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使君有妇,罗妇有夫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说这些话?”曹操咬牙切齿道,他发觉自己有些控制不住了。许是因为她提到了那个敏感的问题,也是他心中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罢了”曹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我权当你是在说气话。永远不会也好,‘生又何欢,死有何惧’也罢,还有代汉自立,这些话我便当作没听过。我们,为什么不能平心静气地坐下说说话,就如从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。”向夏天将话语说得决绝。只是见他的态度有所缓和,她也将语气放温软一些,试图劝服他,“这天下优秀的女子多了去,你何苦要对我纠缠不忘。你心中也明白,只要你想要,便没有得不到的。你不放过我,只是因为你不曾得到过我。可是你一旦得到了我,你会发现其实我没你想象中的那样好和那样特别,我也只是个普通女子,和你后院的那些夫人们一样,甚至还不如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再也不可能吗?”曹操凄凉地呢喃道。

    你和她们怎会一样,你又怎会比不上她们。你在我眼中,永远是最好最特别的。

    “明月映星而不夺星之光,群星拱月而不及月之恒。我向你保证,你若肯允我,我定会让你同时拥有璀璨星光和永恒明月。你,和她们不一样。”曹操向她走近一步,目光熠熠地看向她,像是在告诉她,那是他许的承诺,请她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使君有妇,罗敷有夫。你为什么,为什么不能放过我,也放过你自己”向夏天有些心力交瘁。她以为,他是个聪明人,应该会懂这些道理的。可是,他为何如此执拗糊涂呀。

    她心中这么想他,曹操眼中的她,不也是这般吗。殊不知,聪明一世的他难道是真的不懂?不过是想装糊涂罢了。

    放过她,也放过他自己。她总是这样一语中的,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见得是他的心头血。

    “天下优秀的女子多了去,可在我看来,她们不过都是些凡夫俗子,更不能入得了我的眼!唯有你”曹操步步紧逼,朝她靠近,“你也知道,普天之下只要我曹操想要,便没有得不到的。你只知这一层,难道不知,我只想要你,只想得到你吗?!你为什么不能成全成全我呢?!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他说得怔住,二人相视了好一会儿。曹操面红耳赤,喘着大气。

    你的眼中只看得到放过,而我眼里看到的却是成全,你能够成全我的,可你偏偏选择逃避。

    缓过神后,向夏天湿红了眼眶,嘶吼着反驳道:“怎么成全?如何成全?我和子龙已经大婚过了,我是他的妻子,从此我生是他赵家的人,死也是他赵家的鬼魂。我成全你?谁又来成全我和子龙?我和他是真心相爱,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?”

    说到后边,她激动地推搡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曹操往后退却几步,如蒙霹雳,脸色煞白。他切齿忿忿道:“你和他是真心相爱?那我又算什么?你敢说,你心里面对我不曾有过一丝丝男女之情?我们不是还亲过”

    向夏天唯恐他再翻出什么陈年旧事,将他喝住:“没有,不曾有过,从未有过!我以为,长坂坡上,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!”

    “是,是说得很清楚!那你为什么又要再来招惹我?!你既招惹我,不是说明你心中还有我吗?!”曹操失了控,紧攥住她的双手,将她摁倒在墙上。

    向夏天扭动着腰肢,欲挣扎反抗。听他这么一说,甚为不解:“我何时又去招惹你了?!”

    曹操自嘲笑一声:“赤壁之上,你舍身救我。如果你对我没有丝毫情意,你会这样做吗?!你这不是招惹我,是什么?!”

