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对不起她,赵家的后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我才不管天下人如何看我,笑我或是议论我,这些都算不得什么。”赵云气急,心中也别扭。难得也似孩子一般无理取闹,不听分言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由不得你说不。我已经命府人准备下去了。”向夏天昂首气傲。

    那日他和孙软儿的动静不小,此事也弄得府中人尽皆知。她太了解赵云了,感情上的他总是不比战场上的他来得利落干脆。若不由她出面着手解决此事,今后天下人会如何非议他,攥史家又该如何写他。她不能让他冒此风险,他的风险说到底也是她的风险。而且孙软儿腹中怀着的毕竟是他的亲骨肉,她心里何尝不明白,若是他知道了,他又真的忍心骨肉分离吗。

    嫂嫂与他都那么喜欢小孩子,也那么盼望着。如今有了,也算圆了他们的心愿。

    其实这本身是件皆大欢喜的事,只不过是要她委曲求全了些。

    该怎么说,她穿越而来也有些年头,多少也被这儿的思想给影响了些。名分不重要,妻妾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只要他的心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向夏天这样安慰着自己,可是安慰真的有用吗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赵云愕然,“什么叫你已经命人准备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府中的人已经在置办着成亲事宜,不日你便能和孙软儿成婚。是妻,还是妾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向夏天含着泪与他诉说。她实在是忍不住了,说完便想着逃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赵云追上前去,一把握住她的手,“你凭什么替我做这个主,你又凭什么命人去准备,你要我决定什么。我告诉你,我不可能做那什么该死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,妻还是妾,日后再做决定也不迟,总之先将她娶进门。”向夏天的眼神飘忽,只觉这周身的温度冰冷了许多,他手腕上使得劲儿也越来越大,“你放开我,你弄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不知,你说得这些话,让我这儿有多疼。”赵云戳了戳自己的心窝,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,你真的不在乎,你真的愿意,真的舍得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向夏天的泪线再也绷不住,放肆大哭起来,一手被他握住,一手较劲地抹起眼泪来,“我的心里也并不比你好受,可我是真的没办法了,你也没得选择。因为孙软儿”

    她呜咽了下,下一秒爆发出声:“她怀了你的骨肉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赵云似遭雷击,身形晃了三晃。

    “我替她把过脉了,是喜脉没错。她已经有了你的孩子,你还要再将她扫地出门吗?你会如此做吗?”向夏天哽咽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”赵云面色青白,这要他如何回答。他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,孙软儿怎么会怀上,她真的怀上了?

    “你我皆身不由己,我也不过是替你做了你本该做得决定,所以你也犯不着再怪我。言尽于此,该说得我也都说了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向夏天甩开他的手,她最近疲惫得紧,心力交瘁又伤神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距离后,赵云又唤住她:“娘子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停下脚步,想回头又忍住不回,最终还是回了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”赵云竟也不知何时红了眼,一直呢喃着对她说着道歉的话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噩梦,原来她的噩梦竟都会成真。

    原来老天爷给过她机会,她却不以为意,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有预知的能力,究竟是好,还是不好。眼下看来,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她竟无意之中辜负了上天的提醒,错过了那样多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痛心疾首,悔恨不已。

    可痛定思痛,往事不可再追悔。从前那样多的磨难都熬过,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如果老天怜惜她一些。

    她可以拼命沙场,可以费心出策,可以舍身救乱世。唯独子龙,是她舍不下的。

    但愿将来事再无他,一切皆让她独自承受罢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得知此事后的赵云,纵使再不想与孙软儿见面,还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余月,赵府大堂内,孙软儿在小阮的伺候下坐在侧位上,城中最好的大夫被请来替她诊脉。

    “大夫,如何?”黄月英比云天二人还要急切些。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和夫人,恭喜恭喜,这位侧夫人已怀有两月身孕。头三月胎象会有些不稳固,而且这位侧夫人身子底弱,将军和夫人还要多加照看些。”大夫捋须言笑。

