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零七章 等不及回去就成亲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我对不对得起兄长,不是弟妹操心的事,也不由弟妹说了算。我这么做,也是为了大家好,怎地就成了恬不知耻的小人。我是看重相信贤弟,才放心将嫂嫂交付给他。我这嫂嫂也仰慕中意于贤弟,何不成人之美。何况,我这嫂嫂姿色秀绝,温柔贤淑,勤劳能干,贤弟你不会吃亏的呀。”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若有了这层关系,那便是亲上加亲。从此,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赖上赵云了。赵范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深知自己不是个成材的料。日后降附于刘备,若是没有个强有力的靠山,定会被人排挤,是绝没有好日子过得。而这赵云,便是最好最值得依赖的靠山。

    “住嘴!一派胡言乱语。”赵云不堪再听,“酒席上,我已经明确表示拒绝,我相信你不会听不出来。赵太守,我知道你这心里边在担心些什么,今后只要你肯忠心效力于主公,没人会为难你的。话已至此,索性今日没酿成什么大祸,我也不与你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人家才刚刚投降,还是要留几分情面的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们走。”赵云牵起她的手,便要向外走。

    总不能见着就要到嘴的熟肉给飞了呀,这嘴上说得是好听,今后不会有人为难。可是世态炎凉,人情世故,谁不希望自家有一层强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赵范忙挡住去路,“贤弟,话说到这份上,我也和你坦白直说了。贤弟,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,纳了我这小嫂嫂,侧夫人还是妾都由贤弟你决定。你放心,我这小嫂嫂不怕会委屈,否则她方才也不会甘心侍奉你。而且刚才那么多人都见着了,贤弟你躺在我这小嫂嫂的床上边,他们要是传出去,我这小嫂嫂的名声难保,以后恐是再难嫁了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还是死心不回头,就要将这寡嫂送给赵云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己的事情。”赵云冷眼冷语,这种人不值得可怜。

    但是,出于君子风度,赵云还是冲着那夫人微微颔首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那夫人娇矜地垂下头,其实赵云这一和她道歉,她顿觉没那么委屈了,心中也已不计较了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夫人的娇态,内心有些不是滋味。但是她明白,也不能全怪她。毕竟她不是罪魁祸首,这也不是她的主意,说到底她也算是个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作孽,能怪得了谁,难道还要我们替你收拾烂摊子。”向夏天反击着赵范。又看向那夫人,说道:“你也别怨我们,要怨就怨赵范,谁让他自作多情和聪明。寡妇也未必难过,你看那《烈女传》所载之,只要你品行端正,一样能活得有意义。你可以选择替你丈夫守寡,当然也可以选择另嫁。如果你福气好些,遇到真心待你的,也不怕难再嫁。只是,子龙我是绝对不会让给你的他只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情难自禁地看向赵云。赵云听了这话,一扫心中的阴霾,甚是欢喜自得。他朝着向夏天展露笑颜,向夏天却撒娇似的推搡着他,好像还有点埋怨他,生他气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些话在赵范听来都是狗屁,对他一点实际性的帮助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赵云赵子龙,凡事都得听一女流之言,笑话!”赵范试图用激将法,压迫赵云承下亲事,“赵云,我再三好言相劝,你休要执拗。据我所闻,你不过带了两千兵马,你以为凭着这两千兵马真能与我抗衡吗。我之所以会降你,不过是看在百姓的面子上,不想让百姓们饱受战乱流年之苦。今日你若是不答允了这门亲事,便是要与我翻脸。”

    这人翻起脸来比翻书还快,赵范气得胡须岔起,脸也涨成猪肝色。

    赵云才不在乎与他翻脸,反正到头来吃苦头的是他,满不在乎地道,“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赵云拉着向夏天大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赵范还想再说些什么话发难他们,一旁的小嫂嫂已经看不下去,忙劝阻他。他这样威胁赵云收纳了她,不也是变相着求人家吗。关键是人家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根本不将此放心上。再说下去,也是无济于事,不过是自取其辱。这赵范怎么就这么想不开,看不透呢。

    屋门才被打开,伏在屋外的打手已经朝云天二人扑去。

    赵云似早有察觉,不待他们先动手,出击的拳脚已经撂趴了四五个。

    这时,向夏天也反应过来。好一个赵范,今日他们若是不答应,还不放他们走了是吗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几个,也想拦住我们?”向夏天冷笑道。

    下一秒,捆仙索挥出。一个蛟龙出击,倒下了一群。

    “啊”倒地的人痛苦地叫唤着。他们的体力和耐打性向来都是拔尖的,今日也不知怎地,被这小两口克得死死的。接下他们一击,便觉再难站起。这要是再接上几个来回,命岂不都没了,干脆装死过去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这些人已经没一个能打得。

