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九章 诸葛提醒,好好表现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赵云瞥见诸葛亮的动作,问道:“军师,您在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笑,再艰难的战事都没能叫你如此忧心,果然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”诸葛亮调侃了句,清了清嗓子,转而言正事,“你应该这样想,当初你若没有伸张正义,将她从恶人手中救下,便不会有此后种种烦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偶有翻阅古书,荀子曾言‘积善成德,而神明自得’,《周易》也提到‘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秧。’”赵云沉吟着,“难道这样做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子龙你说得很有道理,我也并不是指你做得不对。只是你没能懂我话中的深意。”诸葛亮气定神闲,悠悠道。

    赵云疑惑,不解看向诸葛亮,“还请军师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诸葛亮懒懒应声。倏然,双眼似把利剑,投射向赵云,话锋也一转,“你当初既将她救下,便注定了后来,你和那丫鬟的关系理不清,还斩不断。留不留下她,都只是其次。因为这个丫鬟是个聪明人,即便你没将她留下,想来也躲不开她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人?”赵云吃惊,“军师何出此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听我慢慢与你道来。”诸葛亮起身,手中轻拂羽扇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乞巧节那一次,我们正要去赏焰火,中途遇见那丫鬟被一群流氓为难。”诸葛亮缓缓道来。

    赵云面沉如水,点点头,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又接着道,“你们当时都着急救人,所以未曾仔细观察过。而我这个不懂武的人,不劳得我出手,我自然比你们观察得细致一些。”

    赵云见诸葛亮的嘴角似有笑意,心里兀地一沉,莫非军师是瞧见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听得诸葛亮不疾不徐解答着他心中的疑惑,“我站着的地方,恰能瞧个清楚。又借着月光,细察了个完全。那些流氓嘴上虽逼迫恐吓着,手上却不曾有过动作。即便有,也是等到你们去相救那丫鬟之后,显然他们是做戏给我们看。倒也辛苦了那丫鬟,不光要精心策划,还要卖力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赵云拍桌而起。他们这些为将者也都了解军师的秉性,军师未卜先知,料事如神,他说得话岂能有假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还有。”诸葛亮的嗓音似有无形穿透力。

    赵云沉沉坐下,他想继续听军师说。

    “那日在你府中举办的宴会,那名‘老乡’也和那丫鬟脱不了干系。那丫鬟也是胆大,敢铤而走险,那日主公若是没有听她的话,她这计划可就泡汤了。当时她极力要将‘老乡’请到堂上来,我便觉此事有蹊跷。哪有下人不听主子吩咐,还要和主子对着干。之后,那‘老乡’被请来堂上,我瞧他的相貌,断定此人不过蛇鼠之辈。他也果然没辜负我的判断,他的神态紧张,言语战兢,不是胆小,便是心中有鬼。当那人知晓,主公乃夏天的大哥,面色更惧。我依他那时的心境猜测,那人应该是畏惧同时招惹至主公和你。他已经做好了要陷害夏天的准备,却没想到仁义举世的主公和威名显赫的赵子龙,皆和夏天关系不浅,他心中岂会不惧。那人胆小却也胆大,冒着巨大的风险,也要将夏天的那些事公之于众。他这又是何必”诸葛亮摇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赵云听此话,震惊又愤怒。他重重地砸一拳,发出巨大声响。原来之前夏天和夫人说得是这回事,原来孙软儿竟是这种蛇蝎心机之人。只怪他遇人不淑,识人不善,他赵子龙一生未有败将,没想到今时今日栽在此等女子手上。他还处处帮护着她,难怪夏天会说出那番决绝心碎之语。

    他让她难过了。她心中有委屈本不好受,本是需要他的时候,没想到自己却

    “子龙,你应该也知道后来夏天派人去寻过那人,只是那人似人间蒸发一般。我也曾派府中的人去打探过那人的消息,也毫无音讯。这世上什么人不容易被找到——”诸葛亮转过身,看向赵云,“死人。”

    赵云眉头紧皱,愕然惊呼,“她竟还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不好说,我想那人应该不存于世了。”诸葛亮只透露了一半。一名表面柔弱的姑娘能对一名男子下杀手,不知是该说她隐藏得太深,还是她这个人就不简单。他有些担心的是,那丫鬟会不会还有其他帮手。想那丫鬟是从江东而来,近日他和江东势力形同水火,表面上虽是孙刘联盟,和和气气。暗地里谁又说得清,希望这个丫鬟不会对他有所影响

