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八十一章 关平受责,动情香味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可为时已晚,待关平后知后觉,已经和其父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关平见着父亲,脸色霎变。星彩也小鹿受惊,慌忙挣脱,与关平拉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关羽昂首,一双丹凤眼锋芒极寒,冷冰冰喊一声,“平儿!”

    “父、父亲”关平的面色由苍白转而涨红,低眉颔首,说话都有些不利索。

    关羽瞥了眼星彩,又道:“不好好带兵操练,跑到这儿来玩耍,胡闹!”

    关平被当头一喝,知晓父亲动了怒,赶忙跪下认错:“一切都是孩儿的错,是孩儿的失职,还请父亲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杖责二十。”关羽铁面,“若是再有下次,你就不必再跟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人人都知关平是关羽收认的义子,因为二人同姓,关平又一直敬仰关羽,且自身也有一腔抱负。当初再三恳求,关羽才答应带他一起征战沙场。关羽也青眼喜爱他,便顺势收为义子。

    这句话对关平而言无疑是雷霆霹雳,是给他沉重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父亲,父亲不要啊!”关平惊慌失措,“孩儿保证,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回去好好待着。”关羽冷面冷语,“忘了当初是怎么与为父承诺的吗,‘不平定乱世,绝不放掌中宝刀’,还有你的男儿志向,将士使命,这些你都忘了吗。”

    关平被说得羞愧,闭眼咬牙,“孩儿没有忘,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关羽稍稍满意了些,脸色也有所缓和。念在平儿是初犯,他也不予计较许多。而且平儿正值轻年,气血方刚,难免会为情爱所影响。可为何动情的对象偏偏是星彩,他不禁有些忧心,这不是他所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别跪在这儿了,随为父回去。”话落,关羽一个利落转身。

    众将替他让开一条道,才走出了几步,却听身后传来平儿的央求之声:“父亲,可否让孩儿将妹妹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关平深知,以后大概是不能再与妹妹相见了。所以他想再同妹妹说些知心话,要她等他。

    关羽顿住脚下步伐,再转回身,面色阴郁,沉沉不满道:“男女且授受不亲。你和星彩虽是兄妹关系,多少也得避着嫌,切莫害了星彩的名声,耽误了她将来找好人家。”

    这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,关羽也瞧出了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,并且不予接受,而且是明确反对了罢。

    关平还想再说些什么,向夏天见状连忙上前,将他按住,充当起和事佬:“平儿放心,还有姑姑在,姑姑待会儿会将妹妹送回去。平儿快随二哥回去,莫要再多言,也切莫忤逆了二哥”

    说到后边,向夏天压低声量。蹙眉眨眼摇摇头,示意平儿不要再与其父对着干。

    后面的日子还长,一时不接受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接受。眼下只有先将这父子俩稳住,可不要闹出什么事端。

    关平的俊脸苦皱,艰涩咽了咽口水,“是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站起身,回头不舍地瞧了眼星彩妹妹。这一眼本不该瞧,见妹妹小脸惨白,他的脚下似被什么束缚着,迟迟迈不开。

    他似乎做了一段很长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终于,他还是迈开了步伐,毅然决然地走向关羽。

    “只因你贪玩,还要麻烦你的夏天姑姑将妹妹送回去,回去再加十杖。”关羽铁了心要将这俩小年轻的火苗掐灭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向夏天总觉得这话锋似是在针对她。听闻关平要受三十杖,自是心疼侄儿,想站出来替他说几句话:“二哥,这处罚会不会过重”

    不待她将话说完,关羽不以为然地回绝着:“堂堂七尺男儿,如若这几杖都承受不了,将来还拿什么上阵杀敌。”

    关平担心向夏天因他而受牵连,忙出声阻拦:“姑姑,这些都是我该领受的。姑姑不要小瞧了侄儿,还要烦请姑姑辛劳一趟,将妹妹送回去。侄儿感激不尽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向夏天抱一拳,再潇洒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诶”向夏天还想出声唤住。

    却遭受了关羽的制止,“想来,这段时间多有麻烦夏天妹妹和子龙兄弟。平儿和夏天妹妹感情深厚,我甚感欣慰。其他事我不会管,只是有些事,旁人做不得主,唯有我这个身为父亲的才能。夏天妹妹,告辞保重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漫不经心地回了个礼,心中不是滋味。是啊,平儿的人生大事何时轮得到她插手,怎么说也是得由二哥做主决定。

