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一十九章关平大婚上的意外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长子意味着什么?汉代世臣最看重长幼有序,嫡庶有别。他若是肯花些心思在文武韬略上,做个好表率,也能堵住那些汉臣的悠悠之口。省得那些汉臣天天在背后嘀咕着,他们曹家长出的公子哥都是些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从前有个曹昂,曹昂才是真真正正的嫡长子,也是他属意的继承人。可惜天不怜曹昂,才及弱冠之年,便为救父亲而殒命江河。每每想到儿子的尸骨要被大水浸透,被鱼儿吃食,曹操便感痛心疾首。幸好,后来有了个曹冲,曹冲是他最珍贵的宝贝,他一定要好好培养其长大成人,将来曹氏一族的担子便要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儿子是因为挂念父亲身体”曹丕被曹操呛得涨红了脸,想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却又被曹操驳回:“你老子的身体好着,不需要你挂念着。你若真体恤为父,便照顾好你的那些弟弟,尤其是冲儿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是,是”曹丕唯唯诺诺答应着,“那儿子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又是冲儿,又是冲儿,凡事都是冲儿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父亲的眼里只有冲儿吗?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曹操没有发现,自己的儿子在背转过身后,面上露出了一丝阴翳与凶狠的神情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待曹丕完全退出后,曹操似有心事,酝酿着开口问道:“这世间有神药吗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有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果真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果真。”华佗也有些好奇起,曹操为何问这个,“不知丞相需要何种神药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我需要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之后,刘备顺利收服四郡。零陵、桂阳、长沙、武陵,尽收囊中。不仅如此,黄忠、魏延等猛将也自愿归顺,刘备的势力进一步扩大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才举办完云天的亲事,不久便轮到了平儿与赵落。关、赵两家联姻,自然也举行得气派隆重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大婚这一日,赵落感激地拜别了云天二人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小女多谢义父义母大人的厚爱,定不忘自己永是赵家的人。”赵落行跪拜大礼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快起来。”云天将她搀扶起,“说什么傻话,今日你嫁给平儿,从此便是关家的人。好孩子,你有这份心,我和你子龙都甚感欣慰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义父祝愿你与平儿,夫妻和睦,顺心如意。以后,平儿会待你好的。”赵云也说了些体己真心话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拜别完毕。紧接着,赵落被八抬大轿迎娶进了关家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云天随后而至,与张飞同席共坐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三哥,怎么没见星彩?她没有来吗。”向夏天关心地问一句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张飞这也才发现小女不在身边,“咦?来了呀。彩儿刚刚还在这儿哩,怎么这会儿不见了。可能去找别的孩子玩了,应该在这附近。大妹子,你找彩儿有啥事吗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向夏天微笑示意,“没什么。只是近日未见,有些挂念星彩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说罢,她欲向外去寻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赵云正在与友人交谈,见她有所动作,将注意力转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娘子,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我出去转转,待会儿便回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好,那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嗯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今日在座的无不是亲朋好友,院子里边站着的也都是些熟人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向夏天在外边转了一圈,也没见着星彩的身影。她莫不是藏了起来,想一个人静静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罢了,正掉转回头。身后边突然出现了个人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那个男人笑眯眯地打量着她,“姑娘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是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我是糜家公子,糜良呀。你不记得我了?”糜良兴冲冲地自我介绍着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哦,原来是你。”向夏天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她道是谁,原来是因为调戏良家妇女,欺负百姓,而臭名昭著的糜大公子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这人可不是个好东西,他怎么会来找她,难道忘了上次被子龙教训得有多惨吗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姑娘记起我来了,姑娘好记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还不待糜良将话说完,向夏天先声夺人,冷笑着道:“糜公子,如今你父亲见着子龙也要礼让三分。虽说你父亲年纪比子龙大些,可到底他们也没什么辈分差。这样算来,那你得尊称子龙为‘叔叔’,尊称我为‘婶娘’。你还是依礼法来唤我吧,别一口一个‘姑娘’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同你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向夏天的语气中有些嫌弃,她情愿被喊得老一些。