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二十五章曹操内心的斗争,无冬无夏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妾身也只是听旁人说的。”卞夫人轻声回复,唯恐惹得他动怒,更不想让他以为自己是个善妒的女人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这后院嘴碎的毛病还是改不了,你随便听听也罢,莫要进了心里。”曹操努努嘴。虽然他不满后院的闲话多,但他也明白这是无可避免的。这后院多少空闲的女人,数都数不过来。她们整日里无事可做,如今他也难得宠幸后院,那些个女人只有八卦议论这一点乐子可寻。若要较真起来,这责任又该追究谁的呢,而且也显得他缺乏人情味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是,妾身明白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卞夫人转过身去,抹了抹眼角的泪,将那碗温热的鸡汤替他端来。曹操自然没有放过她抹泪的举动,望着卞氏的背影不禁出了神。她的体态不比年轻时丰腴了,相貌也不及当年之姿。这些年她随他辗转征战,迁徙居地,又全心全意为他打理后院,人早已苍老清癯了许多。她的步态蹒跚,背也有些佝偻起,还有那刺眼的白发,落在曹操的眼里,心中甚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见她缓缓向自己走来,他这才注意到,她的面上竟生长出如此多的斑纹,眉头上,眼角处,颈脖边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她怎么被岁月风霜摧残成这副模样了呢?仔细一想,原来她也有五十余岁了。她又曾为他诞下多个儿子,生育最小的儿子曹熊之时,又是难产,身子早已大不如从前,所以自然也要比寻常人衰老得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原来她已陪伴自己这么多年,可偏偏在此时感慨起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曹操的心中一阵矛盾,一边是共患难不离弃的夫人,一边又是恋恋不忘吸引着他的心爱女人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赤壁战败过后,他都未曾觉得有这么难过。这真是世界上最难的抉择,他心中这样想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夫君,夫君”卞夫人连唤着几声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嗯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夫君,给,温度正合适。”卞夫人恭敬地递给他,“夫君方才在想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没什么”曹操索性不再去想,随心吧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余光瞥见卞夫人正用期待欣慰的目光注视着他,曹操觉得如鲠在喉,他没胃口再下咽了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他这么做,对得起她吗,对得起被他休回老家的妻子丁氏吗。卞氏的委屈,何尝不是所有后院女人们的委屈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我曹阿瞒虽然素来脸皮不薄,但今时今日却觉愧对于卞氏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他挪开了碗盏,朝卞氏一笑:“夫人的手艺越发地好了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是吗?夫君不嫌弃便好,妾身以后每日都做给夫君吃。”卞夫人羞赧垂笑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好,只是你也别累着。”曹操握了握卞氏的手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卞氏痴痴地抬头望他,他已经许久没待她如此温存过。此刻她有十足的把握能挽留住他,但是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夫君,妾身见您有几根银发丝跑了出来,让妾身替您藏起来吧,以免妹妹见到会难过。”卞夫人搀扶着曹操坐下,布满茧子的手指细细别理着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夫人细心。”曹操心中感动,“她若能有你这份心便好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卞氏一提及向夏天,曹操的心思又飘到那座小屋去了。他虽亏待了卞氏,但他会补偿她。不仅将她供奉好,连带着她的娘家也要一并照顾周到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只是要他再对一位白发老妪提起男女兴致,实在是强人所难。人性如此,也不能怪他曹操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若能俘获佳人心,他甘愿背上负心汉的骂名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说来也怪,他身边的众位夫人已逐渐呈现出老态,可她还宛若早年风采,未曾变过。变得也是,更增添了几分韵味。那是妇人家独有的雍容韵味,不是他带给她的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想到此处,曹操的胸口堵得慌。不过那也无妨,他有自信,总有一日,他会再为她添上几分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妹妹她一定也有这份心,只是年轻羞于言表,不似我已一把年纪。”卞夫人微微叹息道,“好了,夫君。将这零星的几根银发丝藏好,夫君仍如当年英雄气概,俊朗夺目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说着,卞夫人递给他一面铜镜。曹操左右顾盼,不住地点头,以示满意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果然如卞氏所说,他年轻时的魅力还在。看来这也是天意,你不曾老去,而我也一样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全是夫人的功劳,多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我夫妇之间,何言谢字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夫人,那我我先去忙了。”