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七十五章 香囊惹事,谁是无辜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见他脸色黑沉,心中大快,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回答着,“美食好酒,任君采撷。山水宝地,风花雪月。天下郎俊,凭我挑选。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赵云嗓音沉郁,将脸拉下来,握紧着双拳,“谁敢。天下郎俊,来一个,我打跑一个。来一双,我便打跑一双。”

    “就许你拈花惹草,不许我水性杨花了?”向夏天不满地高声质问着。

    她这嗓门大了些,围观的下人听去,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起。向夏天也意识到了此,左顾右盼了一会儿,小脸羞红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不许你这样说自己。”赵云不悦地蹙着眉头,锋利的眼神扫视一圈,议论着的下人们皆被威慑住,识相地立马闭嘴低头,胆小的也不敢在此多留,不过还是不乏看好戏的。

    “你管不着我,不许再跟来了,不然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。”向夏天不想再与他耗下去,再这样下去只会让她的处境更加尴尬窘迫。

    赵云也是个死心眼的,仍兀自跟在她身后。她忍无可忍了,看样子不给他点颜色瞧瞧,他是真不死心。

    他该不会以为自己对他下不了手?

    思至此,她转动着手腕,再一个侧身,捆仙索直挺挺地朝着赵云落去。赵云瞧见,不闪也不躲。

    下人们吓得闭起眼来,向夏天的胸膛也在打着鼓,唯有赵云的内心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捆仙索打在了赵云的肩上,赵云的白衣很快被鲜血浸湿。他不吭声,也不动,面色平静,只是额头上渗出了些汗珠。

    向夏天睁大了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。凭他的功夫完全可以躲开,为什么不躲?她的心中闪过一丝心疼与悔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向夏天像是自顾呢喃,又像是在问他。明明受伤的是他,那鞭子却更像打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既属意孙软儿,你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表现得忠心不渝。赵子龙,我不可能二女共侍一夫,在我们那儿这是不成立的。你回去吧,别折磨我了”向夏天抓狂崩溃,什么不成立都是借口,分明是她自己也不愿。

    “我的一颗心都只是娘子的。”赵云有气无力,“娘子尽管拿我撒气,我在这等你撒完气,再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向夏天握紧拳头,“你当我会不忍心吗?”

    赵云怔了怔,他闭起眼,深吸一口气,“娘子请便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的内心在斗争着,过了好一会儿,二人都没有什么动静,下人们观看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个。

    突然,向夏天手中的捆仙索动了动,鞭出,带起一阵强劲的风。

    赵云已感受到疾风扑面而来,他纹丝不动,静伫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眯起眼睛,一直观察着他。她鬼使神差地挥出了这一鞭,也不知是对他的考验,还是对她自己的考验。

    眼见着捆仙索要再度落到赵云身上,有些下人都下意识地尖叫出声,替赵云捏把冷汗。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有人大喝一声,从天而降,替赵云将这一鞭接住。

    赵云睁开眼,见黄月英挡在了他的身前,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月月?”向夏天眉头一皱,“你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干嘛,你们俩才是。”黄月英没好气地反呛着,将手中握着的捆仙索利落甩开。

    向夏天顺势将捆仙索收回,责备着,“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敢徒手接她挥出的鞭索,向夏天的内心都大为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危险,那你还对赵子龙出手。”黄月英语气甚为不满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。”向夏天硬气反驳着,不过还是关心着好姐妹,“你有没有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好歹我也是个练家子,这鞭子能拿我怎样。”黄月英嘴硬,她的手掌心可火辣辣得紧。

    紧接着,诸葛亮也神色匆匆,小跑着赶来。他方才听闻下人的议论,心中也明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。”诸葛亮再唤一声赵云,想听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这说来有些复杂。”赵云为难。

    “都下去,不许再多议论。”诸葛亮大喝一声,下人们作鸟兽状散开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刚刚不是还谈得好好的吗,怎么突然像是仇人似的,还打了起来。要不是我及时赶来,你还真准备对赵云下重手吗。”黄月英不明其中内由,只以为是向夏天不肯原谅赵云,还拿他出气。

