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七十八章 感慨良多,生离死别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诸葛亮倚船踏洲而去,他孤立于扁舟上,背影伟阔寂寞。

    黄月英追随至岸边,一直相望着他缥缈的背影。直至背影与天地山水融为一体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这画面看在向夏天的眼里,感慨颇多。只闻这些人留名史册,却不见他们肩上的负担与艰苦。

    强者之所以称‘强’,往往承旁人所不能受之。强者大概又都是孤独的。

    处乱世已不易,平此世更是难。但总需要有人站出来,甚至是牺牲己身。

    身旁的人,又何尝不是。向夏天温柔看向赵云。

    赵云发觉,朝她抿一笑,“娘子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微微笑,不言语。彼此注视着,眼里显柔情,心中藏共语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才一走,你们俩便刺激我。”黄月英转过身见他俩如此,好不憋屈。

    黄月英有些小情绪,自顾走开。向夏天见状,赶忙追上前去,挽住她的手,“怎么了,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吃他赵子龙的醋。”黄月英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慢跟在二人身后的赵云,听此话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舍不得军师,军师不在,不是还有我陪你吗?”向夏天揉揉她的肩,安慰着。

    黄月英故作思考,“可是你也不能时刻陪着我,不如我搬去你府上住。孔明大人不在家,我一个人待着无聊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莞尔一笑,“我倒是没有问题,只是”

    说罢,向夏天回头瞟了眼赵云,见他的脸色果然有些小不乐意。

    黄月英反应过来后,趾高气扬地‘询问’着赵云:“赵子龙,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赵云语噎,分明已成定局的事,还要多此一问,“只要夫人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说好了,我现在便回去收拾。”黄月英露出得逞的笑脸,随后迈开脚下大步,兴冲冲地跑开。

    只剩下他二人了。

    走在后边的赵云,不着声迹地走上前,与她并肩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不怪我了。”赵云试探地问着。

    他虽惩治了孙软儿,可之后娘子对他的态度依旧是不温不火,这可将他苦恼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错既不在你,我又怎会再怪你。”向夏天埋头羞涩。话虽如此,若不是今日见军师出行,心有感悟,可能心中还在别扭着。细细想来,香囊一事确怨不得子龙,是她小气胡闹了些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,等到哪日失去了,才懂得珍惜,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赵云款款唤她,将她轻轻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只说让我给你时间,为何不问那事究竟是如何。”

    赵云明白,她所言的那事是指什么,“我知道娘子不想再被人提起那事,我也不愿惹得娘子不高兴。而且既然相信娘子,又何须多问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心里都不想知道,我和曹和那个人的事。”向夏天一时嘴快,险些不小心说出来。

    赵云深思了会儿,沉吟着:“若说心里不想知道,此乃假话。可是知道了又如何,平白往心里添堵。事隔遥远,再吃当年的醋,怕娘子你笑话我。娘子不说,我便也不问。当此事从未发生过,今后娘子只许有我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今后只有你一人。”向夏天心满意足地笑了笑,“子龙,你以为我怎地突然提起这事,因为今日我要同你讲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”赵云想说,让她不用勉强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不必说,你听我说。”向夏天打断他的话,顾自说起,“子龙,我想你应该知道了那人是是曹军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博望坡一战,我和他交手过。”赵云面色深沉,点点头。不仅是曹军,应该还是曹操部下的哪位将军。

    “开始我也不知他是曹操的人,只将他视作有过几面之缘的友人。店家掌柜在酒宴上说得那些事,也都发生在那一日,你和他逢面的那一日。”那一日也是他们俩第一次吵架与冷战,二人都不会忘罢。

    “那日,他被人追杀,身负重伤。为避风头,我将他带去客栈,亲自医治。我叫客栈老板帮我准备些物品药材时,被他发现了。那个客栈老板又是个好管闲事的,他误会了我与那人关系暧昧,我便也将错就错,顺着他的意思胡编乱造了那些关于私奔的话,客栈老板这才放心罢休。我这么说这么做,只是不想客栈老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再引来追杀的人。可不曾想,今后他带给了我更大的麻烦。”向夏天有些忿意。

