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零四章 前取桂阳,赵范邀请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唉”诸葛亮无奈叹声气,“是我失言惹得错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你这一失言,可搞得我心头闷烦。有错就当改过,你得补偿我。”向夏天揉着胸口,小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哦?你想我如何补偿你?”诸葛亮挑着笑容,问道。

    “简单。”向夏天摆摆手,“你答允我,让我一同去。我要一路看着他,心里才放心舒坦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,不可。”赵云先拒绝着,“娘子,路途风霜,你折腾不起。此去取桂阳,我当率众军,实在没法分心照顾你。何况娘子不是还要照顾统儿吗?军途劳顿,肩责重大,我不敢有旁的心思,娘子尽管放心在家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又不是没和你一同出征过,这都是借口。唯有统儿使我放不下心,但是不是还有月月在吗,她可以替我好好照料统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。”黄月英骄傲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若不带上我,那便是心虚了。”向夏天哼哼唧唧。难道真是不相信他,不过是担心他,想看好他的安危。他每一次出征,都让她提心吊胆。唯恐发生什么意外,受伤或是怎样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赵云拍拍大腿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诸葛亮瞧赵云无计可施,一脸纠结。心想着,也差不多了,“总是我失言在先。那好吧,便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过军师。”向夏天是得逞了,嬉笑拜谢着。

    “军师,这”赵云可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子龙勿忧。”诸葛亮安慰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怕再有什么变数,催促着要回府:“我和月月说好了话,子龙,你和军师应该也说完了吧。我们早些回去吧,别打扰了军师歇下,也不知道统儿怎么样了”

    她自顾说着,和黄月英打完招呼,便快步走开。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赵云心急唤着她。不过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少,“末将拜别军师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搭搭他的肩膀,使他宽心:“我这失言,对你而言,未必不是件好事。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好消息,诸葛亮的口气有些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点头,疾跑着追赶上去。路上,细细品味着军师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未必不是件好事难道军师是故意失言。

    城池下,两军对垒。

    赵云骑着夜照,立在中央。敌将也来势汹汹,轻慢蔑笑。

    两方主将驾马向前。

    “我乃常山赵子龙,来将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桂阳军前校尉陈应。”

    “赵范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赵太守,岂能见你等宵小之辈。”陈应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赵云耐着性子,好言相劝:“吾主刘玄德,乃是当朝皇叔。又是荆州旧主刘景升之弟,今与刘景升的嫡长子刘共领荆州。受吾主之意,特来抚民,你怎敢应战。”

    陈应神色傲慢,嗤之以鼻:“我等只服曹丞相,岂能归顺你家织席贩履的长耳贼呀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赵云脸色兀自一变。与这种人再做口舌之争,也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。

    夜照倏然驰骋起,银枪一出,陈应接了个猝不及防,战马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哼!”陈应啐了声,想来个反攻。

    长枪笔挺刺向赵云,只是还未能近得了赵云的身,在半空中便被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陈应大惊,望着手中已然分家的长枪。

    “陈应,这青釭剑你可识得。”赵云手持宝剑,目光灼灼,潇洒风发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传闻中削铁如泥的青釭剑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此青釭剑乃是长坂坡一战中,赵云从曹操麾下的佩剑将军夏侯恩手中夺得。

    “去换件结实的兵器来。”赵云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陈应心中一沉,早听说赵子龙的威名,如今他又有无上锋利的宝剑的在手。自己又岂会是他的对手?

    可是还是得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随后,手下将士又递来一把叉戟,“赵云,来呀。我们再战三百回合。”

    赵云像是听了个笑话,善意提醒着,“陈应,我这一生还未和人交战过三十回合。这三百回合,从何而谈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看招!”陈应生猛刺出叉戟。

    赵云轻而易举地躲过,再将青釭剑一挥。

    ‘哐当——’叉戟应声而裂。

    陈应见手中的兵器又裂成对半,懊恼一声,“嗨!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桂阳城的兵器都是些破铜烂铁吗。”赵云云淡风轻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是。再去换件结实的来。”卫义开怀笑着。他这一笑,身后的兄弟们也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看将军打架就是舒坦,就是爽快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也就是借着青釭剑厉害,这真本事是一点没有。”陈应不服气,呛着声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用青釭剑了。你再去取兵器来,我等你。”赵云倒也不怒,将青釭剑归鞘。

