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九十七章 断绝关系,承下亲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我看这心之所系不止是家国大事,还有别的心上女子吧。”不知是谁,玩笑似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大伙儿邪咪咪地捧腹笑着,不将这句玩笑话放在心上。可是有些人却听了进去,比如关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些。

    “各位叔父们多心了。”关平苦笑着。再抬头直面高堂上的刘备,神情认真,语气坚决:“主公,容侄儿说句心里话。侄儿曾下定决心,今后所娶女子定要是心爱之人。正如子龙叔叔与夏天姑姑,两情相悦,始终如一。侄儿与那赵姑娘都未曾谋面,何来的感情。即便有夫妻之名,却也恐难有之实。侄儿不愿耽误那赵姑娘,还请主公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刘备有些为难。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更何况是说媒联姻这种大事。

    “平儿!”关羽不满一声,似是在警告他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的子龙叔叔与夏天姑姑两情相悦,始终如一,可是这子龙不还是娶了别的女子嘛。”又是糜芳在多嘴,“可见这男女之情薄如纸,不可靠。娶谁不是娶,你先将这个娶回去,日后若碰到中意的,纳作侧室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说法,堂上有些人认同,有些人可不敢苟同。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此言差矣。”黄月英站出来反驳道,“好男儿不仅表现在驰骋沙场上,私下为人处世如何,也极为重要。我看平儿这孩子倒比你这活了半百的人悟性还要高些,平儿不愿做那薄情寡义,花花肠子的公子,只愿求得心爱女子厮守,这有何不好。我这心里面倒对平儿生出几分欣赏,我料他必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也不错。”听者的立场总是摇摆不定的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你说是不是?”黄月英得意地询问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含糊其辞地应着,她心中自然一百个赞同,一千个赞同。可是面上不好多言,毕竟还要顾及着二哥关羽。

    “我和云长估摸着,你听到这个消息应该会很欣喜,也会同意,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便也擅作主张替你答应下了。现在要去回绝人家,影响恐怕不大好”刘备揪着小胡须,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这定下亲的姑娘再给人辞了,传出去对姑娘的清誉终是有损。两家又有亲,这样做更显得不人道。

    关平见刘备有所动摇,欲出声再劝解着。

    关羽却先他一步,言凿有力:“平儿,莫要叫主公难做人!主公与为父都是为了你好,你却百般推诿,不肯领受!你的眼里可还有主公与为父?!今日你若是还顾念你我的父子之情,还有你与主公的君臣之情,你便答应下来。否则休怪为父翻脸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哄闹的堂上瞬时静默下来。旁人都不明白,好端端的一件喜事,怎地云长还发起火来。

    也着实是难为了关平。一边是心爱女子,一边是父亲与主公

    “平儿既然不愿,云长又何必强他所难。我瞧着平儿年纪还小,晚几年成家又有何妨。想当年我与平儿一般大的时候,还在河塘里抓鱼,泥地里打滚,园地里种菜,哪会为这些事操心。儿孙自有儿孙福,插手也无益,还是顺遂自然。”赵云出声相助关平。

    紧接着,诸葛亮也来帮忙:“子龙说话还是含蓄。这般年纪确实还不该为这些事操心,可是说到底是还没遇见淑人罢了。一旦遇见,还会不动成家的念头吗?子龙,这个你应该最深有体会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见笑了。”赵云羞赧抿笑。

    “若非相爱之人,便易产生嫌隙。如此,哪敢放心将家事交与旁人打理。而且碍于那些个虚名,只得相敬如宾,以礼待之。家里像住着个生人似的,想想便觉好不自在,心中不痛快。”诸葛亮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在座的各位有些人真真是感同身受,不住地点着头。关平感激地看一眼赵云与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意已决!这说到底是关某的家事,虽说关某与各位情如亲兄弟,可是亲兄弟也有明算账的时候,容不得外人说三道四!平儿,今日你若不答应了,为父便与你断绝父子关系!”关羽气势汹汹地说完这番话,全然不顾赵云与诸葛亮的面子。他素日里便看诸葛亮不爽,与赵云再亲也亲不过刘备,而且想到之前关平与星彩的事也有子龙夫妇二人撮合的份,这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关平难以置信,激动地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我的父子情分是止于今日,还是绵长将来,全凭你决断!”关羽疾言厉色,使人畏惧又有些心寒。

    苦苦恼纠了好一阵子,关平朝着关羽磕头,嗓音间微颤抖:“父亲待我视如己出,又常教我武艺。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我怎能行大逆不道,不孝不敬之事。但凭父亲做主!”

