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九十五章 庆功宴上,显摆做秀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嘿,分明我的酒量比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?上次我们和大个子一起在酒馆喝酒,你喝成什么样了,你心里都没些数吗?”黄月英笑哼着,这是要揭她的老底呀。

    “哦?夏天喝成什么样了,说来听听,我也想乐上一乐。”诸葛亮勾着坏笑,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回事。”赵云蹙着眉头,看了眼黄月英,分明他也想听闻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许说!”向夏天忙要去捂住她的嘴,却被黄月英轻巧地闪躲开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?说出来我们大家都乐乐。”黄月英可不管她,自顾说起,“你们不知道,上次她喝醉了,酒醉勾情肠,哭得跟个花猫似的,嘴上还一直说着开心不难过,强作欢笑,那笑得简直比哭还难看!我瞧你当时是醉得神智都不分明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月英还照着她那晚的样子模仿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,你欺人太甚!”向夏天不满地瞪眼,扑上去要对她使怪招,“你还学我,不许学我”

    “哎呀,好了好了,我不学你便是!”黄月英最怕被她挠痒痒,赶忙举手投降。

    赵云倒听进心里去了,询问着:“娘子你为何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,那日你和孙软儿成亲,我心里能不难受吗。”向夏天嘟囔着,现在说来胸口仍有些闷闷。

    “她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心中明明难过得不得了,还要逞强。”黄月英打趣着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向夏天作势又要进攻,黄月英赶快闭嘴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说什么,便来什么。”诸葛亮这话吸引了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只见孙软儿挺着个大肚子,款款朝他们走来。她虽纤纤身量,孕肚却突出,好一部分人都看向着她。

    有些人对她还有些印象,好奇地交头接耳起,“那不是赵府的丫鬟吗,怎么还有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做什么?”黄月英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方才提到她,心中本就不快,如今还出现在眼前,真是败兴。

    向夏天面沉似水,举起一杯酒痛饮下。赵云瞥见,不自禁握了握她的手。

    随后他站起身,孙软儿也恰巧走至跟前,“妾身见过夫君,还有姐姐。”

    旁人听她自称是‘妾身’,又是一阵骚动。原来这名貌美的丫鬟已被赵云收作妾室,那么她肚里怀的不就是

    一些人正打算举杯恭贺赵云,不料赵云已先声夺人。

    只见赵云黑沉着脸,语气甚为不满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没事就回府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夜深露重,妾身担心夫君会受凉,姐姐的身子也不大好,想着给你们送来披风。”孙软儿解释着,又吩咐着身后的人,“小阮,快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阮低首恭敬呈上。

    孙软儿接过赵云的素银披风,欲替他披上。赵云不动声色地避开,从她的手上夺过披风,“这种小事派下人送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是,你跑来干什么?

    “哼,我看是有人存心想显摆做秀。”黄月英挑着笑容,不善地看向孙软儿,“生怕旁人不知道你嫁作妾似的,果然是下贱胚子,心性也如此低贱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被她说得脸色煞白,秀拳暗暗握起。没想到黄月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也会对她恶语相向,言语鄙陋且低秽,这女子真是不好惹!

    “拙荆直言快语惯了,还请夫人不要放在心上。”诸葛亮朝她颔首致意。

    孙软儿生硬地扯了扯嘴角,拂了拂礼,“怎会,军师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这言辞间是默认了黄月英说得话,这真叫她的颜面难看极了!凭什么,凭什么一个个的都是在帮着她

    孙软儿看向向夏天,“姐姐,姐姐素日里虽与妾身话不多,可妾身心里始终记挂着姐姐。姐姐千万要注意着身体,不要叫夫君担心。有时候我还真羡慕姐姐,姐姐着个风寒,夫君都千万个关心。不比妾身,怀着孕也难得夫君的垂帘。”

    在诸葛亮夫妇那儿折了面子,自然不想再与他们多扯。无意间将话题带回至向夏天身上,她这话中似也有深意。既出,旁听着的人都开始一番细味。

    这话仿佛是在说,向夏天不与她关系亲近,说到底便是不喜欢她,这不喜欢的原因可否是嫉妒她怀有身孕呢。而显然也在埋怨着赵云的不是,说他不能在两个女人之间平衡逢源,偏爱一位,冷落另一位,顾此失彼,岂非大丈夫所为。

