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卞氏与郭照的谈话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是名男子?”诸葛亮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星彩细如纹声答复着。

    “哦,你到底也是未出阁的姑娘,该避嫌则避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大人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挥了挥袖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星彩颔首,退出军帐。

    只是最后,又听得诸葛亮说一句:“你和主公世子相处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军师他是指,她和阿斗关系不错吗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关平上前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星彩小脸失落,摇了摇头,“军师大人暂且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也别着急。子龙叔叔且放心随主公前去东吴,想来夏天姑姑应该不会有事。”关平也宽慰道,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偕离去,诸葛亮夫妇从军帐后走出,望着他二人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说星彩。”黄月英嘟囔着,有些不大乐意。

    她怎会听不出,那是孔明大人在提醒星彩,要懂得避嫌,要与关平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“我说得有错吗?平儿现在是有家室的人,岂能再和星彩混淆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也明知道,他,他们”黄月英急切反驳。

    “知道又如何,连他们的父辈都在装傻,我为何也不能。何况,我是为了他们好,我有错吗。”诸葛亮也略显不满,“星彩的良配终究不是平儿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转身入了军帐,黄月英回头望着他的背影,想出声喊住他,最终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·卞氏与郭照的谈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向夏天便以‘夏夫人’的身份入了曹家大院。至于有没有散扬公布出去,这个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曹操赐亲笔提名的‘夏青阁’予她居住,并且还加派了一部分的亲兵护卫在她的小阁附近保护巡逻。才一进府就搞出这样大的阵仗,一时后院的风头都指向了她。

    卞夫人的怀里正抱着病恹恹的曹熊,听闻有脚步声,抬头看一眼,“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郭照拜见母亲,愿母亲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坐。”卞夫人吩咐道,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将身旁的丫鬟侍女们都打发走了,再与儿媳郭照寒暄问候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丕儿近日可好?待你是否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卞夫人点点头,“我瞧你人有些憔悴。”

    郭照以帕掩了掩脸,不想让卞夫人再瞧出些什么。可是卞夫人是何等厉害的人物,能在后院周旋众多夫人,将这后院女主人的位置坐得稳稳当当。即便容颜老去,也能使曹操为她挂心。

    其实卞夫人也都知道郭照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,“甄宓她能得丕儿久爱不衰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她膝下有子,她替丕儿诞下了嫡长子,也替咱们老曹家延续了香火。如果哪一日你也能怀上丕儿的骨肉,丕儿也能对你重视上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谢母亲指点。”话都是说得轻巧,哪里是想要便能怀上的呢。何况,郭照自己也不确定,究竟想不想要和曹丕的孩子。

    卞氏瞧她憔悴不少,其实郭照瞧卞氏,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“母亲,可是近日来操事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唉最近是操劳忙碌了些,还不是被这小病熊给闹得。”说着,卞氏逗了逗怀中的病儿。

    原因恐怕不仅仅在此,郭照先前被卞氏收为养女,也跟随了她一些年,多少也是了解她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父亲大人又新纳了一房夫人,母亲可是为此事操累得?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操累不操累,只要能让你父亲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”郭照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,这儿又没有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郭照顿了顿,“听说父亲原没有要纳那位新夫人的意思,是在母亲您的提议之下,才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你是不是在疑惑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,为什么要给自己招来一个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母亲赐教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轻笑了笑,“不瞒你说,我早有所发觉那名女子的存在,也费了一大番功夫去打听她。可是你父亲身边的人嘴巴都紧得很,打听了半天,才弄来了些眉目,据说那名女子好像是你父亲的旧相识,老情人。男人不是喜新,便是怀旧。这名女子两样都占有,你父亲纳她是早晚的事,我不过是顺水推舟,做个人情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英明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照儿。”卞夫人说到此处,目光注视着她,“明处的敌人可比暗里的要容易解决得多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郭照面不改色心不跳。能在这后院站稳脚跟的女人,哪个不是有些本事的。从前她跟在卞夫人的身边,那些钩心斗角的阴谋手段也没少见。卞夫人这话里的意思,她自然明白。

