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九十八章 心有答案,药膳有毒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黄月英不接话,好像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诸葛亮瞥她一眼,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我在想其实让张翼德知道也未必不是件好事。他爱女心切,若是知晓星彩与平儿彼此喜欢,会促成他们也不一定。”天下的父母不都是为了子女打算,张飞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自然不想见她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她也有些困惑,关张二人的关系自不必多说。按理说,这俩小年轻能走到一块,应该是件喜上加喜的事。可是现在看来,却并不如此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为什么,难道这其中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可。”诸葛亮摇摇头,“你以为他们的那些父辈当真不知此事吗。他们只是在装聋作哑罢了,他们也有自己的打算”

    打算?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黄月英还想再问下去,却听前面有女人尖利的叫声。

    前面有状况!

    诸葛亮与黄月英相视一眼,循着声音加快步伐,来到了一处凉亭。

    原来是孙软儿发出的叫声。

    孙软儿脚下一滑,踩空阶梯,向后倾倒去。与此同时,她还伸出手抓住向夏天,想将她一起拉下。

    身旁的小星彩早已惊吓得面色苍白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黄月英飞奔过去,想要将向夏天拉回。

    可还是晚了稍稍,眼见着二人要向下摔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向夏天早有戒备,还是反应迅速,她反被动为主动,被孙软儿抓着的手臂突然抽出,再反手握住孙软儿的手腕。腕上一使力,将孙软儿拉扯回来。

    孙软儿到底还有个大孕肚,向夏天有些吃力。好在黄月英及时搭了把手,将向夏天稳稳当当地扶住,孙软儿也因此得救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黄月英关切地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还好吗?”小星彩也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相隔一段距离的诸葛亮也欲小跑上前来关切一番。方才的画面将他看得一阵心惊肉跳,奈何他只是个玩笔杆子的,根本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向夏天摇了摇头,黑沉着脸,一手掐住孙软儿的脖子:“孙软儿!我会伸手救你,是因为你肚里的孩子姓赵!你最好给我平安产下。你平日里算计我倒也罢了,竟还敢对军师下手!我警告你,军师你动不得!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军师。不仅是军师,我身边的人都一样!”

    孙软儿涨红了脸,挣扎着拍打向夏天的手臂:“唔”

    “你胆敢再动歪心思,我能救你的狗命,也能轻而易举取你的性命!你听好了没有?”向夏天目光凶狠,腕上再发力。

    孙软儿想点头求饶,但是被禁锢住,动弹不得。只能艰难苦苦出声:“知知道”

    向夏天这才松开了她,将她的脸甩至一边,她厌恶极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杀了她!

    明明知道图画的事是孙软儿做得手脚,她险些害死了军师,也差一点让她坠入地狱。

    这种人留着终会成祸害,最后一点怜悯之心也消散全无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,都是看在孩子的份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你给我滚啊!”黄月英怒气腾腾,朝着孙软儿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孙软儿捂着被掐得生疼的脖子,喘着气,深意地瞧了眼向夏天,仓惶走开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会相救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是故意的。她挺着个大肚子,走路会如此不当心吗,我刚刚也都看见了”黄月英嘀嘀咕咕,和星彩二人伴在向夏天两侧。

    诸葛亮本意迈出的脚步,在某一处顿下。他想,他上次疑惑的问题——将来若一日他的抱负与她的使命冲突,他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得到了解惑。

    在今夜,庆功殿旁的小凉亭。

    此后的一段时日,各人都过上了风平浪静,和谐安宁的生活。

    某天,小阮代孙软儿来向向夏天请安。孙软儿的肚子已经隆成球,行动多少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夫人,孙夫人着奴婢来向您问一声安。愿夫人身体康泰,顺遂心意。”小阮拂身施礼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向夏天心不在焉地应声。

    她正忙着翻阅医书,哪有闲心理会这些虚情假意的话。

    余光瞥见小阮杵着不动,向夏天这才抬头看了眼,“心意我领受了。你回去告诉她,如今她怀的月份大,凡事都要注意些。身子不便,这请安也可以免了,你也要将她照顾好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代孙夫人谢过夫人,多谢夫人的体谅与关心。”小阮再行一礼。

