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八十七章 曹操出面,洞房花夜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如果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说什么我也不会放开你。

    那么,你的心中是否有过一丝丝后悔呢。

    后悔当初,选择得那个人不是我。

    “主子,那我们是否趁着夜色偷出城关。”身旁的属下还是有些不放心。见主子在这干坐着,觉着也没什么意义,便斗胆问一句。

    曹操全然不理会,一双利眼紧盯着酣醉的向夏天。

    他曹某决定过的事还从未动摇改变过,可是要放下她,真的如此难吗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又来到了此地。老天爷还是待他不薄,虽然你我憾而无份,却总是幸而缘分。

    他倒不怎么担心,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偷摸混进城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只是见她这般,连带着自己心中也郁郁闷闷。

    他也斟满一杯酒,举起小酒杯若有似无地向前秉了秉,幻想着正与她碰杯。

    酒入愁肠,好像真真稍减了些愁意。

    世人贪爱酒不是没有道理,各人皆有烦恼丝,这滴滴酒水有时是最好的安慰。

    突然,一名浪荡狂徒带着些许醉意走近着向夏天,一只手握着酒杯,另一只手已然不安分地搭上了她的肩:“我说,小妹妹你看上去好像有些不高兴。不如与哥哥我喝上个几杯,如何?”

    立时,曹操目露寒光,将小酒杯重重砸在桌上。属下也立刻机警起来,一副随时待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和你喝酒”向夏天嘟囔着耸了耸肩,想将那只咸猪蹄子抖落开。

    一旁的黄月英埋着头已打起鼾声,卫义还尚存一丝清明,见状怒嗔着眼:“你干什么?快放开你的爪子!”

    “哟,你又不是这个小妹妹的情郎,我刚才听得真切,轮得着你来多管闲事吗。滚一边去,再敢多嘴,别怪老子不客气。”这个狂徒极为嚣张,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不安分,咸猪蹄子在向夏天的肩上摩挲起:“小妹妹,别管哥哥是谁。只要你肯和哥哥喝酒,哥哥我啊保准让你高兴爽快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摸得着实难受,不满地尖声道:“你放开我,我不和你喝酒”

    “不喝?这可由不得你。”狂徒仰天长笑。随即大力按住她的肩膀,手中的酒杯朝向夏天靠近,瞧这意图是要强灌她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一双拳头砸在狂徒的脸上,狂徒未能得逞,还向后退去了好些。

    这不砸还不知道,原来这狂徒有不少的小弟。小弟们都簇拥上去将他扶住,这狂徒的酒劲也瞬间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狂徒捂着脸,面色难看至极,下令一声:“他妈的,打老子。给我上,打死他!”

    他这一命令下去,小弟们纷纷抄起家伙,一些手里没家伙的,甚至拿起了桌椅板凳。

    卫义岂会虚这帮流氓地痞,他挥起拳头,抓过一人的衣襟,狠狠地砸上一拳。后面又有人来偷袭,卫义一记飞踢将他踹出去,那人灰头土脸地摔在桌子上,连同着桌子也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如此往复,即便他们人多,也占不了上风。可再打下去,这形势对卫义便不利了。

    卫义到底也醉着酒,架不住他们人多势众,将这个打趴了,过一会儿又站起来,实在是缠人得紧。

    “唔”卫义冷不丁地在背后遭人袭击,应声倒地。那人举起板凳正中卫义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能打的卫义也已昏迷过去了,这狂徒可别提多猖狂得意了,连着又踢了卫义好几脚:“呸,叫你多管闲事!叫你惹老子!”

    狂徒发泄够了,又色眯眯地回过头盯着向夏天与黄月英二人。她二人也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,看样子已是池中鱼与囊中物啦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曹操使了个眼色。属下会意颔首,提起腰间宝剑迈开大步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忽然又叫曹操给唤住。

    属下不解地回过头,见曹操双目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有一名长相清秀的小将士前来替他们出头。这位小将士正是长坂坡逃亡时,为向夏天所救的士兵。

    卫义是赵云帐下的得力干将,他自是识得卫义。与向夏天虽不过几面之缘,他也记下了她的相貌。

    他恰好路经此地,见他们酩酊大醉,还被这帮地痞流氓欺负轻薄,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小将士双目怒瞪,喝住狂徒。

    “哟,你是在和我说话吗?”狂徒饶有兴致地打量了眼小将士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呵,凭什么啊!你说放就放?你哪个道儿上的啊?”狂徒拉下脸子,尤为不满。

    小将士面目正气,语气坚定,“废话少说。放了他们,有什么都冲我来。”

    狂徒张狂地大笑一声:“搞了半天,原来又是一个来找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,他让咱们废话少说,咱们要不拿出点颜色给人瞧瞧,可不被人瞧不起!”狂徒挥挥手,“都给我打!给我狠狠教训这黄毛小子!”

