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八十三章 花园秘密,动手处置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在军师府上一待便是一月,黄月英尽心照顾她的起居与饮食。

    这一日,黄月英心想着事情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她的情绪应该平复了不少。而且不能让她一直消沉失落下去,有些事逃避不得。

    黄月英将一抔土现在向夏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”向夏天蹙眉,似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早在你府里发现的,有一个小丫鬟急忙要将这东西处理掉,幸好被我发现了。而且我与那小丫鬟有过一面之缘,我记得她叫小阮。”黄月英解释着。

    随后,她又指了指那抔土,“你瞧瞧,问题在这里边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看了黄月英一眼,她虽早有所发觉,可后来实在是没精力,也没心情去真正探查这其中的问题。如今真相既已摆在眼前,还有什么理由去拒绝知晓呢。

    她开始动起手来,黄月英在一旁解说:“这土原本滋养的花,名叫‘山矾’。山矾花,又称动情花,遇水所散发出的香气更甚。但其实这香气并不足以令人真正动情,根本原因是藏在这土里面的香料。这香料唤作‘暖情香’,它的功效不用我多说了,迷情引欲,助男女欢爱。此人假借山矾花,想要蒙蔽我们。如此心机,恐怕也只有那个孙软儿做得出来。至于那个小丫鬟,应该是她的帮凶。”

    “也赖我。那日我明明察觉那个小丫鬟举止有异,行踪鬼祟,后来我也紧跟在她身后。也发现了那小丫鬟当日所购的山矾花,之后我也不曾放在心上。现在想来,我也要负些责任。”黄月英好不懊恼。

    向夏天仔细听闻,确如黄月英所言。的确,孙软儿是想借此花掩盖事实的真相。小花园之中突然多了什么花,也不会叫人发现。山矾外表平平,也不容易被人注意。在孙软儿得手之后,她大可将所有罪责推脱到花本身,以此证明她是无辜。

    可偏偏在处理掉山矾之时,太不小心,被黄月英给发现了,也难为黄月英这般警觉了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今日你不是也帮我发现了这其中的秘密吗。”向夏天打起精神来安慰着她,“原来是那个小阮,这也不奇怪了。早听说她们俩也感情深厚,想当初还是我撮合她俩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苦笑摇摇头,没想到时至今日,这许多的恶果都是由自己亲手种下的。

    “别想这么多了。由此可见,这个小阮也是一个忘恩负义,吃里扒外的,和那孙软儿都好不到哪儿去。”黄月英面有恚色,“别为这两个白眼狼感到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应得轻巧,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你府里打听过了,那日赵子龙回府后,在小花园逗留了些功夫,想必是那两个臭丫鬟搞的鬼。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,这也不能怪赵子龙。接下来,你准备怎么办。”黄月英格外认真,询问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。若这事是能怎么办、如何办便能解决的问题,那倒好了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重来,她定不会留这二人。可现在即便是杀了她们,也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神恍惚,底气不足,“我,不知道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黄月英挑挑眉,对这个回答很是不满,“那我问你,那日赵子龙和孙软儿究竟成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身子一怔,脑海中又闪过噩梦般的画面,“我也不知道,那日我没有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当时那种情况下,她又怎会去观察那些。

    “也许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吧。”向夏天无奈一声。

    黄月英陷入了一阵沉思,若是没成倒还好,若是真成了,以她这个姐妹的性子,怕是再难和赵子龙重修旧好。

    瞧她整日无精打采的样子,脸上写满了忧烦与愁。她不想再见她这副模样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,是因为她还在想着躲避。