    赵范在里屋听闻情况不对,怎么挨揍被打得都是自己人。他双手附在门边上,害怕小心地探出只眼睛来,想一瞧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赵云瞥了眼缩头缩脑的赵范,不屑地冷哼了声,“娘子,走吧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停住了片刻,她方才瞧见了赵云的眼神,自然也觉察到赵范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她俏皮地勾了勾笑容,佯作离去。

    赵范见他们双双离去,这才敢探出身子,晃悠悠地踏出门槛,见着这一群倒地的手下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这赵云果然是名不虚传,这就算了。哪晓得还有个这样厉害的夫人,难怪赵云会惧内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多想,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根银针,直扎赵范的额中心。

    “唔”赵范应声倒地,这就完了?当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赵范意识清醒着呢,只是浑身动弹不得。而且突然间,他全身上下无不痛起来。这痛里面还时而瘙痒,时而麻痹。这种滋味可够他受得了。

    小嫂嫂见状,赶忙跑上前去察看,慌张哭啼起,“弟弟,弟弟,这该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别,别碰我”赵范艰难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。他发现,别人要是触碰他的身体,这痛感会增加数倍。

    向夏天伏在暗中瞧得真切,见得手了,心情自是大好。她拍拍手掌,正要回过身去追上赵云。

    这倒好,一回身,便撞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子龙。”向夏天摸着脑门,惊诧道,“你怎么也还没走。”

    赵云无奈叹声气,点了点她的脑袋,“回头没见到你,就知道你这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。得逞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向夏天小脸骄傲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最厉害了。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赵云牵起她的手,还是将她握在手心最安心。

    “子龙,我这脑子里面想些什么,你真的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赵云,你逃不了的!”赵范费尽周身力气,朝天怒喝一声。紧接着,他露出狰狞一笑。

    深夜的桂阳城,冷觅安静,唯有几家灯火还在通明着。

    长街上,赵云一手扯着缰绳,一手揽着怀中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猜猜,我现在在想些什么。”向夏天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赵云见她这幽怨样,心中已经猜得不离十,轻笑道,“我猜猜。娘子已经拿了赵范泄愤,方才又劝慰着那位夫人,也已对那位夫人释怀。那么,只剩下我了。娘子心里面在怨我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我肚里的虫子,我想什么你都知道”向夏天不服气地嘟囔着。既然已被他猜中,索性大方承认,“哼,就怨你。这次我若没有跟来,今夜我若又没有跑出去找你,又没有迷路恰巧听见那两个小丫鬟的谈话,我还不知道你正被那位嫂嫂抱在怀。”

    赵云自知理亏也惭愧,静听她的责怪与教训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她便气愤,磨牙凿齿着:“我若是再晚些赶到,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赵子龙,你是不是还打算再给我搞来个孩子。我告诉你,有一个统儿就够了!”

    赵云忙忙解释:“没有,娘子冤枉。如娘子所说,眼下有统儿就够了。待来日,娘子再为我添上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别给我岔开话题。今日你若不说清楚了,明日回去我便带着统儿离家出走!”向夏天气呼呼,鼓着腮帮子。

    他要说清楚什么,他能说什么呀

    赵云仔细想了会儿,沉吟道:“娘子,刚才你也听到了,都是那赵范擅作主张。不过,我也有错,我不该醉酒大意的。幸得娘子及时赶到,娘子,我知道错了,今后不会再犯这种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疑惑,他的酒量一贯不错,怎地今日被这赵范给灌醉了。莫不是酒水里有问题?

    算了,这些也懒得再追究。还好,经娘子的妙手一解,他已经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哼,赵子龙,我要罚你,以后都不许再碰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这惩罚未免也太严酷了些,“娘子,这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呀?你若不答应我,便不是真心改错。”向夏天板着个小脸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娘子,我自当真心悔过改错。只是,这以后都不许再碰酒,有些为难我了。”这何止是有些,应该是十分非常太为难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”在向夏天发作之前,赵云率先抢答道:“娘子,你想。待我们成亲之时,我们需共饮交杯酒。待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满月,我们需代孩儿饮下满月酒。待我们的孩子再大一些,我们还要替他举办生辰酒。那时,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应该也要出世了。将来还会有第三个,第四个娘子让我从此不饮酒,委屈了我们的孩儿倒不打紧。只是这成亲之时的交杯酒,务须得同娘子饮下。娘子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哼说白了,还是贪酒嘛。”向夏天撇撇嘴,显然被他说得有些动摇了。又不甘心,想要逗弄下他,“不如这样,我们成亲之时,你以茶代酒。”

