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云天大婚:子龙你想洞房吗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”赵云也察觉失态,尴尬地笑了笑。回过头见向夏天正瞪着他,赶快认错道:“娘子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向夏天又羞又恼,自个儿提起裤裙,潇洒地向新房走去。

    服侍的丫鬟们强忍住笑意,赶忙追上新娘子。

    “子龙兄弟,有了夫人,不要了我们这些弟兄啊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兄弟,俺瞅着你咋不愿意和咱们这些弟兄喝酒啊,该罚,要罚,必须罚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没有,好好好,罚,罚,我罚”赵云头昏脑涨地两边应付着。

    旁人都是拜完堂,夫妻一起送入洞房。怎么到他这儿,便成这样。

    不能送入洞房也罢,还得陪着这帮好兄弟喝酒,他的这些个好兄弟,哪个不是有些酒量的,有些不是酒量,甚至是海量。

    看来今日,他是逃不脱了,只得舍命陪君子。

    新郎官的心中也苦呀。

    良辰吉时是赶不上了,不仅赶不上,还生生拖到了午夜子时。

    宾客几乎散尽,赵云才得以脱身。他已经喝得醉醺醺,不知方向,还是在下人的指引和帮扶下,来到了新房。

    赵云推门而入,眼前虽是花糊的,但还是一眼见到了正坐在合窗前的美娘子。

    美娘子心知他会迟来,已经自己将红纱撂下。她坐在合窗的小桌前等候着他,小桌上正摆放着用一根红线牵连着的两葫瓢。

    待美娘子侧过身望他,他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赵云俯下身,一把抱住她,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:“娘子,今夜,你真的好美”

    向夏天连忙起身扶住他,语气里面难掩心疼,“怎么醉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见他脸颊酡红,喜服上红一块黑一块的,都是被酒浸渍的,还有浑身散布着浓厚的酒气。不用想也知,他定喝了不少于百碗的酒。

    赵云埋在她的颈间,黏人撒娇地往她身上靠,“没,还没醉”

    “还没醉?那便是还能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,能”哪个男人不要点面子,赵云含糊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将他扶入座,再与他对坐。

    “娘子”赵云痴迷地盯着她瞧,傻傻笑道。

    “子龙,这可是你说得,你还能继续喝,可不是我逼你的。”向夏天倩笑着,“来,我们还没有喝交杯酒呢。”

    不,应该是交瓢酒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同娘子喝。”男人呀,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喝了那样多,还要逞能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今日已经喝了那么多杯,也不在乎多这一杯。何况又是娘子邀请的他,他当然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说罢,赵云拿起小桌上的一葫瓢,向夏天也随之盛起。

    因为红线中间还打了个同心结,所以两葫瓢几乎是连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二人都倾身向前,朝彼此更贴近了些,贴近到甚至能感受着彼此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”他的嗓音颤抖着,静静地望着她,觉着世间最美好大抵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子龙,我也是。”向夏天扑闪着眼睛,有些羞赧。

    红火的新房,大红的喜袍,还有她的胭脂红与唇红,都让他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突然口干舌燥起,他想尽快饮下这瓢酒。

    二人交瓢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‘哐当——’一声,饮尽的葫瓢被赵云丢开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身旁,想将她抱起,却被向夏天的纤纤玉指抵住胸膛。

    赵云微微蹙眉,握过她的手:“娘子,我们说好了的,白天推了为夫,晚上不能再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不推。”向夏天勾着笑,“子龙,你想洞房吗?”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废话吗。

    这还用问吗。

    赵云心里一阵阵荡漾,却只能干看着。而且听这妮子的语气,不知道她想搞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“想。”他实诚地点头,并且身子向前贴靠,在她耳畔吐露着,“我要想疯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向夏天不得不承认,有一瞬间她也险些迷失。耳边是他的魅惑之声,撩人之语,眼前又是他俊逸的面庞,这要她如何不动心。

    赵云见她发着呆,嘴角得逞地上扬,正欲扑在她身上,不料这小妮子反应迅速。

    向夏天钻了个空子,身姿飘洒,从他的身下逃脱。

    “娘子”赵云幽怨地唤着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他急着想洞房,明明知道他等这一刻已经多时,小妮子越发地坏了。

    “不急,这样。”向夏天昂首挺胸地站立着,“想洞房,需打赢了我。”

    这算什么说法,只听过选官需要武试,怎么洞房也要过武试这关。

    “娘子,别闹。哪有洞房前还要比武的。”赵云虽然崇武,可是这也得看时候呀。这良辰吉时早都过了,剩下的时刻还不得好好珍惜呀。

    “没有又如何,我们做开创者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也站起身,看着她。看来妮子是认真的,难不成还在为白天的事和傍晚的拜堂赌气?

    唉,深知她的秉性,如若不依她,今晚是休想温玉抱满怀了,他也总不能来硬的。

    “好吧,娘子。我若打败娘子,便可如愿以偿?”赵云本想抗议,觉着这不公平。娘子的功夫,他是最清楚的,世间数一数二不说,在女子之中恐怕也是最强的。而今他又醉着酒,脚跟都有些站不稳,要打败娘子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他发现,他体内的酒性好像在慢慢解去。他的体力恢复了不少,头脑也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还有刚刚瓢里装盛的,不像是酒,倒像是药酒。

    看来娘子还是有心,还是牵挂心系着他。不过,这是不是也在暗示着他些什么?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可以重振雄风,与娘子比之一试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你若是能打败我,今夜凭君吩咐。”向夏天的这话让对面男子的眼里放着精光,“可你若是不能赢我,只得辛苦你忍忍了。”

    忍忍?

    忍是不存在的,忍是不可能忍的,绝对没可能。

    赵云被妮子挑衅得好胜心起,只待她话音刚落,便率先出手。知道妮子的花招多,他也不想与她纠缠太久,便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出招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