    “不许你再继续这样下去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和我当初认识的你根本是两样。”黄月英言辞激动,握住她的肩,与她对视着,“你何曾让自己受过这样大的委屈,被人算计,你该是睚眦必报,而不是诺诺缩身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当初孔明大人如何与我说得你吗。”黄月英自顾说起,“他说你面相非凡,智勇双全,不输男儿。性格也好,淳朴不骄。凭你的才能和品性,能引得这天下名门豪士青睐。我耳闻之后,有多亟不可待,盼望着能早些和你见上一面。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可是今日呢?我不喜欢见你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向夏天被说得哑口无言,“我该去处置她们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在这坐以待毙,任由她们继续耍手段陷害你,陷害赵子龙。你这样事不关己,毫无作为,她们只以为你是彻底死心了,她们成功将你扳倒了。你不好受,又凭什么让她们好过呢。”黄月英越说,心中气焰也越盛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心中何尝是滋味,她也迷茫起,自己怎地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总之,黄月英将她生拉硬拽带回了赵府之中。向夏天再三拒绝,她怕与赵云逢面。所幸,下人来报,赵云此刻在军中。她这才安了心,也不再推三阻四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孙软儿的小柴门叫黄月英一脚踹开,小阮正在喂孙软儿喝药。

    “夫人”孙软儿见着黄月英,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二人赶快行着礼:“拜见二位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你们俩在一块。”黄月英冷笑了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,我对不起你”孙软儿软软弱弱跪倒在地,哭诉起来:“夫人你听我解释,夫人你知道的,自从夫人饶过我一条贱命后,奴婢便一直安分守己,在后花园里当差。可也不知为何,那日奴婢见将军来到后花园,本想上去施礼,却突然被将军一把抱住。将军力气大,奴婢也不敢反抗将军抱着奴婢回了房,将军情不自禁,要行要行那种事。将军于奴婢有恩,奴婢不能拒绝。所以才奴婢深感有愧,对不起夫人,还请夫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着她一番胡编乱造,心中怒气腾腾,面色一冷:“我只恨,当初心慈手软,饶了你这条贱命。贱人,你还在这儿污蔑子龙!”

    她现在看着孙软儿这张脸便气不打一处来,她恨不得撕其脸,剥其骨,使她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一个赵子龙情不自禁。这天下男人但凡有点儿眼力劲儿的,也不会瞧上你。”黄月英只把这些当笑话听,还啐一口:“恶心!”

    “二位夫人,我”孙软儿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向夏天喝住打断:“你是不是想说,子龙他情不自禁是因为花园中不小心混入了山矾花,而这花才是使子龙意乱情迷的罪魁祸首,此事与你毫无干系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面色霎白,她慌了心神,没料到竟会叫人看穿,一时不知该如何辩解,“不,不是的。夫人,我”

    “你别再装了,我都知道了。花园里的山矾花,土壤里的香料,正是你二人所为,你二人当真是蓄谋已久。”向夏天愤怒直指她二人。

    “奴婢冤枉。”二人齐齐磕头呼声。

    “冤枉,又是冤枉。”向夏天自嘲笑着,“小阮,我待你也不薄罢,为何你也要负我。军师夫人有一日眼见着你出府买回来了这山矾花,那日你还在守门的那儿吃了会儿闭门羹,是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”

    “也真是奇了怪了,军师夫人怎么不撞见其他的奴婢做坏事。每次都与你有关,孙软儿。”向夏天咬牙切齿,“我真想剥开你的心瞧一瞧,天底下真有黑心之人吗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始终埋着头,不说话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们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吗。”向夏天也懒得再与她们多费口舌。她们若是还有点良心,大方承认认个错,她给她们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奴婢冤枉孙姐姐待奴婢好,自孙姐姐被罚在花园里做事后,奴婢便一直想着买些花赠于姐姐。奴婢本是想买些棠梨花,不知会拿错了。孙姐姐身子弱,还请夫人不要怪罪孙姐姐,所有罪责都由奴婢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人承担?”向夏天有些诧异,“没想到你这种人,也有人愿意替你出面,甚至是牺牲性命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望着孙软儿,眼底如深讳莫。

    “牺牲性命”小阮似被吓住,恐惧地呢喃了句。

    “是,不错。你以为这罪责你一人承担得起吗,你们俩一个也逃不了。”向夏天眯起个眼缝,双拳已经握紧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丫鬟交由我来解决。至于孙软儿那个贱人,怎么着你也不能让她死得太痛快。”黄月英冷酷无情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。”向夏天颔首,面若冰霜。

    跪地的二人被她们的话语给震吓住,还不待她们先动手,孙软儿突然作呕起来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孙软儿捂着胸口,表情极为扭曲难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