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玉簪为恩,有书信来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不等她的动作再继续,赵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双目迸发着寒光,语气也沉沉:“你说得不错,今日我无兴致,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兴致。日后你若再敢欺负夫人,即便你怀着孩子,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赵云甩开她的手。撂下了这么一句话,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花好月圆夜,本该成双对。只留下孙软儿孤身至天明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天蒙蒙亮,酒馆内宿醉的三人也渐渐转醒。

    “唔”向夏天痛苦呓语着,扶着脑袋坐起身,见身上还披了床被褥。

    “卫义,醒醒。”向夏天摇晃着还在昏睡中的卫义。

    卫义惊醒叫出声,“给我放开!”

    向夏天以为是在说她,赶快收回了手。待卫义清醒了些后,挠着后脑勺,惭愧地解释着:“仙姑,我不是在说你啊嘶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怎么了?”瞧他脸色不大对,向夏天关怀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只觉得这里痛得紧”卫义在脑勺来回摸了摸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总算醒啦。”黄月英慢条斯理地走过来,“下次可不许再喝成这样了,不然小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二人被她这么一说木楞了下,然后再一扫周围,才明白过来她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四周全是些断桌残凳,地上或是被打破的饭菜与酒杯,或是木屑。

    很明显昨晚上这儿进行了一场打斗。

    “天哪,发生了些什么。”向夏天目瞪口呆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去问过老板了,他说昨晚上有人想趁你酒醉,轻薄调戏你,幸亏后来有人及时出手帮你。”黄月英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一些,昨晚上我还和那帮龟孙子打了一架。”卫义忿懑地一拍桌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”向夏天嘀咕着,听卫义说是一帮人,不禁咂咂舌,“多亏卫义你啦,多谢,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卫义怪不好意思地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?我听老板说,他昨晚上可叫人打趴下了,救下你的可不是大个子。”黄月英憋住笑意,悻悻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我这脑袋是被人打了,所以才会这么痛啊。”卫义后知后觉。

    向夏天听闻,赶快上前替他察看了下:“还真是,卫义,你这个粗神经,这么肿大的包都感觉不到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”卫义被说得脸红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皮糙肉厚的,没什么大碍,否则啊”向夏天玩笑似的戳了戳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痛痛痛,仙姑”卫义委屈地大呼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替你揉一揉。”向夏天按住他的脑袋,“我说呢,你喝了那样多的酒,还能单挑一群。”

    “仙姑,我能,我能的。昨晚上定是我不小心,遭那帮龟孙子暗算了。”卫义争辩着。

    “瞧把你给急得,你家仙姑不过说你一句。”黄月英好笑地摇摇头,又道,“不过你们都不想知道,是谁出的手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,自然是看向向夏天。

    卫义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:“那肯定是将军!仙姑,将军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人,他还是挂念担心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向夏天漫不经心地应着声,“你的脑袋再乱动,我可不替你揉了。”

    卫义听了此话,立刻安分下来。殊不知向夏天只是想借故逃避此话题。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。”黄月英故弄玄虚,“你也不想想,要真是那赵子龙,我们还能在这睡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那会是谁呢”卫义疑惑起。

    “那可就要问你家仙姑喽。”黄月英噙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仙姑,你知道那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问得有些心神不属,也不知究竟为何,她能感觉到,他来过这儿。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“由他是谁,总之心存感激。日后若得机会,再将人情还回去。”关于那人,她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没能将那人的身份问出来,有些不尽兴哩。

    向夏天没好气地瞥了眼黄月英,“你若还知道些什么,都只管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那我不卖关子了。”黄月英坦白,“我也都是听这儿的老板说得。他说帮你的有一名年轻将士,还有一名杀人不眨眼的黑衣狂魔,不过这黑衣狂魔是听了他主子的吩咐才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听如此,她心里已有底了。看样子这个所谓的黑衣狂魔是曹操的手下。

    那另一名年轻将士又会是谁。

    “年轻将士?”向夏天不由得疑惑发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听说这人还给你留了样东西,对了还有昨晚上的酒钱,是那个黑衣狂魔的主子替我们垫付的。”这消息还挺丰富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向夏天知道来人是曹操,倒也没什么心思再去管,反而对这个年轻小将起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黄月英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酒馆老板屁颠弓腰地跑至跟前,“三位贵人,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经过昨晚的一小战,可见这三人也都是有来头的,不然怎么会有高人替他们出面,可不敢怠慢了。