    “如此,甚好。好孩儿,起来吧。”关羽捋髯眯眼,满意地点头。随即又朝刘备抱一拳,“主公,吩咐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便挑个好日子,给人姑娘家送去聘礼。至于这成亲一事,倒也不急在一时。战事初平,接下来还有些事要计划准备着。”刘备交代着。

    关平伤心落座,似丢了魂般,坐在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刘备瞧在眼里,思量了番,开口宽慰着:“平儿贤侄,你若有了别的心上人,不妨告诉叔父。叔父再去向你说个媒,你将那女子纳作妾室,也是一样的,这好事也成双成对嘛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美意,侄儿感激不尽。只是,不必了。”关平失魂落魄地推拳。

    即便她舍得为妾做小,可是他又舍得吗。而且她还小,他不想让她早早地承受旁人非议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安静地与她在一起,怎么会这样难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刘备悻悻一笑。想起来了些什么,又对着赵云说道:“对了,子龙,有一事想与你商量。那姑娘与你同姓同宗,她父亲逝世,如今仅靠他兄长一人支撑偌大的家业,实在有些乏力。他的兄长不愿叫他妹妹日后吃苦,想将他妹妹归在你的名下,让你收其为义女。平儿是云长收作的义子,如今你再将那姑娘收为义女。这两个小年轻都是‘义’字打头,实乃绝配,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。你看如何。”

    这等小事,放在平常,他一定爽快地应下。可是今日一个个的也不知道怎么了,赵云也像是在和谁怄气,闷闷道:“收为义女?我倒是没什么。只是夏天容貌轻清,将来那姑娘要唤夏天一声‘义母’,有为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诶,无妨。旁人只会夸夏天妹子年轻貌美,子龙你是好福气,哪会在意这些。”刘备大气拂拂袖。

    “子龙,说来那姑娘也将是我的儿媳。这点小忙,你不会不肯帮吧。”关羽缓缓沉沉道。

    赵云还想再说些什么,被向夏天抢先一步:“二哥多心了。举手之劳而已,子龙和我怎会不肯。”

    只是心中不大乐意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备笑盈盈,“那便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分明是敲定了件喜事,气氛却还不如方才,丧着脸的人愈多了些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神不定地酌了一口酒,抬眼瞥见星彩已经干下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彩儿,你还小,怎么将酒喝得这样急。”张飞心疼出声,询问着,“怎么了,不高兴?”

    星彩蒙头不语,只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子龙,我出去醒醒酒。”向夏天故意提高声调,随后起身看向张飞那边:“星彩,要不要和姑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依旧不闻星彩发声,她一言不发站起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跟去看着她。”向夏天见状,也着急紧随上去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一切小心。”赵云嘱咐了句。

    “这姑娘家的也不知是不胜酒力,还是有心事”不知是谁调侃了句。

    张飞虽心宽不敏,听得此话,心中也生出了些想法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会儿,都不见二人醒酒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回来,俺去瞧瞧。”张飞嘀咕着,按捺不住性子要向外探身。

    “翼德,不必麻烦了。正好我也有些醉意,想去外边吹吹风,顺道寻寻她二人。”诸葛亮拦下张飞。

    “这”张飞还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翼德,来,你还没和我喝几杯呢。”赵云在一侧帮着忙。

    张飞听见喝酒脚就软了,想了想有夏天妹子在旁应该不会有什么事。便也宽心了,“好,喝几个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在黄月英的搀扶下离席,漫步在夜色小道中。

    “那俩孩子是不是有什么事。”黄月英自然是指平儿与星彩。

    诸葛亮轻笑道,“能有什么事。不过是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下可难办了。看张翼德的样子,他好像还不知道。”黄月英沉思着。刚才她在席上见众人的反应,心中便了解七八分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知道,最好也别让他知道。”不然他也不会佯作酒醉将张飞拦住。若是让他听见夏天与星彩的谈话,那可不好了。为了小辈们的事,关家与赵府已经生出点嫌隙,难不成还要再拖人下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