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二百章 保住孩子,祸福在我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肯说?都这个节骨眼了!”向夏天急得眼睛都泛红,“是谁白天在院子里,言之凿凿和我说‘做母亲的不都是为了孩子’,你就是这样为了孩子的?你知不知道,再晚一些,你可能会有血崩之势,你会失血而死的!孩子迟迟生不下来,也会闷毙在你腹中!孙软儿,你快说啊!”

    孙软儿听闻,眼神聚焦了些许,看样子有所动容。

    向夏天继续追问道:“你不是早产对不对?你是足月生产?”

    孙软儿深吸一口气,闭了闭眼。再睁眼时,眸中有光亮闪动,虚弱道:“果然,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?那这孩子”向夏天怔了怔,不敢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孙软儿似费了好大的一番力点点头,“事到如今,也瞒不下去了,如你所想。”

    突然,她猛地抓住向夏天的手臂,挣扎着要起身,恳求的目光注视着:“求求你,一定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。这孩子不是将军的,你可以放心救他,救我的孩子求你了”

    “即便这孩子是子龙的,我也会尽力救他保他!该放心的人是你才对!”向夏天大吼出声。

    在外边同稳婆商量的赵云与黄月英,听到下人的惊叫声,还有向夏天的嘶吼声,忙进屋察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孙软儿的床榻旁林立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幼子无辜,我一定会尽力。”向夏天安抚着她,“可是,为什么会这样”

    明明已经足月,为什么迟迟生不下来。

    这其中一定有秘密。否则她怀有身孕的月份不可能瞒过替她诊断的大夫,否则白天在院里她也不会说出那种话。

    孙软儿明白她心中的疑惑,她瞧了眼向夏天身后的赵云,见他也正关切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满足了,这一生她都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是藏月药。”孙软儿孱弱吟吟,“我曾服用过此药,它可以隐藏我身孕的月份。我已经怀胎九月了,我预感这孩子等不及了。所以今日去到院子之前,我也事先喝下了助产药,本想嫁祸于你,但是你很聪明。我对不起你求你务必要保住我的孩子啊”

    孙软儿剧痛无比,手指狠劲地抓挠,“孩子明明也想出来为什么”

    向夏天的手臂被抓出血痕,却丝毫不觉疼痛。她的这点痛与孙软儿相比,不过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“藏月药藏月”向夏天痴痴地呢喃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这孩子不是赵子龙的!”黄月英厉声喝道。其他的也许她听不明白,但这一点她还是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赵云皱了皱眉,他也不在状况之中,却也听出来了这孩子不是他的。这是怎么回事,他该感到庆幸还是些许失望呢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怀着各自的想法。

    倏然间,被向夏天一声打破:“月月,你先以针灸替她止住血。我去想办法,你坚持住等我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一句是对孙软儿说得,孙软儿苦笑点了点头。她开始后悔了,后悔曾做过那么多错事,后悔一直伤害的人是这么善良温暖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也放心去想办法,我会努力稳住她的情势。”此刻,黄月英也不计前嫌。

    言罢,手持几枚细细银针,不由分说地在几处重要穴位上扎下。

    孙软儿的痛苦减去了许多,身下的血也似关闭阀门,止住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孩子,我的孩子”孙软儿担忧地呢喃着,目光无神痴痴地望着天花板,手掌温柔地抚摸着肚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,所有人的内心都悬挂煎熬着。

    黄月英守在床头,紧盯着孙软儿的状况。赵云时而焦虑地来回踱着步,时而伫立思考着。稳婆隔空安慰着孙软儿,替她打气,让她别想不开,一切都会没事的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总算听闻有动静。房门被‘吱嘎’打开,向夏天放慢着脚步,朝他们走近。

    孙软儿像是听到了希望的脚步在慢慢靠近,侧过头去望她,却见她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难道她也没有办法吗。