    “明白便好。她才一入府,这后院的闲话可从没断过。不仅没断过,而且是一天比一天热闹。我记得环夫人所出的曹冲,曾说过‘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’。我看这话用在她身上,也正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冲儿公子才识广博”话才说到一半,便戛然而止。郭照意识失言,赶紧下跪赔罪,“小女有罪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冷哼一声:“你无罪,你说得不错。从前你父亲器重他那个嫡长子曹昂,我本以为曹昂是最大的威胁,没想到老天有眼,让他战死了沙场。可没想到如今又来了个曹冲,一个曹冲已经让我们够呛。我可不想再看到,那个女人今后会有所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郭照将头埋在地面上,死死地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以前卞夫人也是个温柔可人儿,如今早已为权力和地位蒙蔽了双眼。

    曹昂,曹昂,如若你还在,那该有多好。如果你还能活着,卞夫人是否不会为野心所变,你我又是否能相爱厮守。

    ·崔清水

    夏青阁。

    “丞”守门的正要通报,被曹操拦下。

    他大步跨入,两侧的侍女皆齐施礼:“参见丞相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正端坐着习练书法,看也不看他一样,更别提行礼拜见,仿佛没这个人一样。丫鬟们也习惯如此,并未太感惊讶。

    曹操拂了拂袖,将侍女们都打发了下去,凑到她身旁:“你倒是有闲情逸致。”

    不比他这个大忙人,来见她还得抽空。

    “我赐你一个人。”曹操拍了拍掌,一名英气俊酷的黑衣女子走进。

    向夏天随意地打量了眼,幽幽道:“又是派来监视我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撇撇嘴,嘀咕道:“话说得这样难听作甚,我也是想派个人贴身服侍你和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那些暗卫虽也能在暗中保护她,可是毕竟男女有别,还是有诸多不便。这个女子也是经过精心培育的,由她来照顾她,他心中踏实。况且,那些暗卫,他还有别的用途。以此女子的功夫,能与向夏天拼一拼。所以,他的顾虑也可以打消。

    “别指望我会谢你。”向夏天冷冷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,好像你和我客气过似的。”曹操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向夏天斜昵他一眼,曹操便打住了,“咳咳你上前来,她是夏夫人,以后她也是你半个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女子颔首。紧接着,走到向夏天面前,抱拳单膝下跪:“崔清水拜见夏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向夏天漫不经心地应着声。

    这半个主子不过是说得好听罢了,有名而无实。不过她倒被这个女子的名字吸引去了。

    “崔清水你可会写字?”

    崔清水点点下颚,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的名字写给夫人看。”曹操指了指桌案上的宣纸,再转过头对向夏天露齿笑,神情颇为得意。好像料到她心中所想,是件很了不起的事。

    “要你多事。”向夏天却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崔清水挪过宣纸与笔墨,一笔一划,手劲十足,看来平日里也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向夏天接过去瞧一眼,夸赞道:“名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挑选出来的人岂会差?”曹操邀起功。

    “你若没有别的事情,清水,送客。”

    崔清水看了看向夏天,又望了望曹操,这两边都是主子,好不让她为难。

    “有事,还有事。”曹操赶忙道,随即给崔清水一个眼神,也将她打发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大忙人都不急,你倒比我还急”曹操幽怨地嘀咕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耐烦地道:“你还有什么事?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卞氏,也就是这后院的卞夫人,提议过几日举办一场赏花会,其实也就是一场小家宴,到时候你也去参加。卞氏在众多夫人中,年岁最长,资历最深,你赏个光别折煞了她的面子,也算是给我一点面子。”曹操已经开始好言软语地哄着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向夏天直截了当地拒绝道。这后院的女人个个不是省油的灯,她才不去瞎凑那个热闹。更何况她这么一去,那些女人势必会对她针锋相对,这种吃累不讨好的活,傻子才去。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