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九十六章 好戏不断,关平亲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旁人不知这画有多重要,唯有他们几个才晓得。

    “妾,妾身”她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怎会?!怎么凡事都暴露了!

    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你吃得苦头也不少,怎地屡教不改!这些账,待你生下孩子后,我再一笔一笔和你清算。”向夏天撂下狠话。

    “狗改不了吃屎!呸!”黄月英厌嫌地啐一声。

    “夫君,夫君我以为,我只以为那是寻常书画,一时起了玩兴,便在那画上添了几笔。夫君,我不知道那画会误了夫君的大事常言道‘不知者无罪’,还请夫君念在你我的夫妻情分上饶恕妾身这一回。”孙软儿跪爬向赵云,苦苦恳求他。

    她都这般低声下气地央求,碍于情面,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应该不会叫自己抬不起头来吧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与她预料得总有偏差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看在你有身孕的份上,你以为我还会再留你。我已经饶恕了你许多回,这一次不可再恕!”赵云提起裤袍闪开她,瞧都没瞧她一眼。

    场面陷入了混乱,有些不可控。向夏天站在正中间,居高临下地望着孙软儿。赵云与黄月英分立其左右,面色也隐隐不善。

    还是刘备出面说了句话,化解尴尬的氛围,“哎唷。这大喜的日子,怎么还吵起架来了。这孙夫人怀着身孕,不能长久跪着。来人,将孙夫人送回府中,再请位大夫替夫人把下脉,看有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堂下的人受命,来到孙软儿身旁。

    “夫君,求您相信妾身。”孙软儿仍坚持跪求,不甘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赵云面无表情,只瞥她一眼,“你说得话,我从不相信丝毫。主公已经命人送你回去,别叫人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孙软儿无奈应声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了这份上,若是还不走,难不成留在这儿继续丢人。

    可恶,可恨。本如黄月英所说,她想借此机会向众人展示,她如今已是赵云的女人,已嫁进了赵府。当初的成亲仪式举办得草草,竟连赵云的亲信都无几人知他纳了妾。

    也无怪乎她来走此一遭,相信换作任何一个女人,大抵都会像她一样做。

    虽然目的也达到了,可是显然屈辱大于荣耀。

    孙软儿在下人的护送下离去,离席时隐约听到堂上的人在议论着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飞,可将他憋坏了,睁着眼拍桌子,不满地叫喊着:“子龙兄弟,你怎个娶了别的女子!还娶了个这样麻烦事多的,看着柔柔弱弱,都叫俺眼烦得很!还是夏天妹子看着水润健康,招人喜欢。依俺看,那女子不是个善茬,子龙兄弟,你莫不是叫鬼蒙瞎了眼睛!俺可告诉你,你和那女子绝不能欺负妹子,否则俺第一个和你们过不去!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话向来这般,直言急语,还请子龙叔叔和夏天姑姑不要放在心上。不过我也赞同父亲所说,夏天姑姑绝不能被人欺负。”星彩今日也在席上,懂事冷静地帮着腔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娶了亲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。”关羽的语气中也有些责备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嗨!就是!不把我们当兄弟啦?”其他人也纷纷发声。

    “娶她实非我所愿,此事说来话长,不提也罢。”赵云哪有兴致谈论些这个,悻悻叹声气。

    “平时瞧这子龙多潇洒,如今也有聋拉着脑袋的时候,看样子这娶亲后的日子不好过啊”说这风凉话的是糜芳。方才看了一出好戏,有些飘飘然,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“唉,别说了。”身旁的人提醒着。

    闹了好一会儿,还是由刘备截止,“算了,都别再提了。我也将夏天视作亲妹妹,子龙,你可不许亏待了。妾位倒也罢了,不打紧。只是这正妻之位,理应是夏天妹妹的。子龙,可不要失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赵云扯出一丝笑容,“主公放心。即便主公不提醒,末将心中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咱家的妹子地位岂能比别人低。”其他弟兄们群起而响应。

    “别为不值得的人,不值得的事,扫兴烦恼。今日乃庆功宴,庆功庆功,不欢庆些怎行。”诸葛亮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军师所言不错。来,干杯。”刘备举杯,众人站立拱杯。

