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七十章 休了他吗,留下吃饭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点头。她突然觉得食之无味,放下手中的食物,闭上眼缓一缓情绪。

    黄月英握住她的肩,以示安慰。过了片刻,听得向夏天郁郁沉沉道来:“那日在后院,我将孙软儿传来,本来是想问个清楚,我还在担心会不会问不出什么。但是她没有让我失望,她的确和我解释了,她和那个揭发我的人之前是如何认识,如何走在一起交谈,还有酒宴之上为何替那人通报,她将一切归结为偶然无心,说她绝没有害我之心,我险些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忿忿,“后来我才反应过来,她那些话都是说给子龙听得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。”黄月英疑惑。

    “就在我以为是我冤枉了她的时候,她突然似变了张嘴脸,故意拣些难听的话来刺激我。我正好上了她的套,大发雷霆,对她出手。然后子龙及时出现了,又救了她一条小命。我不知道子龙是什么时候到的后院,从哪里开始听的,我只知道他当时相信孙软儿是无辜的,而我在他眼里,却成为了心中有气,拿下人来撒气的卑鄙小人。”向夏天咬牙切齿,提起此事便有气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黄月英面有恚色,砸拳拍桌,“赵子龙他就是因为这个,将你禁足的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向夏天迟缓点头,“为此,他还罚了伺候我的下人。我实在气不过,当时只想离开,不想再待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放你走的。”黄月英接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说男人奇怪不奇怪。他明明相信孙软儿,他若中意孙软儿,我我走便是,还非要拦着我。”向夏天说至此,小脸有些微红。

    “他不拦着你,还能有什么办法。到时候找不到你,他就等着哭死吧。”黄月英咧着嘴大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他就派一院子的护卫擒拿监视我?”向夏天怨气满满,“那日他还拿绳子将我绑起来,搞得我狼狈不堪,让我在众人面前出尽洋相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拿绳子绑你了吗?”黄月英有些吃惊。其实那日赵子龙他应该也挺生气的吧,不然怎么会对她下手。她甚至幻想起,小娘子被绑起来后,手脚并用挣扎的窘样。想过后,她在心中暗暗发笑。

    “没错,气得我扬言要和他分手。”向夏天撅嘴不悦。

    “分手?”黄月英一时没懂,“分手是要休了他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忍不住要为她的月月竖起大拇指,这解释得恰到好处,完美精辟,“嗯,正是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真的分手了?”黄月英睁眼哈嘴问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怔了怔,其实她心里也明白,分手不过是她的气话。子龙是她的初恋,是她敬仰之人,是和她共经风霜,共历患难的人,是这么多年一起走过,相互扶持的人,是从始至终都想保护好她的人,是有着同样的默契,同样的心动的人。他曾是她的勇气,是她坚持下去的希望,是她心中无数的美好。也曾因为他,不惧权势阴谋,不畏沙场险恶。她说不清楚,一颗心是什么时候交付给他的。她总觉得,他应该是要和她共过一辈子的。可是现在,她真的有些不确定了

    她记不清,他们有多久没有亲密恩存过。她也记不得,有多久未见彼此的笑容。明明同在一府,相隔一墙,感情却不如从前。她甚至开始对他起疑,她也变得失落沮丧,难道缘分真的尽了吗

    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

    她想着,红了眼,有些哽咽:“也许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说。”黄月英制止住她,“别胡思乱想。赵子龙他一定不想这样,你也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不语。

    黄月英再接着劝慰道:“分手,会后悔的。你冷静些,别再想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”向夏天嗓音颤抖着,“我若是分手,不就叫孙软儿得逞了,我也不想看到她得意嚣张的样子。我若是分手,不晓得有多少人会看我笑话。我若是分手,便无依无靠,无家可归了。我若是分手我心中也难过。可是,我又有什么办法,他的心早就不是我一人的月月,你知道我很懒得,我不愿去和别人抢。我以为我是特别的,我也以为他是特别的,可还是难逃俗世吗”