    “你”向夏天也气不过,“你们都帮着赵子龙好了,反正我做什么都是错的,你们怎么不去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适时,诸葛夫妇齐看向赵云。赵云叹声气,解释着,“我也不知为何,一个香囊凭空出现在我身上,娘子她误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香囊?”黄月英不解地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孙软儿给他的香囊,上面还绣着一对鸳鸯。”向夏天酸不溜秋地替赵云答着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这是真的?”黄月英又将矛头指向赵云,狐疑地瞧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假。”赵云委屈,“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这个香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半信半疑,左瞧了瞧赵云,又望了望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向夏天侧过身去。

    黄月英再与诸葛亮相视一眼,二人含笑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就为了这点小事?唉,枉我以为是什么。”黄月英笑说着,朝向夏天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醋坛子,真是越活越笨。想也明白,定是那丫鬟故意将香囊偷偷塞进赵子龙的衣裳里。”黄月英拍拍她的肩,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他从来不需要丫鬟伺候,没有他的允许,孙软儿能有这个机会吗,反正我是不信。”向夏天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所以,娘子,你只有和我回去,才能搞清楚。我也需要搞清楚。”赵云急切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和你回去,现在看到你就气不打一处来。”向夏天虽固执,语气却也软了许多。被黄月英这么一提醒,她的理智也渐渐回来。

    赵云有些丧气,目光希冀地投向黄月英。黄月英看懂了他的求救信号,好吧,既然孔明大人有事要求他,那她也帮他一把,且当作是还个人情。而且他们两家关系融洽,自然都要和和睦睦的才好。

    “嘘,你少说几句。你不和他回去,不是正好中了那丫鬟的计。你气,难道赵子龙他不生气吗,平白无故地又被你冤枉。赵子龙他什么样的为人,你应该是最清楚的。”黄月英唏嘘地劝慰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地那么肯定他是被我冤枉的。”向夏天心中有些憋屈,也有些不服气。清楚是一回事,可是当证据摆在眼前,谁又能理智地做到信任,丝毫不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我和孔明大人一听便知赵子龙他是无辜的。你想想,他若真与那丫鬟有什么,那香囊即是见不得人的脏物。既然见不得人,那赵子龙他为何要贴身佩戴在身上,不是成心等着叫你发现吗,然后再给他自己找麻烦呀,赵子龙他可没笨到这种地步。而且即使被你发现了,他也可以编个理由将你糊弄过去,也不至于只会说他也不知道,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所以,你这又是中了那丫鬟的计。我说你呀,什么时候能学聪明点。怎么一遇到与这丫鬟有关的事,脑子就不灵光了呢。”黄月英戳了戳她的额头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、可是,这也只是你们的揣测,不是吗。说不定,说不定这根本不是孙软儿使得计。”向夏天仍在执拗,不过脸色已经稍有缓和,看来黄月英对她说得一番话还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,赵子龙他对那丫鬟有情有义。”黄月英鄙夷地甩了她一记白眼,“若真是这样,赵子龙他何必费尽心思,讨你的欢心,恳求得到你的原谅。你不理他,不是也合了他的意,他何不趁此与那丫鬟眉来眼去,恩爱缠绵,还要眼巴巴地守在这儿,任凭你对他下此毒手。要我说,赵子龙他对你的一片真心,傻子都能看得出来。唯独你还不肯相信了他,还在怀疑他,你若是再与他闹下去,可别怪我也翻脸了,不站你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从她的话中得到了些安慰,也有些惊慌起来,“哎呀,别我知道了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了?”黄月英勾着笑容,得意问着。

    “暂且不与他闹便是。”向夏天狠下心,咬着牙,忿忿说出。

    “暂且?”黄月英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说要去找那丫鬟问个清楚,我看他究竟能问出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已有所让步,她也不太好再咄咄逼人,强人所难,黄月英也松了口,“好吧,那你先随他回去。”

    总算将向夏天安抚住,黄月英回给赵云一个眼神。她算是做到仁至义尽了,能劝得都劝了,好话也都替赵云说尽了,接下来还要看赵云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赵云点着下颚,又向黄月英投去感激的目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