    这敷衍的客套话也说完了,小阮仍没有离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事?”向夏天挑挑眉,奇怪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孙夫人近来胃口不佳,又听闻夫人您精善医术,想请您帮忙调制些开胃的药膳。”小阮埋头回禀着。

    “这都多少个月了,胃口怎么还是不佳。”向夏天蹙眉。头几个月,孙软儿害喜害得厉害,人几乎又清癯了不少,除了隆起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您是知道的,孙夫人她向来体质弱。”小阮匆匆解释着,“孙夫人说外面的那些大夫开得药帖都苦得很,难以下咽。夫人宽柔善良,医术高明,与外面那些只认铜钱的平庸大夫不同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闻,不禁冷笑声。这马匹倒是拍的须溜,脸皮也是厚的可以,现在想起来要她帮忙了。

    “她就不怕,我会毒死她。”向夏天玩笑着调侃句。

    小阮脸色一变,结结巴巴道:“不会,怎么会孙夫人她若是不相信夫人,也不会请夫人您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向夏天提了提声调,打量着她,“我知道了。待我调制好,我会命人通知你们的,你回去复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劳夫人了,奴婢告退。”小阮逃也似的离开。

    向夏天望着她慌张的背影,陷入了一阵思考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孙软儿是不怀好意呢,难道又想耍什么花招。还有上一次在凉亭,如月月所说,她会是故意摔倒的吗。

    若真是故意为之,那可有点意思了。

    想着,向夏天拿过一片书签夹放在医书中。随后直起身向厨房而去,调制药膳她自然拿手,她且要看看这孙软儿唱的又是哪出。

    吹过一阵风,翻起了医书。书签后的一页,纸上明晃晃的三个大字——“藏月药”。

    藏是隐藏,月是何月。

    翌日,小院之中。向夏天悠闲地坐等着,身后随侍的站立成一排,石桌上摆放着两壶药罐,药罐旁边装盛着两小碗刚熬好的药膳。

    少时,孙软儿在下人的搀扶下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“妾身拜见夫人。”孙软儿艰难地蹲下身。

    “你来得还挺快。”向夏天没有让她起身的意思。

    孙软儿颔首回复着,“夫人传召,妾身不敢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听服侍你的人前来禀报,说你胃口不佳。怎么,身子不适,要我替你把一脉察看一下吗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为何,向夏天总觉得孙软儿怀着的孕有些蹊跷。但具体说哪里蹊跷,她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烦劳夫人了。”孙软儿婉拒着,“是这样的,妾身一到此时节,便有些茶饭不思,从小到大都是如此。妾身自己少进些食倒也无妨,只是怕饿损着孩子。做母亲的还不都是为了孩子,若不是因为此,妾身也不敢劳动夫人大驾。”

    说着,孙软儿慈爱地抚了抚肚子。

    这举动看在向夏天眼里甚为刺眼,不耐烦地摆了摆手:“好了好了,你起身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夫人。”孙软儿在下人的帮扶下站起身。

    只是蹲的时间有些久,双脚难免乏力,险些没扶稳。

    “才这么会儿,你就不行了。”向夏天讥讽道,“看来你身子确实弱,这药膳你也得多喝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谨听夫人教诲。”孙软儿眉眼柔柔,似有笑意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也不再与向夏天多搭话,迫不及待地走向石桌旁。

    见着两碗药膳,一时有些拿不定,“夫人,这您准备了两份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眼睛又没瞎。”向夏天白了眼她。

    孙软儿被呛得哑口无言,还想再问下去,但是显然人家分明不愿搭理她。只是这两碗药膳,她该选哪一碗呢。这片刻间,她还真有些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于是,她看了眼向夏天,见她正低头把玩着手指。

    孙软儿无声叹了口气,从中挑选了一碗,端起正要向嘴里送。

    突然,听闻向夏天一声:“别喝!有毒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孙软儿大叫,吓得手一滑,打碎了药碗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您这是何意。”孙软儿惊惶地质问着,“您这是要害死妾身,和妾身这肚里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这么激动,也别急着胡乱给我扣帽子。我要真想害死你和你的孩子,我还会告诉你这药膳里边有毒吗。”向夏天冷冷出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究竟想做什么。”孙软儿诧异又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想做什么?”向夏天反问着,“很简单。我想看看你在搞什么花样,所以我特地准备了两份药膳来试探你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