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七十三章 努力一下,便会有了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听着他将话说完,要是换作平常,她一定会着急拦住他,不让他再胡言乱语。可是谁让她近来受了这么多的气与委屈,她才不心疼他。

    哼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她的面色还是有所缓和,不似刚才那般冷酷无情,“我要再考虑考虑,给不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为夫等娘子考虑好。”赵云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我若是考虑了之后,还不给你机会呢。”向夏天又有意为难他。

    赵云沉思了一会儿,随后眉头舒展,邪魅一笑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笑什么。我不给你机会,你好像很开心,你是不是觉得解脱了。”向夏天听闻上面有轻笑声,小脸气鼓鼓地质问他。

    “娘子冤枉。”赵云无辜地大呼,紧接着解释道,“只是我刚刚想到一幅画面,有些情难自控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画面。”向夏天挑挑眉,没好气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在想,娘子若是不给我机会,那我只好将娘子绑去山林桃源,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安家生活。盖一座木屋,垦一亩良田,再种上一些青菜。屋外淌着一条溪流,我日出劳作,上山砍柴,下河捕鱼。等到日中,再回家为娘子下厨。还要替娘子搭建秋千,供娘子闲时戏耍,以后我们的孩子也用得上。日落而息,夜晚我们共坐在溪流旁,听潺潺水声,涧涧鸟鸣,呱呱蛙叫。等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,我们带着他们一起,春日赏屋檐下的燕,夏日驶船游玩湖畔,秋日登山,冬日玩雪。娘子教孩子们识字读书,我教孩子们习武练艺。许多年以后,你仍旧带着孩子们在秋千上玩耍,我从厨房端来热腾腾的饭菜,远远地,瞧着你们的笑颜,我也跟着笑。孩子们发现了我,一起拥上来围住我喊着‘爹爹’”

    赵云温柔细述,向夏天静静地听着,眼前仿佛也出现了这幅画面。她也不知何时湿的眼眶,多美好的画面啊,多简单的幸福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眉头舒展开,她靠着赵云的胸膛,听着他平静的心跳。她的心也渐渐沉淀,心中杂念一扫而空,有的只是和他相同的期待与向往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只有你能给我,娘子。”赵云嗓音颤抖着。

    才下眉头,又上了心头。她静无波澜的内心,似被投进了颗石子,泛起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她架不住这样的美好,也架不住这么温柔的他。她的手缓缓地抱上他,她想回应着他,这些也都只有他能带给她。

    可是话还未曾说出口,泪倒先流了下来。她不想被他发现,也不想打破眼下的宁静温馨。

    她别别扭扭地来了一句,“你怎么天天想着绑我。”

    赵云被她这么一说,无奈失笑出声,这妮子还真是会记仇。冷不丁地给他来了这么一句,他倒真是有些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又是一阵自责,他安慰着,“娘子,上次用绳子绑你,弄疼你了吗?那时我也是病急乱投医,不知该如何做,更不想让你走,所以才会出此下策。娘子,我和你道歉,以后都不会再这样做了。下次我直接抱上娘子,驾着夜照,我们远走高飞。”

    “哼,臭美,谁要和你走了。”向夏天一脸傲娇。

    赵云轻轻笑了笑,“那这可由不得娘子,娘子若不和我走,小子龙和小夏天可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向夏天被他说得不好意思,推搡了下他,“越说越离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离谱。等为夫哪日努力一下,过几年便会有了。”赵云附在她耳畔,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,你还说”向夏天着实难为情,见他还没完没了地一直说。她赶忙转移话题,“我是说,我不走了,你也别走,我们就安心留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呃”赵云沉吟了一会儿,“娘子不想过那种生活吗。”

    “想啊”向夏天何尝没被他说得心动,她眼神无光,仿佛还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可是很多事情,不是想怎样,便能怎样的。

    她不能,他也不能。他有无奈,她也有不得已。

    子龙,如果能重来一次,多想我未被赋予使命替天改道,你也不是被载青史的威风将军。

    如果能重新相遇相识,希望你我都各是简单平凡的人,过着简单平凡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是,到那时,我们向往的还会是这些吗?

