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她怀孕了,你娶她吧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小阮见状,赶快上前顺了顺孙软儿的背:“孙姐姐,近来呕吐得越来越频繁了。”

    呕吐

    向夏天瞧着孙软儿干呕不停,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。脸色变得惨白,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孙软儿。

    黄月英也察觉这里面的不同寻常,她回过头担忧地望了眼向夏天。见她如此,心里也明白她在想些什么,准确地说是在害怕些什么。

    向夏天怔住,咽了咽口水,脚下步伐挪动了些。黄月英见她有动作,快她一步上前,“我倒要瞧瞧你得了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月英擒住孙软儿的手腕。不过瞬间的功夫,黄月英也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当即摸上孙软儿的脉象,便发现了滑脉,像是有珠子在腕里转动跳跃。虽说滑脉动静小,但仍可以清晰感受到。

    显然孙软儿她真的

    黄月英缓缓回头,满脸难以置信,眼中仿佛也写着震撼。

    向夏天一直识察着黄月英的反应,此刻一颗心跌入了冰窖,摇着头咬着唇:“不可能,不可能,怎么可能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,她才不相信。

    向夏天退却几步,又激动地跑上前,推开黄月英,大力抓住孙软儿的手腕。

    这力气让孙软儿疼得直吸一口凉气:“嘶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向夏天失神地垂下手。

    不愿接受的结果,终是逃不了。

    她艰涩地一步一步沓开,黄月英关切道:“你要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。”向夏天苦笑出声,“反正不是这儿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涌起一股凄楚感,天下之大,何以为家。

    “你先冷静下,许是,许是”黄月英将她拦下,想要找个理由安慰她,“许是我们把错了脉,我们到底还年轻,对这方面的医术造诣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强颜欢笑,这笑貌简直比哭还难看,“月月,你我都别再自欺欺人了。你我二人皆为医者,区区喜脉还能把错不成?”

    “而且她给她喂的药是安胎药,你不会闻不出来。”向夏天指了指被搁在一旁的汤药,“你不愿相信,我又何尝愿相信呢。可事实即是如此,孙软儿她有喜了,她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又怎样,怀的一定是他赵子龙的吗?”黄月英为了安抚住向夏天,有些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夫人您您怎可如此冤枉污蔑奴婢。”孙软儿这会儿也沉不住气了,大呼冤声,“奴婢整日守在这花园之中,难不成夫人要诬我与府中的其他下人私通?夫人若是这样想,尽管找人来与奴婢对峙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黄月英大喝一声,“你也别忘了你自己的卑贱身份,其他下人?你也配说出口。”

    就在黄月英与孙软儿吵嘴的缝隙间,向夏天甩开挣脱,埋头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诶”黄月英心急如焚,也欲追出去。

    回头剐了眼孙软儿,“你们二人给我好好待在这儿,哪也不许去!之后我会命人再来给你诊脉,你先别高兴太早。即便有了孩子又能如何,赵子龙他也不会正眼瞧你。你也别妄想着母凭子贵,能不能生下来,都还是个未知数。”

    ii

    军营之中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。”卫义小声唤着。

    “何事。”赵云眉头不展。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卫义眼神瞟着赵云的后边。

    待赵云转过身,向夏天已无声无息悄至他跟前。

    赵云将手中兵器一甩,大喜握住她的手:“娘子,娘子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话要同你讲。”向夏天的眼眶有些酸楚。许多日未见,他削瘦憔悴了些。见着他心中该是欣喜,还是难过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云的笑容打住,他岂会不知她要同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一旁,卫义担忧地瞧着他们的背影,最近将军府上好像又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仙姑她果然不大高兴呢。

    “子龙,上次你和孙软儿”

    赵云唯恐她又说出些伤离的话来,赶忙打断她:“娘子,你先听我说。上一次,我真的不知为何会发生那种事。那日回府后,我听见花园里有丫鬟的求助之声,我本想去帮她一把,可后来不知怎地失去了意识。后来我遣人去调查,发现是花园之中无意植入了一种使人动欲的花。我已经将看管花园的仆丁给仗责打发走了,当然,我想此事与孙软儿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但是即使是与孙软儿有关,他也出面不得。他不仅没颜再面对娘子,孙软儿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不可否认,我也有摘脱不了的错。若不是我粗心大意,也不会不会”赵云苦涩,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他恨自己,为何要向娘子提起这伤心事。可也总免不了要提的罢。