    “打,打!”小弟们附和着,紧接着又是一团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小将士手无寸铁,面对这样的气势包夹,心里面不禁捏把冷汗。就在他准备要出手时,又不知从何处窜出来一名黑衣人。

    此人手持锋利宝剑,才一出现便解决了好几名小弟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帮小弟们顿时慌了阵脚,狂徒也大为一惊,暗叫不妙。他们再猖獗蛮横,却也比不上眼前的鬼魅之人。

    人家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,人家才是真的舞刀动枪!

    这样一相较,他们这些人就像是在过家家。

    黑衣人穿梭于人群之中,杀人于无形。一些胆小的早撂下家伙跑路了,一些人放不下脸面,壮着胆子与他拼上那么一拼,结果都成为了剑下魂。

    小将士也不干楞着,一阵挥拳踢脚,也打跑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逃的逃,杀的杀,最后只剩下狂徒一人。

    狂徒一人屹立不倒,多显眼。他心中打鼓似的,额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。再咽了咽口水,想极力控制住抖擞不停地手脚。

    好汉才不吃眼前亏,想至此,他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真的跑得掉吗。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宝剑飞出,带起风声。

    下一秒,狂徒便倒地。宝剑刺穿了他的眼睛,黑衣人上前几步,面无表情地拔出宝剑,再朝着他的胸膛一击刺下。

    小将士亦惊恐地盯着这黑衣人,见他杀人如麻,一时间竟分不清此人究竟是敌是友。他将拳头握紧,小心警惕着。

    黑衣人提起宝剑回转过身,瞧也不瞧他一眼。只是走向身后的一名男子,此男子自厢房而出。见这男子虽衣着朴素,却难掩雍容气度,显然也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“属下已按照主子的吩咐,将那人的眼珠挖下。”黑衣人恭敬地复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曹操云淡风轻地应着,又扫视了一圈。

    方才还热闹祥和的小酒馆,转眼间已成一片混乱狼藉。酒馆老板害怕地缩在柜台底下,其他吃酒的人见大事不妙,或逃之夭夭,或躲藏在角落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扫兴致。”曹操不由地感慨了句,伸了伸懒腰,慵懒道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走之前,还是悄悄望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酒馆掌柜听闻他们要走,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。只是倏然间,一袋子钱两落在他面前,可把他给吓得,险些当场昏过去。

    听得从远处传来黑衣男子的声音:“方才那名姑娘说今晚她请客,都算在我家主子头上。”

    ii

    洞房内。

    美艳新娘终是坐不住,举起被搁置了许久的喜酒杯,倩步走向赵云,柔声道:“将军不,夫君,这合欢交杯酒”

    赵云沉默不语,只看向纱窗外。望眼欲穿,仿佛他是被困在这里边。

    孙软儿未曾得到回应,尴尬地置一笑,“夫君既无兴致,那妾身便替夫君饮下此杯。”

    她连喝下两杯,精致的小脸上立刻显现出酒红。也不知是酒醉,还是人自醉。

    接着,她借着些许醉意,鼓起勇气,站在赵云的身后,纤纤双臂抱上了赵云的腰肢:“夫君,是在想姐姐吗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妾身不盼着你能从姐姐那儿分些感情予我。只是这洞房花烛夜,良辰与美景,妾身不舍得辜负了这些,夫君能否也怜惜下它们,也怜惜下妾身”说到这后边,孙软儿也有些害羞,柔音细若游丝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赵云冷冷一声。

    孙软儿心中委屈又不甘,湿了眼眶,咬着嘴唇。她都这般主动示邀了,为何他还是冷着脸不理睬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有几个男人能坐怀不乱,她偏不信不能打动他。

    于是,她从赵云的身后来到面前,将脑袋贴靠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是他了,是她想要的。几时前她便想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“夫君,妾身知道你心中的顾虑,你是怕姐姐知道了会不高兴,对吗。可是我们早已有夫妻之实了,姐姐她宽容大度,相信她会理解的,不会怪你我。妾身自然也不会多嘴,夫君,时辰已晚,让妾身伺候你歇息吧”说着,孙软儿动了几下媚眼,也开始褪去赵云的喜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