    孙软儿的口齿是越发刁钻伶俐了,是因嫉生恨,还是太长时间未吃到苦头,受到教训,人又开始飘胀了呢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又接过小阮手中的另一件披风,假模假样殷勤地欲服侍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赵云挡开她的手,替向夏天披上他手中所持的素银披风。

    孙软儿连连碰壁,脸上自觉尴尬无光,一时间杵在原地,不知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净是不要脸,一口一个姐姐地叫,不知道叫得多亲热。也不想想,当初你是怎样算计陷害她的,不然你能有今日,你也配。这声姐姐,我瞧着夏天是担不起,连我这个旁听的人都觉着不敢受!也亏得是赵子龙了,还愿留你在府中,抬头不见低头见,也不嫌膈应。若换作是我,不止要将你赶出府门,便是在这江夏城中,也不能容你有立足之地。”黄月英见缝插针,又是一阵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这下子可热闹了,他们这一块儿好戏接连不断。旁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,不过仍不想错过,颇觉耐人寻味,想探究着这其中还有哪些种种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诸葛亮遏制住她,拿起酒杯与她对饮。

    一杯饮下,黄月英依旧满脸不屑:“哼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小脸惨白,扯着笑容,僵硬又无奈。

    赵云也忙好了。他侧身冷着脸,睥睨了她一眼,“这里没你的事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已被下达命令,不得不遵。拂一身,“是,妾身告退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正要退下,向夏天发声了,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姐姐还有何事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缓缓走上前去,微微一笑,“方才我听你的话中似有责怪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不敢。”孙软儿颔首施礼,倒显得恭敬。

    向夏天昂首打量着她,“你既不敢,为何又偏偏说得令人浮想联翩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没有。”孙软儿想要辩驳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,你我心中自有定数。”向夏天气定神闲,“我想还是澄清下比较好。你说我素日里与你话不多,而你又时常记挂我,莫不是你希望我平时多找你联络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自然希望”

    不待孙软儿说完,向夏天插断着:“这样说来,倒是我的不是了。我一心只想你平安待产,不想去叨扰你,是怕你见着我心中有鬼,心有颤栗,动了你的胎气可不好。难道你忘了,当初你犯下一桩桩恶事时,是怎样求我原谅饶恕你的。你恐是怀了身孕,记性也不大好,不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教训的是。”人前人后,孙软儿还是装作一副无辜乖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还有如月月所说,这声姐姐我可担不起。面上喊得这样亲热,哪日将我哄得团团转,再在我背后插上一刀,我岂不受罪。”向夏天冷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孙软儿忍气吞声应承下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你怀着身孕,子龙不垂帘关心于你。我且问你,府中的吃喝用度可曾苛待过你。”话锋一转,堂上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这倒是句实话。她毕竟怀着赵家的骨血,即便不为她,也要为她腹中的孩子着想。再者,云天二人的为人旁人也都清楚,她想否认抵赖也不成。

    “既不曾苛待过你,那你有何委屈。有些事情勉强不来,当你决定要与我们这些人纠缠不清时,你应该便想明白了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你觉着委屈,那么那些府中被你苛待欺辱的下人何曾不觉委屈?你仗着怀有身孕,肆意大发脾气,拿他们打骂出气,还私自动用府中财产去干些害人性命的事,你好大的本事!”向夏天一声呵斥。

    孙软儿吓得连忙跪地,摇头否定:“没,没有。夫人,妾身不曾做过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敢做不敢当,说得便是你这种小人。府中的小丫鬟曾因为不能一再忍受你的暴虐所为,跑来向我们哭诉求助。她还揭开了身上的伤疤给我们瞧,怵目惊心,残忍不堪。我以为你有多大的本领,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。怎么,连承认都不敢?那可是我和夏天亲眼所见,你休想抵赖!”黄月英拍桌子而起,向前走一步,狠狠地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”孙软儿小脸涨红,想辩解又不知该如何辩。

    待黄月英话落,赵云也走近一步,幽幽冷冷道:“你在那幅画上动得手脚,我也都知道。你险些误了我的大事,让我再无地自容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