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七十二章 霸道子龙,娇妻难哄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什么理智,什么冷静,什么清醒,都在他亲吻上自己的那一刻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她也沉浸其中,无法自拔。直到赵云更加放肆地摸索起来,她忍不住打了个颤栗,“唔”

    她使着力气,欲要将他推开。这可是在军师府上,怎么能行如此之事,既罪过且过分。

    赵云只以为她是喘不过气,不舍地将她松开。虽是松开,揽住她腰身的手还未放开,生怕她逃了似的。

    向夏天小脸绯红,红唇也向外散发着诱人色,她嗔起眼睛,怒目而视,“你、你这是干什么?!我们都已经分”

    赵云蹙眉,不等她再说出分手二字,又霸道地贴上去,堵住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屋外偷窥的黄月英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这么劲爆的画面,将她的脸也看红了。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,没想到赵子龙还有这么狂野霸道的一面,她的心里开始佩服起赵子龙,能将小娘子收拾得服服帖帖,话都说不出的,只有他一个了罢。她想啧啧称奇,又不敢发声,怕打扰了里边正打得火热的二人。她只有在心里感慨一句,“这也太厉害了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情况如何了。”诸葛亮好奇地关心一句。

    黄月英哪有心思听进他的话,这样不可描述又吸引眼球的画面实在难遇,即便是孔明大人,也不能分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好半晌,没得到自家娘子的回应,诸葛亮有些不悦。见她趴在门窗下,瞪眼哈嘴,口水都要流了下来,这副样子也太不像话了,猥琐至极。

    他无奈摇摇头,既然她不理他,他便自己观望一下。

    之后,屋外面传来一阵鬼哭狼嚎,“呜呜孔明大人,我再也不敢了”

    黄月英哭丧着脸,被诸葛亮揪着耳朵带走了。她哭丧的可不是被孔明大人教训,而是她还没看过瘾呢

    不过屋外头这么一闹,好戏也没得看了。赵云和向夏天二人都惊慌地弹开来,好一会儿,才平复下心绪。

    “你”向夏天怒指着赵云,“谁让你一直亲我了,还没完没了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一脸无辜,“只要娘子不再提‘分手’二字,那我便不亲娘子了。”

    那他只有忍一忍了。

    向夏天咬牙切齿,瞪着赵云,他不仅越发地厚颜无耻,还威胁起她来。不就是不准她提‘分手’二字吗,她不提便是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们没有关系了,你未经过我的允许,擅自亲我,这是耍流氓的行为!”向夏天满心不服地叫嚣着。

    赵云听闻她变着法地说,还一再强调,他也有些沉不住气了,黑着脸,闷声质问,“谁说我们没有关系了,你要分手,我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气急败坏地对着干,“在我们那边,只需要一个人同意分手即可,不需要双方同意。又不是结成亲,成了亲之后,才需两个人协商离亲。所以,你答不答应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赵云走近一步,目光灼灼,注视着她,“那我们就成亲,我现在便派人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当真迈开步伐,要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赶忙将他拉下,她只觉一个脑袋两个大,鼓着腮帮子,气哼哼地道:“我都要和你分手了,怎么还可能和你成亲。赵子龙,你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赵云面目严肃,冷声沉静道:“娘子,我向你认错,你想怎么罚我都行,但是唯独分手不行。你说我们没有任何关系,可我们早已以夫妻之道处之,除却周公之礼,若不是顾忌着娘子的身体,我恐怕也忍不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,你不许再说这个了。”向夏天急得想蒙上他的嘴,可拉住他已用上了两只手。她被说得难为情,咬着唇,将脑袋转到一边,一副不想再听的架势。

    赵云知道她脸皮薄,将此话一语带过,“在旁人看来,我们也形同恩爱夫妻。在我赵子龙的心里,我也早将你认作我的妻子。嫂嫂也早已知晓我们的关系,她还等着抱小侄儿和小侄女。还有军中和村子里的弟兄们,都在等着赴我们的喜宴,喝我们的喜酒。主公、军师也是为我们费了不少心思,等着我们喜结连理,给他们一个好的交代。还有这天下之人,都知你是我赵子龙的准妻子,都在盼着你我恩爱白头,写下佳话。你负气要与我分手,他们该当如何?我如何向他们交代。你口口声声说与我没有关系,这么多层关系,还叫没有关系吗?娘子,我自知有罪,我赵子龙是混蛋,你打我骂我,想怎样都行。独独分手,我是不会答应的,永远不会答应的。我不管你们那边如何,娘子你既是我的妻,要入我赵家的门,便是嫁到我们这,如此应按照我们这儿的规矩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要么不再提分手,要么我们今日便成亲。”赵云反握住她的手,将她轻轻带进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”向夏天怒不可遏,气得浑身颤抖。她欲反抗挣脱,奈何她越是挣扎,赵云越将她拥紧。