    什么?!原来

    原来在他心中是这样以为的,原来是他误会多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”向夏天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。她该怎么告诉他,她之所以会舍身救他,是因为历史不容许他断命在赤壁。而那日,他中的又是赵云设下的埋伏,她不那样做的话,赵云定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?嗯?你的武功我岂会不了解,我手下的猛将都奈何不了你,连许褚也对付不过身受重伤的你。你别告诉我,区区几个小将,也能让你受伤?你是故意的,故意让自己受伤,故意转移那赵云的注意力,好放我逃生。你不舍得见我死,对不对?你心里面,有我,对不对?”曹操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她。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的,曹操心中无比肯定。不然,他再想不出别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哼,你想多了。我之所以会出手救你,不过是想报长坂坡之恩。当年,我中伤你手下那么多的将士,你还能高抬贵手,放我和我夫君一马,我心中感激。而我夫君到底也是个心善之人,从不欠别人恩情,有恩定当还。我那样做,也只是替我和我夫君还你一个人情。不是舍不得见你死,也不是心里面有你的意思。而是,从此,我们互不相欠的意思,你懂不懂?!我和我夫君辅佐效命的是刘皇叔,曹刘两家势如水火,对抗多年,我会舍不得见你死吗?我不仅舍得,还巴不得呢!只是,以后我和我夫君还要处世为人,不想让旁人留下话柄诟病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账!”曹操双手直打颤,一把抓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事实即是如此,你——自作多情了!”向夏天睁大着眼睛,嘴角还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!你给我闭嘴”曹操似抓了狂,手腕上使着大力,狠狠地掐住她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小脸不多时便涨成了猪肝色,难看极了。慢慢地,她透不过气,头脑一片花白,耳畔旁也是嗡嗡鸣声。

    她痛苦地闭上眼,眉头也皱成一团,可是她的嘴角始终挂笑。

    她的笑,于曹操而言,是一种莫大的讽刺。她的笑,像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,是他自作多情,是他自负过头,是他用错了心

    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人家分明对他无意,他却将人家放在心尖上,猜解着她的每一个眼神与举动。而后还自信满当,以为人家也对他有心,以为他们是情投意合。虽然后来她嫁作人妇,可这也并不妨碍她心中有他,惦记着他。再者,谁还没有年轻看走眼的时候,尽管那个赵云确实是个人中龙凤但是他认为,世上再无男子可与他并肩。即便是赵云,也稍逊他一筹。兴许也是那赵云对她情意太甚,她招架不住也说不准呢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曹操自以为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曾抱着这些想法,夜里都在做着美梦。可是当这一切被打破,被揭穿,才知他曾经的这些想法有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她虽赤壁之上舍身救他,可她也曾为了那个赵云,长坂坡上孤身闯入他的营中,拼命厮杀以一敌五,只为保全赵云。不止是长坂坡上,还有博望坡上,她也曾为了赵云,一箭射穿他的手腕,那种痛他至今回想起来,都不寒而栗。最近又才听说,他们小两口一起出征桂阳,那种恩爱情状羡煞了好一帮百姓,从此民间夫妻皆以他们俩为表率。

    原来,原来她也曾为了赵云做了如此多她为他做得这一点点,比起赵云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我曹操自信一世,却在感情之上栽了个大跟头。其实那么多的事实都摆在眼前,也闻于耳中,为什么自己仍执迷不悟呢。

    究竟是我太过自负,还是我对你用情太深。

    曹操见她没了呼吸,惊了一大跳,忙将她松开来,为她拍着背顺着气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,曹操彻底慌了神:“来,来人快去,快去传太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向夏天突然转醒,大口吸着气。

    待稍微好过一些,她不屑地瞧一眼顶上的曹操。曹操也立刻换了一幅嘴脸,由担忧转为冷漠。

    “哼,我还以为你死了,你命可真够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。”省得她瞧见心烦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愿意留在这里,看你的死人脸。”曹操说话也变得不客气。

    他大步向外走去,他也怕自己继续留在这儿,不是她死在他手上,便是他被她气死。反正,总有一个要死。

    可是,显然自己是气得更严重的那一个。曹操心有不服,倏然想起了些什么,勾了勾笑容道:“忘了告诉你,我已经封你为‘夏夫人’,不日你便要被带回我曹家。并且,我会昭告天下。等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我曹操的女人,包括他赵云,我看那时你还嘴硬得起来吗。”

    他只说带回去,也不提迎,不提娶。虽说他在气她,实际上还是与自己赌气。

    难道向夏天真会在乎这些吗。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