    黄月英让开,将位置留给向夏天。向夏天咽了咽口水,开口道:“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,连你也”孙软儿面如死灰,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向夏天知道她想说些什么,先使她放宽心,“办法不是没有。只是,这藏月药乃是禁药。它虽能隐藏你身孕的月份,却也抑制了你肚里孩子的生长。再加上你怀孕期间,情绪不稳定,常动肝火,这对孩子也有影响。孩子没能得到足够的营养,你又接连服下助产药与催产药,这是逆行而为之。孩子在你体内有所虚缺,这样子即便生下来,孩子也会也会早早夭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夭寿?”孙软儿似听到了惊天般的噩耗,“不要,不要我要我的孩子好好活着,求求你帮帮我的孩子,你有办法的对吗?你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为难地瞧了她一眼,抿了抿嘴,还是如实告诉了她:“不错。眼下唯一的办法是,集聚你所有的精血,尽数补充给孩子。孩子得到了滋养,便也有了生机,有了力气。只是这样,你,你会”

    将她的精血全部输送给孩子,她自然会没命活了。向夏天不忍心将这话说完。

    “我会死的,对吧。”孙软儿一脸泰然,“我早已将生死看淡,不然也不会冒险服用这药。只是不知它竟也会害了我的孩子我只要我的孩子能够好好的,即便拿我的命换他。你赶快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孙软儿闭上了眼睛,准备迎接死亡的宣判。她只知服用这藏月药会对母体有损,生产时会异痛难忍。殊不知也会对子体有害,若是知道会如此,她还会冒这个险吗。她扪心自问着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她没有选择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保全孩子。自始至终,她所做得一切,不都是为了腹中的孩子吗。

    死,又何妨,有何畏惧。

    “早知你会是此答案,其实”向夏天想告诉她,她若是肯早些与她坦白,还是有机会的。无需用母体的精血供给,每日用牛羊的至纯至净的乳血代替。可是如今,晚了,都晚了。

    思想一下,还是作罢。何必徒增她的伤感与悔憾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便动手了。月月,你留下来帮我。”向夏天安排着,“你们都出去吧,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将下人和稳婆都打发走了,赵云还想留下来陪她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也出去等。待在这里,有诸多不便。”向夏天坚持。

    赵云也不想妨碍她们,面沉点着头,“娘子,我就在外边候着。有事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向夏天应着声。有什么事能找他呢,不过是让他图个安心罢了。

    屋内只留下了她二人。很快,二人便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小桌上摆放着向夏天自制的酒精灯,炽热的灯上烤炙起银针。

    黄月英发现她握着银针的手在微微颤抖,心中知会了一二,问道:“你,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顿了顿,沉思了片刻。随后迷茫地摇了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但祸福皆在我,非在天时事在人为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句话,黄月英的手搭上了她的肩,“祸福不全在你一人,还有我。我们尽人事听天命吧,总之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明白,她心里的压力大,她的手上牵连着两条性命。

    希望,能顺利吧。

    工具准备妥当,要开始动手了。

    帷幔之下,隐约可见孙软儿的身躯。她正安详地躺着,仿佛接下来等待她的不是噩梦,而是重生。

    “你负责下边,上边我来。”向夏天分工着。

    集聚全身精血,身上的任何一处穴位都不得放过。

    黄月英郑重其事地点着头,与她相看一眼。

    二人手秉银针,在孙软儿的身体上挥落着。她们手法娴熟,对各处穴道又知之甚详,又为求孩子的性命安全,手法迅疾而准确。

    时间悄悄流逝,很快,孙软儿的身上布满了密麻的银针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全部的穴道都已经扎上了银针。来到了最后关头——

    向夏天手持着最后一根细针,而这一针的最终归宿是在名为‘气海’的穴位。此穴在母体肚脐的稍下半寸,但凡此针落下,母体的精血便会源源不断地流输给孩子。

    是母体的终结,却又是子体的新生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还真有些难下手。向夏天犹豫了片刻,面上的汗珠沿着脸庞轮廓滴下。

    黄月英替她将汗珠擦拭去,又握了握她的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向夏天侧视着她,看懂了她眼神的意思,她相信她能做到。

    好吧。箭在弦上,一定要发。

    ‘呲——’银针落下,发出轻微的一声细响。

    孙软儿倏然睁开了眼,痛苦地尖叫着:“啊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