    “谁和你说了,她是赵府的侧夫人,她不过是个下贱的婢女。”黄月英不满地呛着声。

    大夫惶恐,赶快赔礼着,“是,是。恕小的眼拙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不耐烦地摆摆手,回头担忧地瞧了眼云天二人。

    向夏天倒无多大反应,毕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可赵云的面色便没那么好了,全然没有当了爹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给她开剂安胎的药方吧。”向夏天随口吩咐着,想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还替她着想。”黄月英甚为不满,“你也不想想,她肚里的孩子是用多卑劣的手段才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孩子到底是无辜的。”向夏天提醒着黄月英还有外人在,切勿多言。家丑不可外扬,将来孙软儿的声誉也会关系到赵家。

    “哼”黄月英不乐意了,别过身去,没好气地瞪一眼孙软儿。可这一瞪,似发现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的这就按夫人吩咐的去做,若没有别的事情,小的先告退了。”大夫也知道这里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主,巴望着离开,可别殃及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一直保持沉默的赵云开了口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里有些酸楚,保持沉默即是对她方才的吩咐持以赞同。其实他也希望孙软儿腹中的孩子能够好好的罢。

    大夫正要动身,又被黄月英给唤住,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还有何吩咐。”大夫弓着腰。

    黄月英不善地盯着孙软儿,一步步向她走近,“大夫,你过来瞧瞧。我看她这小腹倒不似才怀两月身孕的人该有的,你确定你诊断无误?”

    大夫被这么一问,佝偻着背几大步走上前,眯起眼缝打量了下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不会呀,按理来说是不会有误的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有些畏惧地向后退着,也不知是被黄月英说得,还是被大夫给打量得,“大夫,这有些越矩了。”

    大夫也知觉到不妥,清了清嗓子,板着脸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会有羞耻心呢,你费尽心思,死皮赖脸地爬上男人床榻的时候,怎么不想想会越矩?”黄月英不放过任何嘲讽她的机会,她是真心替云天二人不平。

    孙软儿面色煞白,抿了抿嘴,不再多言。她也深知,自己说什么都是错,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“侧这位姑娘,能否再烦劳你伸一下手,我再替你把一次脉。”大夫也想再确定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,有劳大夫了。”孙软儿软糯应声。

    “大夫,你称这怀了身孕的人为姑娘,会不会不太妥。”黄月英忿忿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大夫尴尬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大夫冲他们施一礼:“回禀将军和夫人,这位这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夫竟叫黄月英逼得不知该如何称呼孙软儿。

    “别这这那那了,直接说吧。”黄月英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大夫点头哈腰,“她确实只怀了两个月的身孕,不过夫人您观察得也实在是细致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拍马屁了。”黄月英甩下脸子。

    大夫再次证实孙软儿只有两个月的身孕,看来这肚里怀的是赵子龙的骨血,错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大夫,你可知这其中原因。”向夏天询问着。她方才好奇也多瞧上了几眼,孙软儿纤细瘦弱,似她这般身架骨,才怀两月不该显孕相的。

    “这”大夫也有些为难,“唯一能解释这其中原因的,那便是她腹中怀的可能是双生子,或者是多生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如此。”向夏天勉强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“那小的先告退了。”大夫感受到来自黄月英的眼神逼视,一刻都不愿多待。

    待大夫离开后,这堂内的各人都默不作声,各怀心事。

    “呸,贱命还有这等福气。”黄月英愤怒地啐一声。

    孙软儿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,在小阮的搀扶下,对着云天二人行大礼:“奴婢感激夫人的宽宏大量,感激夫人对奴婢的好,替奴婢着想,奴婢一定谨记在心。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,不过既然有了,奴婢一定会爱惜身体,照顾好腹中的孩子,能替将军绵延子嗣,是奴婢的福气,奴婢会好好珍惜。奴婢只盼望着能顺利诞下这孩子,其他别无所求,更不会对将军有所企图,也不会干一些与夫人争风吃醋的事,还请将军与夫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企图不早就达到了吗?你还说这些假惺惺的话干什么。”黄月英真是看不惯她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希望你能顺利生下这孩子,毕竟是赵家的后。”向夏天落寞出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