    坐下后,大家伙儿又互相交洽起。

    “子龙,我方才听你说,她在那幅画上动了手脚。”诸葛亮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是,幸亏娘子及时发现。娘子发现后,急忙跑来告诉我。”赵云面有愧色,“军师,末将无能,险些不能保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“这说得哪里话。若没有你,此刻我还能坐在这儿饮酒谈天吗。只是我担心的事情,终于还是发生了“诸葛亮若有所思道。

    “军师此话,难道军师也早疑心她欲意图不轨?”赵云沉沉询问着。

    黄月英插进这两男人的对话,挥舞着双爪,激动道:“那是当然!孔明大人早早就识出那孙软儿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末将惭愧。”赵云抿嘴低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都让咱别再提她了,好好的日子,一点兴致都没。来,我们几个也喝一杯。”向夏天调动着氛围。

    两对眷侣佳偶再一起举杯,这滋味才够劲儿。

    刚上演完一出好戏,接下来又有一场戏。

    气氛正至最佳,高位上的刘备同关羽相视一眼,微妙地共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平儿贤侄。”刘备洪亮唤一声。

    “侄儿在。”关平出列,单膝跪地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刘备招呼着,眯起个眼睛,满面笑容地打量了圈关平,“贤侄也越发长高了,听说你现在已经能独挡一面,带兵杀敌了!好,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谬赞了。”关平谦逊有礼。不知为何,他的心中有些预感不好。

    “非我谬赞,你的能力,我们都看在眼里。你们说,是不是?”刘备呼和着。

    他这一问,大家伙儿自然是纷纷附应着是。

    “能力越大,将来的责任越大,担子越重。”刘备循序渐进,“这样,前几日我和云长一起为你物色了个将门之女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座的便也都明白。将门之女可了不得,既能得正统声誉又赚得支持势力。

    “什么?!这”关平顿时慌了神,忙又跪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好端端地又跪下了,莫不是激动坏了。你先起来,待我把话说完。”刘备朝他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主公”关平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关羽给截断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关羽岂会不知他心中想得什么,又要说些什么,脸色一沉,“平儿,不得无礼。站起来,先听主公将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关平沮丧应声。

    向夏天也是个明事理的,担忧不住地望向星彩。只见星彩垂着脑袋,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云知她在替小辈们担心,握住她的手,“娘子,我们先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眼下除此之外,也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“那位姑娘名叫赵落,落落大方的落。说来,咱们与她家也颇有渊源。想当初,早些年我还与其父共同讨伐黄巾军,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,情义非比寻常。只是近日才得知,其父已经病逝,我甚感缅怀痛惜。如今是其兄长在操持维系家业,她的兄长虽年纪尚轻,与我这般上了年纪的人,想法倒是不谋而合。想起从前那姑娘在襁褓之时,我还抱过她哩。没想到眨眼间,已经出落成位大家闺秀。我这心里边,既替这些年轻人感到欢喜,又有些伤神。岁月不饶人,需好好珍惜眼下。”刘备语重心长,真情切切。

    这最后一句话,像是他有感而发,可是却也像是在提醒着平儿——不要错过了段好姻缘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关羽帮忙说着话,“听大哥这么一说,那姑娘家也是出身名门正派,想来是不会差到哪儿去的。再加之,咱们与他们家有旧日交情,此事可谓是亲上加亲。依我看,甚好。”

    张飞听二位哥哥都说好,也掺和着连连赞同,“不仅有旧日交情,他们还和子龙兄弟同姓哩!说不定这以前还是本家呢。这亲上加亲,得再加一层,嘿嘿”

    “是咧。”其他人皆附和着,除却赵云他们这一块安静得很。

    “也别光顾着咱们几个说,也听平儿说说。”刘备笑望着关平。

    这要他说什么,他还能再说些什么。听刘备方才话里的意思,是已经与人姑娘家里商量好了。再加上众位长辈对这门亲事表示满意认可,岂能再容他拒绝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没有拒绝的余地,可还是想试图挣扎一下。

    关平再次跪地,着急得面红耳赤:“孩儿感激父亲和各位叔父的好意,感谢父亲和叔父替我打算,为我着想。只是汉室尚未收复,我一心只系家国大事,不愿在别的事上分神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平儿这孩子到底是个有出息的。不过你所说的,也不全然。我们也都希望多一个人能照顾你,这与你的心之所系不冲突呀。”刘备摆摆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