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他是曹操,言笑晏晏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可是这要向夏天如何答,她心中答案分明。但是她若吐露,是不是算作泄天机。

    她该如此吗

    “罢了,我虽相信天道,却也相信事在人为。”诸葛亮垂目,瞧不清他眼里的情绪。再抬头时,他扯了扯嘴角,“子龙他应该在外面等候多时了,我去将他唤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走出帷帐,支会了声赵云。望着朗朗夜空,他在想,将来若一日他的抱负与她的使命冲突,他该如何选择

    赵云喂她吃了些清淡的小粥,再服下药,握住她的手:“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,你是不是也有话要对我说。”谁说总是女人将心绪写在脸上,其实男人也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嗯,什么都瞒不过娘子的眼睛。”赵云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“我们相处多年,你有心事,我会看不出吗?”向夏天淡淡笑着,“你想说什么,我都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他”赵云语速放缓,“他是曹操,你早就知道了对吗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身子一怔,早料到会有今时,倒也没有太感意外,“是,其实也没有很早,我也是在长坂坡之时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长坂坡”赵云呢喃,蹙眉细想,“所以长坂坡上包围我的曹军突然被撤去,是因为,是因为娘子你吗?”

    赵云这才明白过来,不可置信地看向她,等待着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向夏天点了点头,“是,我去找了他,求他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奸诈狡猾,何况他又对娘子你他对你他怎肯轻易答应!他不会轻易答应的!娘子,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”赵云心下大慌,他不想娘子为了救他,而牺牲自己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他着急败坏,轻笑着抱上他:“子龙,如你所言,他不肯轻易答应,但是他也不得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。”

    她缓缓道来:“你听我说,从前我于他有过救命之恩,他曾赠与我一枚玉佩,并许诺困难之时可凭此物去寻他帮忙。可是之前我并不知他就是曹操,我也是在军师的提醒下才发觉过来。那日他部下的文官武将都在,我拿出玉佩来,他不能抵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即便曹操答应,他部下的将军能答应吗。”赵云神思飘远,仿佛又回到了长坂坡那日。

    “好聪明的子龙。”向夏天微微笑,“他们不能答应,曹操碍于情面,要兼顾两头。后来许我与他的五位将军比试,我若赢了,便答应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赢了。”赵云怅然失意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他才明白过来,原来当初是你在拼尽全力保护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夏天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我险胜了他的最后一位将军。”

    险胜啊

    光一‘险’字,他便能从中听闻出那日的艰险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为何不早早与我说。我不问,你是决意闭口不提吗。为何不让我知晓。”赵云的身子颤抖着,“所以那日你受的重伤,也都是因为我,都是因为我。娘子,是我无能非但保护不了你,还要你因我而受苦难。娘子,抱歉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说。我的子龙武功盖世,神勇过人,你若是无能,任谁也称不上有能。”向夏天靠在他的胸膛,柔声道,“我不向你提起,一来已经过去了,再难再险,我们都一起熬过了。二来我也明白担当如你,你若是知晓,心中一定会过意不去,会自责愧疚,我不想你这样,也不想让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,那日我们的处境若是互换,我相信你一定也会为了我拼命,而我也一定会尽力去守护你所要守护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能走到今日,不也是靠着这份默契与信念吗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还是要说声迟来的多谢”赵云依恋亲吻着她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子龙,无需多谢,只愿你将来别负我。”向夏天说着,不自觉地揽紧着她。

    赵云明白,他与孙软儿带给她的伤害是不可磨灭的。尽管她嘴上不再提,可是心中却仍记挂着。

    “定不负你!”赵云坚决道。

    “娘子”他迟疑了会儿,还是唤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娘子,今日你会受伤,是是为了救下他吗?”他还是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诚如他所言,他的心中不能没有疑惑。凭娘子的功夫,曹操手下的猛将都不能与她匹敌,那些个曹军又岂能近得了她的身,并且伤于她。

    有此疑惑的人,不止他一个。想必也有人因为此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即便才脱离虎口,精疲力尽,却依然不住地思念她,担心着她的伤势,甚至也在思考,她是不是故意所为,好将他救下,亦或是他自作多情了