    她的心头涌起一阵挫败,可还得强打起精神。因为有人比她更难过,难过的多,还需要她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星彩”向夏天回过头,担忧地瞧了眼她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星彩点点头。随后,向夏天将她一路护送回。

    路上,星彩始终埋着头,不言也不语。向夏天看不清她的表情,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。

    直到将她送到府门外,星彩同她道了一声谢,便要踏进门槛。

    向夏天也不知是从哪儿提上来的热血,对着星彩的背影喊道:“别难过,也别灰心。他一定也不想这样,你们还小,日子还长,以后也有的是机会。总之,千万别放弃。”

    星彩怔了怔,再转过身后,强打起笑颜,“谢谢姑姑。”

    送走星彩之后,向夏天也没心情再回到军营之中。不知不觉走回了家,也不知子龙取完东西走了没有,应该是走了。现在去追他,肯定是来不及了。倒不如索性在家等他,她身上黏着臭汗,也正想冲个澡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守门的行一礼。

    向夏天挥挥手,大摇大摆地走进自家门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听到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从小花园那里传来了尖叫声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这么一说,好像还真是”

    两个小丫鬟在一旁议论着,发觉向夏天正朝她们走来,赶忙施礼:“见过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吧。”向夏天的面上显露倦色。这两小丫鬟刚刚在议论些什么,她有些没大听清,不过却隐约听得小花园

    她倒也没怎么将小丫鬟的话放在心上,只是猛然间想起,小花园是孙软儿如今当差的地方。她现在应该也学乖了,再不能兴起什么风浪了罢。

    心中虽这样想,却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到小花园瞧一瞧。

    四下无人,也没什么状况,想来只是两个小丫鬟嘴碎闲聊。向夏天悻然正欲离去,余光倏然瞥见一小抹身影。

    有人藏在那儿?!向夏天下意识地反应。

    “谁?是谁在那儿?!”

    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有坏人溜进了府中?!她刚才分明瞧得清楚。若是府中自己人,也没必要躲躲藏藏。

    向夏天肯定着心中的想法,随即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无声无息地靠近着那一方转角,接近之际手心已然握上了捆仙索。

    她神色凝重,屏息小心地迈着脚下步伐,在心里默数三个数后,立即冲上前去,连带着挥出捆仙索。

    只是却扑了个空,根本没有人在!

    怎么会,她方才明明见着那抹身影就是出现在这转角处。

    向夏天警惕地观察了下四周,小花园只有一个进出口,若是真有人藏在这儿,那她只要盯紧了园门便是。

    想至此,她开始四处地挥着捆仙索。捆仙索所至之处,皆化作一片狼藉。她将那些花花草草都打落,这样那人便无处遁行。

    正当向夏天又欲挥鞭之际,传来一声,“喵”

    搞了这么半天,原来是只顽皮的猫,害得她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她正舒口气,可是眉头又一皱,她的身体在一刹间变得有些柔软,还有些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这空气中似弥漫着什么香味,是从哪儿传来的。

    向夏天在脚下不远处发现了盆栽,是一盆白净毛绒绒的花。可惜被打破了,而且分离开来的泥土还在向外淌着水。再仔细一瞧,泥土之中还夹杂着什么东西,看样子像是香料。

    想必这打破的盆栽是那只猫的杰作。香味便是从这儿传来的,凑近一闻,还怪好闻的。

    只是霎时间,向夏天突然觉着四肢无力,一阵天旋地转。越靠近越觉软弱无力,她觉得自己要化成一滩水了

    这种感觉,她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糟了!

    原来这香味会使人动情。

    向夏天甩了甩脑袋,摸着额头,用银针在几处关键穴位上扎了几针,神智这才恢复了些。

    她逃也似的弹开,远离这花。她瞧着这盆花,蹙着眉细想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花,为什么这种花会出现在小花园中。

    她心中突然冒出一阵不好的预感,难道又与孙软儿有关系?与孙软儿有关,说不定也会与子龙!与子龙有关!

    向夏天被这突如其来可怕的想法给吓住,她慌忙站起身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急匆匆地向后院跑去,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。但是她仍是义无反顾地跑去子龙的卧室

    远处便见着子龙卧室的大门紧闭着,向夏天渐渐放慢了脚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