乱地挥舞着。手上这么一使劲儿,筝线安能不被扯断。扯断了的筝线又顺势被甩飞出去,好巧不巧,恰逢甩在了杜氏周身。向夏天再一个操控,以筝线将杜氏的腰身给捆绑住。好在这杜氏身量纤纤,向夏天的手劲也够大。她将杜氏给拉拽至湖边,再赏给了她一脚。

    于是乎,杜氏华丽丽地落下水中。

    “呼救,救命救命啊”杜氏在水中扑腾着,挣扎着想向岸上游。可是又太过惊慌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“快,来人,快将杜夫人救起!”卞夫人也手忙脚乱地下着命令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真是不好意思。没想到我这一不小心,就害你落水了。你可千万别怪我,毕竟也是你先来找我帮忙的。”向夏天人畜无害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救人要紧,都让让。”卞夫人来到湖池旁,将围观的人群驱散开。

    侍卫们七手八脚地将杜氏从湖中打捞起,这么大的动静,想不惊动某人都难。

    曹操听闻这赏花会上状况不断,急忙赶至。见到这场面一片狼藉,自然没什么好脸色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好好的赏个花,还能赏落水了!”

    众位夫人皆跪拜叩首:“夫君息怒,妾身有罪。”除了向夏天以外。

    “你说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曹操指了指卞氏。

    卞氏站出一步,再拂身行礼道:“回夫君的话,是这样。夏妹妹好心替杜妹妹去捡风筝,不料两个侍女失足滚落湖阶,使夏妹妹受到了惊吓。妾身也不知怎地,胡乱之下,杜妹妹竟落入了湖中,许也是失足所致”

    她也正纳闷奇怪着,落水的为何不是夏氏,而是杜氏呢。

    曹操瞧了一眼身旁的向夏天,见她无恙,心下宽解:“侍女莽撞,惊扰夏氏,害杜氏滑水。来人,将那两个侍女杖毙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侍女险些吓昏过去,颤颤巍巍地求饶道:“冤枉啊,奴婢冤枉啊丞相,求丞相恕罪”

    卞夫人厉声喝道:“还不快拖下去,事实摆在眼前,你们有什么可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们不敢怠慢,将两个侍女打晕,再生生拖曳走。

    “请夫君治罪,妾身未能照看好二位妹妹。”卞夫人主动请罪。

    “错不在你,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夫君。”

    曹操环视了一圈众位夫人,最终目光锁定在向夏天身上:“夏氏一片好心,可惜叫两个不中用的丫鬟给坏了。你们都应该向夏氏学习,少让我操些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上虽应着,这心里面还不知道怎么想的。都在嘀咕着,您还不知道她有多厉害吧,都向她学习,这后院还能有安宁之日吗,您不得再操上千百颗心呀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赏花会,你玩得可还尽兴。”曹操抿着笑容,脉脉含情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哼,尽兴着呢。”

    听向夏天这语气,众人深感不妙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向夏天面对着众人,在她们面前来回踱着步:“台阶上打蜡,带刺的花暗袭,还有故意在湖边使绊。这么多的花样和招式,岂能不尽兴呀。哼,我只一句话,任凭你们再有什么招数,统统使出来,看到最后究竟是鹿死谁手。”

    反正她也总有百种武艺和方法可以抵挡,她可不会怕这些小伎俩。

    曹操听她这话,心中已经有数。暗沉着个脸,砸吧了几下嘴:“混账!”

    “夫君息怒。”立时间,所有夫人都忙下跪,头也不敢再抬。

    “息怒?”曹操不悦地皱着眉,“你们这些女人,素日里就爱惹是生非。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也就算了。可是夏氏她才刚入府,你们就给我这样待她。处处针对她,陷害她。你们是想干什么?你们一个个的都无法无天了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“妾身不敢。”众人都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“不敢?我看你们胆子大得很。夏氏是我宠爱的夫人,还轮不到你们来染指她,更别妄想去害她。谁再与夏氏过不去,那便是打我曹操的脸。今日的事,都有谁参与的份。”曹操问道。

    听曹操维护夏氏,谁还敢站出来自首呀。就算不是死罪,活罪也不会轻的,反正人多赖得了账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无人应答,曹操难道真的会不知道。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