    “只是”向夏天想与他解释,可是要她怎么解释呢。

    她支吾了好一会儿,也没说出个什么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不必说,我都会听娘子的。”赵云给了她一句安心的话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满意足地点着脑袋,赵云见她的小脸上展开了笑容,他也不自觉地随着笑。

    两颗心,无形中又慢慢贴近。和从前一样,也和将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都知道了,我不会叫你被人欺负的,回去我便清理门户,不再叫你眼烦心也烦。”赵云提及此,脸色瞬间冷若冰霜,嗓音也沉沉。

    向夏天还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,不肯脱身。她也享受着当下,才不想叫烦心事来破坏。她懒洋洋地应一声,“嗯,都由你做主吧”

    “只是,娘子,以后别再和我提分手了。”赵云有些委屈了。他和军师方才在屋外听到夫人的解释,休了他的意思?亏夫人想得出来,而且自家娘子居然还表示赞同认可。幸好只有军师在身旁,也幸好她俩只在私底下议论。不然他的这张脸,又不知往哪放了。

    不过比起面子而言,当然是娘子更重要。所以酒宴之事,他也想通开朗了,也不再予以计较追究。

    只要现在和将来,娘子的心都是属于他的,他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不相信我,偏帮着她,我有什么办法,我还有别的办法嘛”向夏天说到这个,小情绪又上来了,险些又红了眼。

    赵云慌了神,赶快将这个话题带过,顺了顺她的背,“好,好,我们不提了,都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,就是都怪你”向夏天撒娇似的嗔怪着。

    赵云笑着摇摇头,拿她没有别的办法,唯有顺着她来,哄着她来,“好,娘子说什么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撇着嘴,乖巧地由他抱着,“子龙”

    她轻轻唤出声,他方才说了那么多话,其实她也有许多的话想说。

    “娘子,怎么了?”赵云搂紧着她。

    “子龙,以后你会不会喜欢上别的人?”也许在感情中的人都容易患得患失,即便是偶尔神经大条的她,也会有敏感脆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赵云皱着眉,嗓音低沉,“娘子,莫要胡思乱想。我赵子龙这一生有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你无意中闯入我的世界,其他人恐怕很难再入得了我的法眼。已经有了你,还奢求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得。”向夏天哼哼唧唧,“以后你都只能有我一人,你若是敢对别的女子动了心思,我可绝不会饶过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装腔吓唬着,一边把玩起手指,在赵云的腰上画起圈圈来。

    “好,到时任凭娘子处置。”赵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嘿,还到时,你的意思是会有那么一天喽。”向夏天的小脸纠结在一块,瞪着眼努着嘴,作势要从他怀中逃出。

    赵云手疾,才不给她这个机会,锁住她的腰肢。他急于解释,甚至有些语无伦次,“娘子,你知道的,我不太会说话。我向你保证,绝不会有那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相信你。”嘴上虽这么说,可身体还是老实地依偎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我只有让时间来证明,我会努力让娘子相信我。”赵云耐心地哄着。娘子可不好伺候,他唯有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“嗯”向夏天若有似无地轻轻应一声。她也揽上他结实的腰,似是想起了什么,“前几日我闲来无事,想起了从前嫂嫂教我绣香囊。我一时心血来潮,又想着之前绣得那个香囊应该也旧了,便又替你绣了一枚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有心了,多谢娘子。”赵云亲昵地摩挲着她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我手艺不好,绣得不好看,你可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,只要出自娘子之手,我都喜欢,我定会日夜佩戴。”赵云深情款款,“不信娘子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从怀中掏出香囊。只是他定睛一瞧,身子突然怔住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他将那枚香囊握在手中半天,都不给她瞧一眼。心中有些奇怪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正欲探头,赵云却猛地将手缩回,他神色有些不好,迟顿道:“没、没什么,香囊被我弄脏了,怕娘子见了不高兴。待我回去洗净了,再给娘子瞧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狐疑地盯着他,明显一脸的不相信,“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赵云答应,她便伸手将香囊从他手中夺回。

    仔细一瞧,这是一枚香囊不错。香囊上绣着栩栩如生的戏水鸳鸯,针线流畅,毫无瑕疵。显然不是她送给他的那枚香囊,那这枚香囊是从哪儿来得。

    向夏天抬眼望了下赵云,见他脸色阴翳,越发觉得这其中有不寻常。她手持着香囊,再细细观摩了下,发现在香囊的底部,赫赫然绣着一个字——“孙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