    “娘子,都过去了。”赵云拍拍她的背。

    “那日夜里,他醒了过来,我便也安心脱身。可是他执意要送我回去,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”向夏天嘟囔着,“子龙,事情即是如此。至于客栈老板说得那人衣不蔽体,也是因为我要替他疗伤治病。很感谢你相信我,我知道你听去了,心里也会不好受罢。你不愿让我不高兴,我也不愿让你难过。子龙,一直以来都只是你一人,再无他人。”向夏天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娘子”感触太多,一时间反而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他只将她揽得再紧一些,“何其有幸,能得娘子。”

    深感荣幸,不管是娘子的坦白,还是娘子的只一人,亦或是娘子的你听我说。

    “傻夫君。”向夏天难得这样喊他。

    赵云怔了怔,待反应过来后,惊喜万分,蜜意直达心底。他眷恋地抚摸着她的发丝,反复呢喃着,“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傻子龙,即便你吃醋,我也不会笑话你的。”向夏天笑偎着,她喜欢瞧他吃醋的模样,“所以,你要不要吃个醋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娘子。”赵云腼腆地抿抿嘴,总觉得娘子是在打趣他。

    嘴上拒绝着,过了一会儿——

    “娘子,他是曹操的人,又曾被人追杀,想来不是什么好人。娘子以后还是不要与他有过多的牵涉。”赵云说出此话后,脸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向夏天瞧在眼里,心中乐呵着,“好,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亲热够了没有,要亲热回去再继续,我可不想再待在这个伤心地了。”远处的黄月英朝他们呼喊着。

    云天二人相视一笑,牵着手也小跑走开,“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ii

    柴房内。

    微光透过门隙,几点落在面上。孙软儿渐渐苏醒过来,她愣了好半会儿的神,方才记起来都发生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细细想来,她的面色由愤怒变为伤心,再转而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没错,将军说得都没错。那日夫人闹着出走,前院打成一片,她便是趁了此间隙,偷偷将香囊放进了赵云的衣裳中。之前将军贴身佩戴的那枚香囊,不用猜也知是夫人的手笔。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叫她得手,将军的反应激烈,定是受了夫人的责怪,大吵了一架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可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,将军仍在处处维护着夫人,而且竟还将她的手段计谋如数点破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为何。在这之前,她以为已是胜券在握,能达到目的。没想到眨眼间便败了,她的伪装被将军撕下,并且被伤得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。是她行事不小心,还是将军对夫人的感情太过深爱坚定。

    夫人能得将军如此坚信维护,她还真是羡慕呢不止是她,天底下的女人应该都会艳羡罢。

    她有些累了,眼皮累得耷拉下,手脚也松垮懒散着,她甚至都疲累得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暗无天日,不见天日,这儿怎地如此暗。

    她想,她大概会一直被困在这儿。是她亲手葬送了自己。

    她所做得一切,是她想看到的吗?真的是出自本心吗?

    哀莫过后,开始迷茫起,也渐渐厌恶起自己。

    就这样结束了罢让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寒气肆意侵入她的身体内,她丝毫不反抗,也不再求生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了灵魂在一点点抽出体外,这就是所谓的‘死’吗。

    阳光带来的暖意渐甚,转眼间,她这是通往了极乐之道吗。只可惜死之前未曾见到一束暖阳,她多想再瞧瞧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睁开了眼。一道光亮果如她所盼,洒在了她的面庞上。

    如今是死是活,她疑惑地望了下四周。原来她还活着。

    同时,她面色大变,身体似有不舒服,捂着嘴干呕。

    这些都将她拉回了现实,她动了动手脚,摸上小腹。

    她还不能死,还有一线希望

    瞥见身旁放置着一碗水,她苦苦支撑起身子,朝着那碗水爬去。拿起碗后,大口地向嘴里灌去。

    接着,她无助地倚靠着冰冷的墙壁,闭着眼,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从前,她也一直未搞清楚,到底是身不由己,还是能由她选择。可如今,她不需要再搞清楚,因为接下去只有身不由己了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洒落进来的阳光也越来越多。即便是在冰清水冷的柴房之中,仿佛也嗅到了一丝暖味。

    这一日,赵府经历了生离,与死别。送走诸葛亮的离,与孙软儿的别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似有什么在悄然变化。不知明日会是怎样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