曹操才被卞氏夸了一阵,此刻心中正飘然得意,等不及想让向夏天也见识下他的风姿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夫君,妾身还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卞氏趁热打铁,行大礼请求道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现在卞氏提什么要求,曹操都会乐得答应。只要不是无礼请求,不过卞氏也不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起来说,是什么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妾身斗胆,想替妹妹求个名分。虽说夫君对妹妹的宠爱最重要,可是名分终归是不能少。姑娘家最怕没名没分,夫君莫要叫妹妹寒了心。妾身再斗胆问一句,不知夫君预备何时接妹妹回府里住,妾身也好替妹妹收拾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卞夫人这一请可不简单,哪有女人希望自己的丈夫再接别的女人回家住,这不是又多一个人来分宠爱吗。虽说现在争宠的女人也不少,可眼下向夏天的风头正盛,如若将她迎回府里,岂不是更方便了曹操宠幸她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这些卞氏都考虑到了,可在她看来,这些也都不重要。曹操现在一门心思只放在她身上,即便她远隔千里,也不能阻挡曹操想见她的脚步。她住在哪里,都是次要。与其将她闲置在外,不如招她入了后院,使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活动,这样卞氏也能伺机而动。而且给她赐名分,迁居院是早晚的事,与其坐等曹操自己想起再去办,不如她来提醒,做一个顺水人情。这样一来,曹操也会另眼看待她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最主要的是,卞氏也想瞧瞧,究竟是何方神圣,引得曹操如此青眼。都说英雄迟暮,按理来说,曹操都这把年纪了,什么貌美之人没有见过,美色岂还能动摇他的英雄之心。看这几日,曹操对文案的批阅都变得草草,显然曹操将那名女子看得比政事都重要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卞氏甚至开始怀疑起,是她不了解自己的夫君,还是那位女子魅力太甚呢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夫人考虑周到,为夫惭愧。”曹操被卞氏这么一提议,心下立刻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之前因为向夏天对他的态度冷硬,他心中有气也不好受,便一直没想起过这事。他想,若是给了她名正言顺的位分,再将她迎娶回府,时日一长,兴许会受后院那些女人的影响,也会开始盼起他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曹操以为,这是个不错的建议,当下便吩咐下去:“诗经曰:‘坎其击鼓,宛丘之下。无冬无夏,值其鹭羽。坎其击缶,宛丘之道。无冬无夏,值其鹭翿。’这样吧,便封她为‘夏’夫人。至于何日将她接回府,这个先不急,容为夫思量再三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‘夏’”卞夫人喃喃着,“此一字,好哉妙哉。夫君如此器重妹妹,妹妹真是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这些事情都由你来操办吧,你办事,我最放心。”曹操搭了搭她的肩,欲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忽然又折回身,对着卞氏暖暖道:“夫人,明日得了空我便去看你。还有熊儿那孩子,近日身体可还好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有夫君的挂念,熊儿怎敢不好。”卞氏含笑,使他放心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曹熊是难产出世,生下来便知是个病秧子,养不养的大都难说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那便好,那便好夫人,我走了。”曹操挥甩袖子,大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卞氏望着曹操兴冲冲地远去,面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是一声叹息。里面包含着对曹操的无奈成全,对向夏天的嫉恨,对病儿的忧心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这一声叹息夹杂着太多太多,卞氏自顾吟唱起:“子之汤兮,宛丘之上兮。洵有情兮,而无望兮。坎其击鼓,宛丘之下。无冬无夏,值其鹭羽。坎其击缶,宛丘之道。无冬无夏,值其鹭翿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她曾是歌伎出声,深通诗经风雅颂。此句之意,她自是明白——无论寒冬与炎夏,洁白鹭羽手中扬。敲得瓦缶当当响,舞动宛丘大道上。无论寒冬与炎夏,鹭羽饰物戴头上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曹操是有感而发,他倾心仰慕那名女子,却不敢心存奢望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她没有想到,曹操居然会发出此种慨叹。那名女子,到底是何种人,连她那志比天高的夫君竟也有不敢心存奢望之时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难不成还是天上的仙子?!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任凭她是谁,以后总有逢面时。那时便能一见分晓,而她也要好好地会会她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卞氏对曹操的心事只了解了一半,还有另一半。他之所以赐给向夏天‘夏’字的封号,是因为,他也愿他与向夏天之间的情谊,能够冬夏常青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既然我们始于夏,便也一直停留在夏,可好?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旁的女子都会因为我赐给你的封号而酝酿思绪上半天,不知你也会不会如此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