    我以为,在你心中,我是特别的,你不会与天底下其他男人一般,新欢旧爱,三妻四妾。

    我也以为,你于我而言,也是特别的,我总觉得军师带给我的感觉似谪仙一般,可军师他若是谪仙,那你便是天神。

    你是战场上的战神,无人能敌。你是军中的将神,诸将皆从。你是百姓心目中的神人,民间关于你的传说神话,数不胜数。你是天下的救世神,多少人都寄望于你,仰慕于你,梦想着哪日与你踏破铲平乱世,迎来太平盛世。

    你也是我的神,你总能在危急关头出现,给我莫大的安慰与十足的安全感。你也总能为了我,与旁人对抗为敌。你也总能将我的话都放在心上,默默无闻,却让我惊喜又温暖。你也会因为我,有害羞脸红的时候,有不知所措的时候,一身是胆的你也会有要鼓起勇气的时候。你也会因为我,能舍下你的志向抱负。这样的你,这些的你,是特别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呢。

    黄月英抱住她,拍拍她的背,安慰着,“没有,你别将事情想得那么糟糕,我们的心里都有你,他的心里也只有你一人”

    “夫人她说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

    向夏天顿住,她想回过头瞧瞧,她又不敢回头,不想让他看见她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赵云走进屋,担忧地望着她窸窣抽泣的背影。再对她身旁的黄月英,行一礼,“拜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”黄月英本想对他发作一番,见他身后的诸葛亮正对着自己使眼色,愣是给憋下去了。生硬地回了个招呼,“好巧,你也在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云点着下颚,“末将方才在和军师议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黄月英装作不知。她虽替好姐妹感到气愤难平,但她也明白,不能全怪赵云,毕竟罪魁祸首是孙软儿。而且孔明大人对赵云可谓是十分青眼,孔明大人火眼金睛,识人从未出过错,也许赵子龙也有他的难处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豁然开朗了许多。黄月英一副女主人的姿态,嘘寒问着暖,“辛苦你们了。赵子龙,你过来一起坐吧。幸好今日备的菜多,别客气,一起坐下吃。”

    说谎也不带脸红的,哪里是幸好,分明是故意的。黄月英这样客气,赵云倒有些手脚放不开了。

    还是男人最懂男人,诸葛亮上前搭了搭他的肩,浅笑着,“子龙,都是一家人,坐在一起吃顿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赵云正要答应。

    “就是,难道你不把我和孔明大人当成一家人看,还是说你不愿赏我这个脸。”黄月英有些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绝没有。”赵云一口否认,“谢夫人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别谢我了,我可是看在小娘子的面子上。”黄月英小声嘟囔着。但是这屋就这么大,想不被听去都难。

    赵云面色隐隐有些沉重,望向她。向夏天立时脸红,推搡了下身边的人,“唉,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从方才到现在,他们都聊得挺好的,她的存在感也极弱,她正庆幸着,为何偏偏又扯到她。此刻的她,如坐针毡,感受到自背后传来的灼热注视,她恨不得化身成透明人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诸葛亮佯装咳嗽,提醒着自家娘子。

    黄月英会悟,朝赵云摆摆手,“别愣在那儿了,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先请。”赵云退一步,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子龙乃客,哪有客人推让主人的,还是子龙先请。”诸葛亮笑了笑,伸手摆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军师为大,理应军师请。”

    二人推脱了好一会儿,向夏天是舒了口气,黄月英则瞧不下去了,呛着声,“你们俩再请来请去,这酒菜可就不给你们享用了,我和小娘子把这些都统统吃光。孔明大人就算了,赵子龙你一介武将,怎也变得扭扭捏捏,婆婆妈妈的。你是客人,你先请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吧,那云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赵云微微拱拳。

    诸葛亮有些黑线,什么叫作他就算了,什么叫也变得扭扭捏捏,婆婆妈妈,难道他平时是这样的。他心中感到不快,不过看在她深明大义,让子龙先请的份上,罢了,便不与她计较了。

    诸葛亮眼见着,子龙步履稳健,朝着向夏天走去,在她身旁坐下。他满意欣慰地点点头,这也是为何他和子龙一再推脱的原因。

    若是他先请,他自然会将夏天身旁的座位留给子龙,这样倒显得子龙多没诚意。可是若是由子龙自己选择,这意义可就不一样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