    “东西拿来。”黄月英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诶,是是是。”老板连连点头,说话间从袖中拿出了个玉簪子,“这个簪子是昨晚上那个年轻人留给姑娘你的,那个年轻人说来也仗义,见着好汉和姑娘被人欺负,二话不说就要和他们干起来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接过这枚玉簪子,细细察量了番。簪子通身白玉无瑕,上面还镶嵌着几颗零星玉石。乍一看并不惹眼,简朴而又纯粹。

    “这玉簪子无邪洁净,看样子是个贵重之物。”黄月英凝思道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夏天若有所思,“盘丝系腕,巧篆垂簪。那人何故将此簪留给我。”

    老板娓娓道来,“是这样的,那个年轻人让我给姑娘你留了句话。他说,长坂坡救命之恩牢记不忘,奉送此玉簪以表感恩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向夏天回味了下他说得话,颔一首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如何,你知道是谁了吗?”黄月英好奇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长坂坡”向夏天呢喃了会儿,好像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是那人?于禁追杀而来,她不过是顺手将他救下。

    出了酒馆,日头升起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玉簪子的簪首上隐约刻了个‘崔’字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成亲后的生活过得并不如意,向夏天又一直居住在军师府中,以致于赵云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沉浸于军中,甚至一刻都不想回府。

    以前起码还能在两个女人中间周旋,如今连周旋的机会都未曾有。

    想见的人不得见,不想见的人却轻易见。这何尝不是种无奈。

    军中的事务忙完,他便去向刘备请命,带兵出战,扫清周围一带的土匪恶霸。

    军中其他人见赵云这样积极,只以为他是一心渴求建立军功。后来也渐渐有所耳闻,皆替赵云感到遗憾可叹。

    之后又过了三个月,诸葛亮出使江东已有半年。孙软儿的肚子也渐渐大了起来,也有五六个月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,各人都让自己忙忙碌碌,好不显得清闲孤寞。例如黄月英专心于她的发明设计,减轻一些对诸葛亮的思念之情,可闲下来时难免仍情不自禁。向夏天趁着这些时间苦心钻研于医书与武艺,这两方面的造诣几近顶峰。

    说到医书,向夏天一目十行,翻阅学习得自然快。可是翻到后边,医书越来越薄,她也懒得再翻。因为这所剩的几些页都是关于怀孕生子,眼见着心烦,也学不进去。

    赵云徘徊于军中的同时,时不时会去军师府上探望关怀一下。

    他没颜面请求向夏天搬回府里,可难道要一直如此吗?

    心中开始迷茫起。

    但能确定的是,眼下唯一能做得,便是时期给她关心与温暖。

    忙碌中似带有压抑,好像每个人都不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好在,近日来总算有一件让人欢喜,提的起精神的事。

    诸葛亮遣人往赵府送去了一份密文,看来诸葛亮的事情都忙得差不多,只待赵云前去接应。

    赵云得到消息后,急匆匆地回了府,也派下人去军师府上通知一声。

    三人在府门前会了面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有消息了,谢天谢地,总算是有消息了!”黄月英激动地叫喊着。

    “军师足智多谋,自然不会让自己身陷险境。”赵云也着实感到开心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赶快进去瞧瞧。”向夏天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黄月英连声附和,拔起腿就往里跑。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嘴上虽这样喊,赵云却一脸羞赧。感情到底是有些生涩了,不比从前如鱼似水。

    “子龙,我们也进去吧。”向夏天点点头,走在了前边。

    赵云怔了片刻,娘子对他好像没有那么排斥了。是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,还是心中在慢慢原谅他呢。

    三人一齐来到书房之中,桌案上端正摆放着一封信笺。

    就是它了。

    “快拆开来瞧瞧。”黄月英迫不及待地催促着,毕竟是书信给赵云的,且又是在赵府之中,喧宾夺主多少有些不当。

    赵云知晓她心切,迅速将信笺拆开来,里面夹放着一张纸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