    陈应见赵云掌中握着银枪,一脸淡然,正静候着他。这心中对赵云,不由地生出几分欣赏与敬佩来。

    手下将士很快又递给他一双大板斧,陈应接过沉甸甸的板斧,心情仿佛也沉重了些。

    “来呀。”不比之前的嚣张,语气软下来了不少。

    赵云主动接战,才交手不过两个回合,银枪将板斧一挑,板斧脱离了陈应的手中,被甩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。”赵云手持银枪,一身傲骨,“我可以等你,再换件兵器来。”

    陈应默不作声,深明即便是战上一天一夜,都不会是赵云的对手,换多少件兵器也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手下将士胆怯地再递上一把大锤,陈应侧眼瞥了下,犹豫了会儿,还是接过。

    这会儿赵云还是有意让着些,待陈应率先出击。

    大锤猛攻向赵云,赵云一个闪身躲过。再来个反守为攻,银枪刺出,缠绕上大锤。

    眼见着又要故技重施,这陈应怎么就是学不乖呢。陈应的手下内心都在替他着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大锤再次被挑飞。

    掌中兵器不见,陈应已经无心再战。驾着战马,狼狈地逃开。

    赵云见状,也紧随上前。

    二人战马的飞奔,弥漫起一阵尘土。待尘土消散,已经不见了二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向夏天蹙了蹙眉,想要拉开缰绳,上前寻去。她女扮男装,所以倒也没人识出她来。

    赵云始终不放心,将她紧紧带在身边。他若不在,也会由卫义看护着。

    卫义察觉向夏天的小心思,忙按住她:“仙姑,你放心吧。那人根本不是将军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仔细想想,也是。她的担心应该是多余的。何况即便她追上去,也未必会帮得上忙。

    两军静待了好一片刻,皆驻足眺望着二人消失不见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那儿传来了一阵动静——

    定睛一看,赵云驾着夜照缓缓归来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没事吧。”向夏天忙驾马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那人奈何不了我。”赵云回之一笑,且让她放心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刚刚追过去,发生了什么吗。”卫义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赵云简单解释着,“也没什么。我将他击落马下,放了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你怎么放过他啦?他刚刚可还瞧不起将军你呢,还辱骂主公是织席贩履之辈。”卫义忿忿地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他虽话语粗鄙,不堪入耳,骨子里倒也是条汉子。而且杀他,于我们也无益。”方才赵云将他打落马,他也不曾求饶,只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让赵云杀了他。不过最终,赵云还是放了他。

    “好吧”卫义感到可惜,他不懂为何无益。在他看来,分明是有益处的。杀了这桂阳城的一个军前校尉,给这赵范来个下马威。说不定赵范会因感到畏惧可怕,而乖乖投降献城。

    他不懂,向夏天却懂。

    “子龙是英雄相惜,仁义爱民。说到底,这陈应也是桂阳城的子民。”向夏天微笑着,与赵云相看。

    “娘子知我心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是谈笑风生,敌方可就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见唯有赵云支身归来,他们的主将多半是殒命了。本来都打算就地散去,回去再向太守发丧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好像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“陈将军回来了!”有人高声欢呼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真的!陈将军他没有死!”

    只见陈应灰头土脸地牵着战马,一瘸一拐地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手下将士忙簇拥上去,牵过他的战马,再将他一路相扶过来。

    “陈将军,你还好吧?赶快传军医,快!”手下人忙活着。

    陈应却突然摆手打断,面沉如水,回头相望着赵云。

    恰逢,赵云也正望着他。

    陈应有些艰涩开口,“你赢了,我服你了。”

    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之后,桂阳城内传来投降的消息,据说是陈应带着一干将领胁迫太守赵范投降。这赵范倒也是个明白人,深知如今的桂阳城若敢与刘备的军队对抗,那不过是以卵击石,迟早是要败的呀。一个赵云尚且使他们束手无策,无力反击,还有那未曾谋面的关张,又该如何应对,到头来苦得还不是桂阳城的百姓。

    这陈应的办事效率也真真可以,白日赵云一行人还被拒之城外,夜里便被迎进了城内。

    同时,赵云受到桂阳太守赵范的邀请,共同饮酒议事。为表诚意,双方皆独自前聚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