    好半晌,向夏天不知从何开口。她轻声叹气,“子龙,我不能瞒你。就像你说得那样,我有意救下他。可是救下他,却非出自男女情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赵云温柔尔语,“娘子何不与我说,如此也不必伤己身。知不知道见你受伤,我多自责心疼,只恨那伤我不能替你受”

    她若早些与他说起,他也不会对曹操穷追猛打,赶尽杀绝。纵然他也恨透了曹操,可是在他心里,还是会以她为重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我本是一体,这伤谁受都没差别。你受伤,我也会心疼的呀。”向夏天莞尔。此刻已然不觉疼痛,心想着这伤也受得值了。

    “但愿日后所有苦难由我受。娘子,答应我以后再碰到这种情况,一定要同我讲,不许你再任性冒险。”赵云这郑重其事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嗔怪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放心吧,傻子龙。”向夏天笑颜满足,“只是这苦难都由你来受,那我岂不是坐享清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需坐享清福,其他的都由我担着。”赵云向她保证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,也不能让你太辛苦,我要和你同甘共苦。”向夏天在他的怀中蹭了蹭。

    只是之后她也难免陷入一阵沉思,心中想着什么便说出什么,“子龙,今日之所以会相救于他,也许是长坂坡的缘故,总觉得对他心有愧疚。也许是相识一场,生出怜悯。又或许是天意吧”

    赵云安静聆听着。向夏天听他不作反应,抬头与他对视上,“怎么不说话,吃醋啦?”

    似是心事被拆穿,赵云脸颊泛红,微微启唇:“没没有,上次长坂坡他眷顾娘子与我,这一次放他条生路也是应当。娘子向来仁慈,怜悯之心在所难免。至于这天意,我不会妄图揣测,只要娘子心中明了。只是,看到娘子为别的男人受伤,我我心中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?”向夏天玩味笑着,等好戏似的。

    赵云一咬牙,说出口:“我心中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向夏天满意地点着头,“既然这样,那我以后不为别的男人受伤,只为你一人,也不会叫你心中不舒服。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赵云摇头,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怎么这么难伺候!”向夏天嗔着眼瞪他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要娘子为我受伤。”要心爱女人为自己受伤,像什么话。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”

    ii

    赤壁一战虽未能擒杀曹操,却也沉重打击了其势力,使其元气大伤。曹操一统天下的愿望未能实现,他深感挫败无力,却也只能面对现实,准备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日内休养生息,这也意味着乱世也要太平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战役告捷,也为了弥补上次未能替诸葛亮举办接风宴,这一次的庆功宴举行得尤为盛大隆重。

    一如以往的言笑晏晏,嘈杂交谈,觞酒举盏,大伙儿都好不尽兴。与从前的尽兴有些不同,不同的是,心中更多了几分快意与舒坦。征战多年,奋苦多时,求得不正是此时此刻吗?而且接下来他们也总算能放松些,不必要再提心吊胆,为大家舍小家,那向往的天伦之乐好似已经在朝他们招着手。

    今日实在是太热闹啦,人手都有些不够用。嫂夫人们在后厨帮着忙,向夏天与黄月英两姐妹虽不喑厨道,不过仍殷勤地打着下手,将新出锅的菜肴端至堂上。

    待一切都忙活齐全,两姐妹也偷闲坐下对饮,赵云诸葛亮一齐陪伴在侧。如此光景,当真有些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她二人也喝起了兴致,酒过好几巡,皆有些上了脸。

    “娘子,差不多可以了。”赵云按下她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你也适可而止。”诸葛亮也出声制止着。

    “这才喝了几杯,你们男人莫要小瞧了咱们。”向夏天不服气道。

    “说得不错,你们不许再念叨了。要么同我们一起喝,要么呀,别说话。”黄月英咧嘴憨笑着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相视一眼,无奈摇头。这世间还能找出第三个女人同她们一样吗,真不知是家门不幸,还是幸呢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地,两姐妹喝上头后掐起架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