    光听着就觉很不是滋味,赵云委屈着脸,“好吧,一切尽以娘子言为先。”

    心中虽苦,能怎么办。是他犯错理亏,又不想惹得她有气,只得事事顺从,言言照办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他态度还算不错,想来让他以后都不沾酒,确实过于严苛。他们这些常年行军打仗的男人,这酒也是一种陪伴与慰藉。何况今后大小庆功宴,总不能都让他干坐着,旁人也会耻笑他惧内的,她当然也不想自己男人的脸上没有光。

    于是,也有松口的迹象:“咳咳”

    赵云听懂了这咳声之意,又明白这妮子素来傲娇,得找个台阶给她下,“娘子最好了,不会让为夫太为难的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赵子龙,事不过三,我且再饶你一次。但是,这惩罚还是不能免的。”向夏天顿了顿,“今后我若不在你身边,你断不可碰酒。若是情况不允许,你也万不能贪杯。我知道你们男人都爱酒,可是酒也容易误事,你给我小心悠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,娘子教训的是,为夫时刻铭记,一定做到。”赵云的保证让向夏天的心里得到了安慰。

    一阵凉飕飕的风吹过,向夏天向着赵云的怀里紧靠着。

    “娘子,可冷。”赵云关切问道,大掌包裹住她冰凉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”向夏天心不在焉地摇了摇脑袋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赵云见她想得出神,也不打扰她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听得向夏天幽幽地蹦出了句:“子龙,天底下的女人都喜欢你这样的吗。”

    从前有一个孙软儿,今日又有个明艳动人的年轻寡嫂。可以看得出,她们都对赵云有心。

    “娘子,莫要胡思乱想。”赵云语气有些不满,揉着她毛茸茸的脑袋,“她们都未曾了解过我,何谈喜欢。天底下唯有娘子最懂我,我也是最懂娘子的,所以我当与娘子为绝配。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不容任何人插进,也无人可以插进。娘子,此一生,只愿与你共白头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将他的手拿开,“你把我的头发都弄乱了,快拿开。我这是夸你,你还欺负我”

    嘴上虽是埋怨的话,心里可甜着哩。是啊,都这么多年了,他的每个小动作都和从前一样,都未曾变过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,还在担心瞎想些什么。向夏天觉得自己有些敏感贪心了,隐约叹了声气。

    赵云没有放过这声轻微的叹息,她还是不能放心吗。其实她的这种心情,他也能大概体会。他初梦惊醒,不知自己身在何方,见她一脸愤怒失望,他已经经历过两次了。每每他也心惊肉跳,他也后怕不已,他也担心自己再酿成大祸。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无力难过,他能感同身受,并且他相信,她一定比他还难受千百倍。

    终究是他不好,不能给她足够的归宿与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回去就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啊,什么?”向夏天愣了会神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是认真的。”赵云信誓旦旦,语气坚决,不容置疑与反驳,“回去就成亲。庆功宴,我们也不必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这这怎么行,有那么急嘛”向夏天被他突如其来的决定惊吓住,小脸羞红埋在脖子里。虽然之前也提过几次,但是这一次不同,向夏天感觉到了他的严肃认真与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赵云沉沉道。说不急是假的,像关羽、张飞,还有嵇风,他们的孩子都多大了。人与人不可比,这样一比,赵云心里面越发懊恼。也不禁反省起来,怎么拖延至今日,还没能将娘子娶进门呢。

    “可,可是这次出征你是主将,你若不参加这次庆功宴,会不会不太好”向夏天紧张地结巴起来。

    赵云考虑了会儿,“回去我会向主公与军师禀明情况,请他们做主,将这次的庆功宴与我们的喜宴一并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麻烦”到了这时候,向夏天反而变得不坚定,顾虑起这,担忧起那。也不知是害羞得,还是没有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赵云打断她的话,“娘子,我已经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等不及了,一定要答应他。

    向夏天悻悻闭嘴,明明今日受刺激的是她,怎么倒像是他委屈受气了。心中也不知是该欣喜还是疑惑,她悄悄地向头顶上瞥了眼他。

    恰巧赵云也低头望着她,向夏天怔住,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待她意识过来后,忙慌羞地低下头。好半天,憋出一句:“可不是我求你娶我的”

    赵云听闻,不禁摇头失笑道:“好,绝对不是。是我求着要娶娘子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的心里面一阵澎湃,幸福来得有些突然。她有些飘飘欲仙,情难自言:“那,那我们可说好了回去,回去就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