    “可恶!未曾想,当日救下的竟是此等人。”赵云大喝。这对他而言,实乃莫大的耻辱,也是对他掌中银枪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生气。其实你也不必插手,女人之间的事,女人之间的帐,还是让她们自己解决算清。”诸葛亮劝诫着。这男人一掺和进去,事情便更加复杂,女人之间的战争也会升级。

    话落,适逢下人轻叩门,“军师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。”诸葛亮朝门外问着。

    “夫人说差不多了,是不是该请您和赵将军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们待会儿便去。”诸葛亮应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知道,末将在府上。”赵云侧过身对着诸葛亮道,有些诧异疑惑。

    “咳拙荆何等精明,子龙,咱们快去吧。”诸葛亮一语带过。

    其实军师不说,赵云也反应过来,军师和夫人是良苦用心,为了他和夏天。

    “多谢军师提点,有劳了军师,一切多谢。”赵云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“别谢我了,待会儿好好表现。”诸葛亮拍拍赵云的肩膀,眉目带笑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厢阁内。

    “好香”向夏天睁大眼望着桌上的美味菜肴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有流油诱人的鸡鸭,有色泽鲜亮的海鲜,有经典味香的家常菜,有雾气腾腾的热汤,有朴素清淡的小菜,也有飘香醇醇的美酒。

    向夏天仿佛置身于天堂,忍不住站起身向前拢靠着嗅一嗅。试问,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是比这还要享受的。下人在身旁伺候着,好友伴于身侧,有吃不完的美食,饮不尽的好酒。米虫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,如果可以,下辈子她也想投胎成米虫。

    之前常年征战,能有饭菜吃已经不错了。刘备起家之后,势力渐扩,连带着他们的日子也好过。可是刘备生性简朴节俭,居安思危,所以像今日如此大鱼大肉,她还是头一遭见。

    “啧啧”向夏天实在是把持不住,摇着头感叹。

    下人见她这副样子,忍俊不禁,皆偷摸着笑。

    黄月英嫌弃地丢了她个白眼,“你饿死鬼投胎啊?再看,你的口水都要流到菜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全然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,仍自顾欣赏感慨着。

    “你快坐下。”黄月英没眼再瞧她了,一把将她扯过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看够呢。”向夏天嘟嘴抗议着。她今天准备彻底解放自己,胡吃海喝一番,先看看菜色开开胃。

    “还看,你不吃啦。待会儿菜又凉了。”黄月英没好气着,又拉过她,悄悄耳语道,“也不怕下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这才意识到,左右瞥了下,发现下人们都在捂嘴憋笑。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,“刚刚没有忍住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看不出来你这么有出息。”黄月英笑讽着,一顿饭便让她欲罢不能。随后,再下着吩咐,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下人们拂身行礼,两两退下,再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关门声才落下,向夏天的原形更加显露。她迅速动手,捞过三两只蟹虾,美美地剥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喝热汤。”黄月英无奈摇头,替她盛上一碗。

    “月月你太好了”向夏天嘴里塞着食物,咬字都有些不清。

    “吃完再说话,小心别噎着了。”黄月英打趣着,拍拍她的背,又笑着道,“赵子龙他是虐待了你,不给你吃的吗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使劲儿晃着脑袋,咽下一口,幽幽道:“是我自己赌气不吃,谁让他禁我足来着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黄月英叹息声,“本来人就瘦,还不吃饭,是不是饿死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老是说,我是猪吗。”向夏天拱了拱鼻子,学声猪叫。

    黄月英被她逗笑了好一会儿。接着,又一本正经地道:“我说你是猪,你就真把自己当猪了呀。再说,我说你是猪,是因为你和猪一样可爱。可不是说你和猪一样胖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向夏天皮笑肉不笑,说来说去,她还是将她和猪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向夏天笑余之际,突如其来一阵感伤,喃喃着,“有时候倒真想饿死算了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黄月英神色担忧,问出声,“这么严重,赵子龙这次真的让你这么生气吗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