知道糜良为人的人,又听他这样热切地喊她,定以为他们俩之间有什么暧昧,总之对她名声有损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糜良一脸惊讶,又暗沉下去。哪有女人喜欢被往辈分高的喊,而且她说得不错。现今赵家如日中天,今日又将义女嫁进了关家。这关张赵三家都不是好惹的,以前他父亲的那点财力还能被人家瞧上眼,现在哪家不是黄金千万两的,谁还在乎稀罕他家那些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是婶娘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嗯,乖侄儿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向夏天不冷不热地回了句,见糜良咬牙切齿着,但又不敢发作,心里一阵暗爽。还是言归正传,他来找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事,向夏天的直觉告诉她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姑婶娘,赵云他不在吗?”糜良试探性地问一句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找子龙有事?还有,你这样直呼你叔叔的名讳,会不会有失礼数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糜良虽然早知道,向夏天也是个难惹的主,但没想到她会如此咄咄逼人,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侄儿找赵云叔叔也没什么事,只是问候他一句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哦,我会代你向他转达的。要是没什么事,麻烦你让开。”她自然不想看到他这种人在眼前晃着,碍眼又挡路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诶,姑”糜良脱口而出,将她拦下。却被向夏天恶狠狠地瞪了眼,立马改口道:“婶娘,我找赵云叔叔没什么事,但我找你有事。侄儿问你,你是不是在找张将军家的小千金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星彩,你看到她了?”向夏天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糜良心里一阵快意,他何止看到了她,他还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嗯,看到啦。”糜良暗暗得逞笑着,“方才我无意听见婶娘在向周边人打探小千金的身影,侄儿斗胆前来问一句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知道她在哪儿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知道,当然知道。我刚刚看见小千金哭着跑了出去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唉”糜良表现出痛惜的神情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哭了?糟糕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向夏天命令道:“你快告诉我,星彩跑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这,我也只看了个大概的方向。婶娘可是急着找小千金?不如我陪婶娘一块去找,正巧我也能顺便带个路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会这么好心?”向夏天满脸不相信地望着他,总觉得这其中有古怪。只是,具体哪里古怪,她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眼下她正担心着星彩,哪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了。何况,这糜良是没理由害小星彩的。至于她自己,她虽然与糜良有过节,不过想他也不敢胡来。上次的教训那样深刻,她不信他会记不住。而且他胆敢对她耍阴谋,那是不想他们糜家再有好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糜良这人也不笨,一眼便瞧出了向夏天心中的顾虑,叹息道:“哎唷,婶娘,您这是不相信侄儿了?今日这么多的人在场,上次赵云叔叔又将我打了个半残,你纵是给我熊心豹子胆,我也不敢欺骗您,不敢对您怎样呀。我这也不能算是好心,只是恰巧被我撞见了小千金,我也想到时候找到了小千金,去向张将军,当然还有婶娘您,邀个功。说来也是为了我自己,还有咱糜家。婶娘您不是不知道,咱家一日不如一日。若是哪一日真撑不下去了,还得靠张将军,还有赵云叔叔扶持一手呢。婶娘,您若是还不相信我,便也算了。您不担心小千金,我可担心着。您不去呀,我自个儿去找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话才说完,糜良便摆摆手转过身。他这一番话倒也说得有理有据,打消了向夏天心中的怀疑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好吧,我和你一起去找。若是找不见星彩,我便拿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向夏天撂下一句狠话,大步走出府院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糜良在原地忿忿,还拿他是问,好霸道的女人,也不愧是赵子龙的女人。待会儿,看你还如何嚣张地起来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?要我拖着你走不成。”自身前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女声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哪敢劳动婶娘大驾,侄儿这就来带路,给您指方向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二人向着城郊走去,向夏天始终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你确定星彩是往这边跑了?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郊外冷清荒芜,与关府热闹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确定,我清楚见到小千金向这个方向跑的。”糜良语气肯定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向夏天估摸着,星彩跑到郊外也不是不无可能。也许正如她所猜想,星彩是想单独静静呢。可是,这未免跑得有些远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哼,谅你也不敢骗我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那是自然”糜良阴险地勾一笑,“不信,你看那边。”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糜良朝着一棵大树指了指,定睛一看,小星彩正被粗绳紧紧捆绑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“星彩!”向夏天见状,立刻向星彩跑去,欲解救她。

    &bp;&bp;&bp;&bp;星彩见到了救星,大喊着:“姑姑!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