    力不如人,到后来她也没了力气,她垂下双手,开始控诉他,可是说着说着,便哭出了声,哽咽着,“赵子龙,你就知道拿嫂嫂来压我,拿大哥和军师他们来压我,你这算什么。我知道你赵子龙满负盛名,可是天下人又与我何干,他们在乎的都是你赵子龙,你找别的女人,让她与你恩爱白头,让她与你共写佳话,这对你也并没有妨碍,天下人也不会在乎那女人是谁,反正不是我,不是我”

    赵云抱住她,将她的脑袋倚靠在肩上,语气中有几分心疼,又有几分愧疚,“胡说什么,怎么不是你,如何不是你。是你,只会是你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窸窸窣窣了一会儿,赵云继续出声安慰哄着,“我在乎就够了,我不想你再难过了。待完成军师所托之事,我便去向主公请辞,我们解甲归田,隐居山林,相伴到老。不再为纷争乱世所扰,也不再让你面对险恶世事,找一个有山有水的世外桃源,再有一个你,就够了。其他什么都可以不要,你,我一定要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气归气,哭出来后,仿佛好受了许多。再听闻赵云的此番话,心中的感动占了上方,她开始得理不饶人,哭卿卿质问着,“你早干嘛去了,你让我给你一点时间,我给了啊,可你呢。你不相信我,你总是不相信我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什么都不知道,就说我变了,我哪里变了,变得那个人分明是你,赵子龙。你变心了是不是,你不喜欢我了,你也不相信我”

    赵云惊慌失措,摸着她的脑袋,亲吻摩挲着她的发丝,他竟也有些哽噎起,“没有,别说傻话。我怎么可能会变心,怎可能会不喜欢你,不相信你。娘子,都是我的错,我该早些来与你说得,我一直都相信娘子,只是有时候也不知该如何开口。我那日说得话都是浑话,娘子切莫听进心里。都是我的错,还请娘子原谅我这一次,再给我一次机会,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不好。”向夏天蹭着他的肩,摇摇脑袋,“你听没听说过覆水难收,说出去的话,如同泼出去的水。你也不知道,那日你说得那些话,让我有多难过。赵子龙,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”

    赵云的眉头微微一蹙,心中有些堵,嘴上还是得哄着,“不管娘子喜不喜欢我,我都会一直喜欢娘子,钟情于娘子。我不该让娘子难过的,娘子别再难过了。你难过,我也会跟着难过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重重捶了捶他的胸口,“赵子龙,你还记不记得长坂坡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自是记得,娘子为何提此。”赵云怎么会不记得,那日可真是险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向夏天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那日战后,你对我说,一定会将我保护好,不会再让我受到伤害,也不会再让我伤心难过,你还记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赵云心领神会,看来娘子是要翻旧账来教训他,他硬着头皮,脸红惭愧地应道:“记得,我怎敢忘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点良心,还记得。”向夏天嘟囔着,“可是现在呢,你们男人说得话果然都是些屁话。赵子龙,你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说着的同时,她狠狠地戳了戳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赵云不想自家娘子心寒,也不想被瞧轻,着急地解释着,“娘子,为夫说得话实乃出自一片真心,还请娘子相信我。奈何为夫愚笨,总是弄巧成拙,心里却实在不想让娘子伤心。娘子,我不知道其他男人是怎样,也不管他们如何,但我对娘子的心,从不会变。娘子,还记得那日我们一起对着天神地祗,皇天后土起的誓言。娘子,你知道的,我从来不会撒谎。娘子今日若不相信我说得这些话,我现在再对老天爷起誓。皇天在上,我若对娘子有丝毫虚心,便让我永不安生,不得好死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