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七十一章 默契不错,强吻住她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就在赵云坐下的同时,向夏天的小脸更加羞红。她也不知为何,明明心里是生他的气,自己不该理直气壮些吗。怎么反而像是她做错了事,不敢面对他

    黄月英见好姐妹这副娇态,心中暗暗笑着,她啊,就是在她面前嘴硬。赵子龙一来,人就泄气了。

    赵云又何尝不是,怀揣着一颗惶恐不安的心坐下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你怎么不坐,快来一起坐。”黄月英傻笑着,对诸葛亮唤道。

    她这一唤,云天二人皆一齐看向诸葛亮。

    诸葛亮并未有动身之意,他挥着手中的羽扇,将眉头一皱,“我就不坐了,我方才想起来还有一份昨日的公文未批。对了,你将我那份公文放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啊?孔明大人,你的公文都放在书房的,你去书房找找看。”黄月英傻乎乎地看着他,答复着,她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我刚刚在书房找了一圈,都未曾找到。这份公文很重要,我得赶在午时之前上报给主公。你来帮我一起找找?”说到最后边,诸葛亮故意加重语调。

    黄月英这才后知后觉,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“哦,好,好。我这就去帮您找找。”

    她只道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书房诸事,事无巨细,孔明大人皆亲手打理,今日怎还要劳她出马呢。

    诸葛夫妇是准备功成身退了,云天夫妇就没那么好过了。向夏天听闻如此,心下惊慌起,一把拉过黄月英,“那、那个,我一起去帮你们找吧,我也不是外人”

    黄月英一脸笑嘻嘻,怎么可能答应了她,“你当然不是外人啦,不过你和赵子龙一样,都是客人。我和孔明大人心领了你的好意,不过就不麻烦你啦。你俩吃好喝好,自己招呼自己,拿这儿就当自己家,想吃什么吩咐下人便是。我们待会儿就回来,你放心吧,你不是说要吃两碗米饭的吗,你这一碗还没吃,可不许耍赖哦。吃完才能走,等等我就让下人将米饭蒸好送来。那我和孔明大人先暂辞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唉”向夏天还想再拖住她。

    黄月英狠下心,将她拽着自己的手扒拉开,哄小孩似的,“乖啊,我等等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恐怕这一走就再难回了罢。

    黄月英小碎步蹦跶至诸葛亮面前,“孔明大人,我们这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诸葛亮应着声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走啦。”黄月英挽上诸葛亮的手,丝毫不避嫌,她这是有意刺激他们,诸葛亮这会儿倒也配合。

    二人再一齐看向他们,果不其然,瞧见他们这副恩爱眷侣的模样,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好,快去快回。”二人齐声,说着同样的话,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云天二人脸红尴尬地看向彼此,相看一眼后,各自又慌张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诸葛夫妇看在眼里,玩味地笑了笑。退出后,将房门带上,诸葛亮还不忘留下一句话,“你们默契不错。”

    二人听此话,更是羞得不行,坐立难安,又各持姿态。向夏天低头不语,紧张地把玩起手指来。赵云也默不作声,一手放在大腿上,一手置在桌上,坐姿端正,偶尔侧眼瞧一下她。唯有在看向她时,眼眸中会有波动。

    二人也都沉得住气,不知过了多久,向夏天听闻身旁有动静,好像是动筷的声音。她努努嘴,有些不高兴。这种时候,他还有心情吃

    片刻过后,从头顶传来一阵温润之声,“吃罢。”

    赵云将剥好的虾蟹用碗呈好,递至她跟前,“原来你喜欢吃河鲜,以前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有些自责,还是方才见她的盘中,都是些虾壳蟹壳,他才知道。

    荆州江夏地处中部,河鲜只在江东沿海才常见,一般也只有盛大的酒宴会准备一些海鲜。说来也不能怪他,平时本也没怎么吃过,而且她也没想过能在古代吃到这些。

    “你既喜欢吃,以后我命厨房准备着些。”赵云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嗯、嗯”向夏天别扭地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赵云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向夏天虽心有悸动,不过也还是有气,她将手悻悻收回,直接抄起虾蟹鲜肉往嘴里送。这虾蟹鲜肉不知是得罪她了,还是怎么,她表情微微狰狞,忿忿地咀嚼着。