    见向夏天脸色不好,他赶忙转移话题:“娘子,这一月来,你过得还好吗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低着头不说话,从他这个角度望去,她好像也消瘦清减了不少,“娘子,回家吧,有我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仍旧没得到向夏天的回应,赵云也丧气:“我说这些话,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上次他已求得她的一次原谅,难道这次又要重蹈覆辙。即便他想求,她还会给他机会吗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总是让她伤心。

    枉世人如何夸赞我赵子龙是真英雄,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”赵云亦无奈垂眼,“你知道的,我也不想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向夏天终于开口了,声细如蚊。

    “娘子,她的伤也好差不多了。我会命人给她一笔银两当作是补偿,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留她了。”赵云言之凿凿,他也不知该如何讨得她满意,想来这么做应该是对的,“娘子,我现在便回去将事情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多少碍于她的伤,才给她留了些情面,让她居于小柴房。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人,没想到之后竟是以这种方式让他再记起。这辈子他还从未如此厌恶过一个女人,孙软儿是个祸患,再留不得。

    “别去。”向夏天握住赵云的手。

    “为何。娘子,即便你这次不会再原谅我,我心已决,断不会再将孙软儿留在府中。”赵云皱眉。

    “娶她。”向夏天摇摇头,一直忍着眼泪,现在有些失控起。她知道,子龙做得一切,不过都是为了顾全她。她也知道,这事赖不了子龙,她不该和他怄气。可纵使再相爱的两人,难道没有相难时吗?她也无力思考,只说她心里的话,只做她认为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娘子你在说什么?”赵云隐约听得,又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我说,娶她吧。”向夏天抬起头,一双泪眼望着他。

    赵云伸手去替她擦泪,强作笑颜,“娘子,为什么要说令自己伤心的话。这话也令我难过,娘子别再说胡话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,我很认真的,你娶她吧。”向夏天深呼一口气,要她说出这样的话,还是需要一番勇气的。

    赵云的手顿住,她说了三次这样的话,她真的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赵子龙之妻此生非你不可。旁人休想入我这赵家大门。”赵云摆摆手,黑着脸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既然妻不可,那妾有何妨。我想,即便是妾,她一定很乐得接受。你不肯娶她为妻,那便让她做妾。”向夏天亦将身子侧过,与他背对着,决绝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妾也不许!旁人三妻四妾我不管,但我赵子龙这一生只许结发之妻,妾是万万不可。且当我是不会享受吧,其他男人渴求的,于我而言,不过是些浮华空谈。我只要你一个,其他事情任凭娘子做主,我绝无意见。唯独此事”赵云凝肃认真。

    只是话还未待他说完,向夏天已抢着先言:“此事你也需听我的,也得由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赵云甚是不解,只以为她是要将自己推给别的女人,神情激动也有些愤怒:“为何,究竟是为何。且不说我与她没有感情,我虽是有错,这世上弥补的办法却有千百种,不一定非此不可。难道你愿意眼睁睁看着我与旁的女子成亲?”

    “没有感情又如何,你与她已有实,还在乎这些名分吗?世上纵然有千百种方法可以弥补,可独独此是最好的弥补办法。”向夏天哭着又笑着,“只可惜,这世上却没有能够弥补我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乎,我当然在乎!”赵云激动地砸拳,接着又抱住向夏天的肩膀,“娘子分明也在乎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在乎。可那又如何?”向夏天这会儿还算冷静,可越说下去,情绪越失控,“你以为我真的愿意看到你和别的女人成亲吗?你以为我的心真的死了,没有感觉吗?你以为发生这种事我就不难过吗?可是我又能如何,我又能怎么办。你既和她发生那种关系,你难道不应该对她负责吗?你这样一了百了赶她出府,不怕叫天下人耻笑你赵子龙是个薄情寡义,不负责任的人吗。这样的赵子龙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