    赵云也瞧出了她火气未消,抿了抿嘴,开口道,“娘子,你和夫人说得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冷哼了声,将脑袋别过去,轻声嘀咕着,“老是偷听我讲话。”

    赵云耳朵灵,知道她对后院一事还耿耿于怀,面有愧色,解释着,“娘子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想来也奇怪,上一次的事有些蹊跷。当时有人去军中通知他,说他府中的后院正在大闹,吵闹之声已传到大街上,请他回去制止。他急忙回府,在暗中观察听闻了一会儿,发现并不如那人所言,虽然后来确实争吵了起来。现在细想,这莫非也是孙软儿搞的鬼。她故意派人引他回去,再瞅准了时机,让她误会了娘子。

    赵云明白过来,心中懊恼悔恨。不知道孙软儿还在暗地里耍过哪些阴招计谋,他又究竟错怪冤枉了夏天多少次,他当时怎么就犯浑上头被奸人蒙蔽了双眼,他怎么会不相信她呢。其实他心底里面,一直都是相信她的啊。

    其他的这些都不重要了,孙软儿他是不能再留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眼前的人,身边的人,心里的人。

    向夏天一直不理睬他,自顾自地埋头吃。她将碗里的虾蟹想象成是赵云,她要将它们一口一个地吃进腹中,这样一来才能解些气。

    “抱歉,娘子,一直以来都是我错怪你了。我不该、不该让你伤心难过,不该禁你足”赵云诚诚恳恳地道着歉。

    向夏天咽下一口,这才将脸转回来,望着他,“那你不禁我足了?”

    “娘子无错,自然不用再禁。”赵云欣喜,笑着道。又怕惹得她不高兴,将笑给憋回去了,一脸严肃认真,“娘子若是不满意,换娘子禁足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端端的干嘛要禁你的足,军中的事都不用你操劳了?”向夏天挑眉反问着。

    赵云心中大喜,以为向夏天是原谅他了,“谢娘子体谅,这几日的禁足让娘子受苦委屈了,以后我会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瞧见向夏天的小脸蛋沾了好些油汁,似只流油的小肉包。他不禁伸手,欲替她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身子明显一颤,她推开赵云的手,不再看向他,冷冰冰道,“不用你补偿了,你不禁我足,我已经谢天谢地了。我们已经分手了,没有任何关系了,这顿饭且当作是散伙饭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赵云不可置信地看向她,不确定地问着,“娘子,这话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再和你重复一遍吗?”向夏天埋头望着一桌子的菜,依旧冷言冷语。她不敢瞧他,她怕一见着他,那些话她就不忍心再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分手了,没有任何关系了,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。”她话语决绝,不给人反应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赵云怔住,有些没缓过神来。她是认真的吗。

    他心下大慌,咽了咽口水,面上还是维持冷静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着这一桌子的菜肴,已是索然无味。再僵持在这儿,也不会有什么结果。想至此,她猛然起身,想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就在她起身之际,赵云也随之起身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又来?!

    向夏天生气地转过身来,欲要破口大骂他一番,“赵子龙,你”

    她已经将话说清楚了,他们已经分手了,他还要干嘛。不是说好了不禁她的足吗,干嘛还要拦住她。

    不待她将这些话说出口,赵云已经率先一步行动。他似是料到了,她会没什么好话,所以他及时将她的小嘴堵上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臂,腕上一个发力,轻飘飘地将她拥进怀中。揽上她的纤腰,摁住她的脑袋,亲吻锁住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还是熟悉的香味,有多久未和她这样毫无间隙地亲密。近来这些日子,他也不好过。好在,此时此刻,他还能怀抱着她,他还能和她像往常一样,他还能占有她。他仿佛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与鼓励,心里蒙上的一层灰尘,似是被吹散,被吹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许是这次的空窗期有些久,他有些难以把控,欲要更深进一些。到最后实在忍不住,堕落了便堕落了,不回头便不回头。唯有她的香甜气息,才能一解他的烦与忧。他甚至开始动起手来

    向夏天始料未及,没想到赵云会直接亲吻上她。她又何尝不想念他,她也发了疯的想念他。

    什么理智,什么冷静,什么清醒,都在他亲吻上自己的那一刻,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她也沉浸其中,无法自拔。直到赵云更加放肆地摸索起来,她忍不住打了个颤栗,“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