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八章 坐而论道,直言不讳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只是微蹙着的眉,与眼中的一丝闪烁,没能逃过诸葛亮的眼,“子龙,你好像有什么疑惑?你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。”赵云拱拳,“军师此去江东,险之又险,何不带上云。云能够随身保护军师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了笑,“到底是子龙,忠勇不畏又甚贴我心。只是我若带上你,容易打草惊蛇。到时不仅我自身难保,还要牵连至你。你想想,江东有人费尽心思欲取我性命,他们必会精心布下安排。我若只身渡江前去,他们料我必没有防备,独木难成林。如此一来,他们必定也放松戒备,不会急着对我下杀手,总得等到我替他们办完事之后,这样我才能趁机逃出,你只需去我指定的地点接应我即可。我若带上你和精兵,他们必然不敢懈怠,很有可能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拿去大作文章,那毕竟是他们的地盘,三拳难敌四手,那时我们找谁理论都无用。而且以你的威名,他们会甚惧之。既惧之,更要先下手为强,到那时我们都要陷于险境。”

    赵云听了诸葛亮的分析,觉着尤为在理,沉思般地点点头。心中也不禁敬佩起军师的大智慧,身为大将,他的智略还是差了一些。不比军师的大智若愚,也不比夏天的机灵精怪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心怀不轨,所以我更要只身前往。此所谓‘反其道而行之’。”诸葛亮面上一派轻松,心里未必如此了。真要面对生死,谁的心里边会没有一点波澜动摇。他也是不得不尔,出使江东一事,唯有他出马才能搞定。他没有选择,因为他选择了刘备。当时既然认定了刘备是自己心目中等待了多年的贤主,既然下定决心要跟随他,以他为主,自那以后,他就再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只要是为了刘备的大业,他必鞍前马后,誓死效劳。

    “军师,我明白了。”赵云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正事点到为止。即使现在说得天花乱坠,计划得天衣无缝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。”诸葛亮言语中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赵云有所察觉,“军师不必忧心,云拼了性命也会护军师安全,将军师完好迎接回。”

    他若不能完成军师所交付的重任,他也没有颜面独回军中,苟活于世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有退路,他只许成功。

    “好,听子龙一言。”诸葛亮倒也看得开。他想,他诸葛某人的宏图抱负才刚开始,老天爷应该不忍心就此打断吧。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,诸葛亮伸出手摆了个请的姿势,示意其共饮此茶。

    赵云心领神会,同诸葛亮一饮此杯。茶香沁人心脾,舒展心情,仿佛将刚刚的沉重气氛一扫而尽。取而代之的是——为能够坐在这儿悠闲饮此杯感到愉悦,为能暂且将诸多世事置之脑后感到轻松,为将来不久乱世可能要因他们而改写感到痛快,为未知数的天命感到侥幸

    这一小杯茶,包含着太多滋味,他们有些品尝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在慢慢细品回味,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来人,快将好酒好菜都呈上来,将那一坛子的杜康酒都搬来。今日我要和小娘子一醉方休,醉生梦死”门外传来一声吼。想也不必想,在军师府中能有如此大的口气,唯有黄月英了。

    赵云被拉回心绪,侧耳倾听,得知原来夏天也在这儿。不知是该感到庆幸,还是忧虑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忧虑罢。她的那点儿酒量,估摸一会儿便要醉倒,他岂能不担心。但是即便他想劝住她,以他们俩现在的关系处境,她又岂会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偏偏还叫他听见,他开始心不在焉起。

    诸葛亮的面色也不善,皱着眉头,听自家娘子所言,莫不是兴奋得忘了今日的酒和菜都是为谁而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见子龙那副神情,他心中有些着落了,“子龙。”

    赵云愣了片刻才应声,“军师,您唤我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着点头,“这正事谈得未免有些枯燥,可否介意聊下你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会。”赵云垂下眼,他有些难为情。一堂堂七尺男儿,今朝竟也要为私情所困。

    “你和夏天还没有好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怎知。”赵云低头轻声,像是做错事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提到夏天,见你脸色有些不好。刚刚拙荆(贱内)咋咋呼呼,我又见你心神不定,想必也是因为听到了夏天的缘故罢。”诸葛亮轻慢地挥着羽扇,好似什么事都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“军师耳聪目明,云心悦诚服。不瞒军师所言,确是如此。让军师笑话了”赵云的脸微烫,被军师拆穿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什么笑话不笑话的,我提起此事,只是想关心下你。”诸葛亮眉目熠熠。望着赵云有些粉红的脸,莞尔一笑。看来猛将军还未经少事,经验不足,脸皮也薄。

    “云明白。”赵云点着下颚,“军师体恤属下,云深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诸葛亮满意地应一声,“《论语》也讲‘礼之用, 和为贵’,如今你也算是半个成了家的男人,家中方治理得和和气气才对。你也是个要上战场打仗的将军,安定后院是必须。若后方起火,身在前方的你岂能定心带兵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教诲的是,云会尽快改正。”赵云颔首致意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改正,倒不如说是搞定。看来这赵府之中谁说了算,他心中已有数。

    诸葛亮失笑摇头,“也别尽快了,择日不如撞日。”

    赵云不明就里,疑惑望向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留下来一起吃饭罢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如何行。夏天已留府麻烦夫人,云不能再劳烦军师。”赵云推辞着。

    “子龙莫要与我客气,酒菜她们都已置备好,何须我再劳烦。”诸葛亮挥挥袖,“你若不留下,便是不给我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赵云面露难色,再一咬牙,“那云却之不恭了。云夫妇二人多有叨唠之处,还请军师和夫人担待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听得从院子里传来一声吼叫,“这些酒菜都凉了,还不快拿去热一热。小娘子未曾进食,再去打一碗热汤来,都别愣在这儿了,快点”

    吃个饭也有这么多名堂,诸葛亮无奈摇头,“拙荆这一惊一乍的性子让你见笑了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夫人乃真性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替她遮羞,她什么样子我心里一清二楚。”诸葛亮叹一声气。

    此时的黄月英感觉自脊背后传来一阵凉气,而这股凉气好像很快便传给了向夏天。

    赵云苦笑,“其实夏天也差不多的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感同身受,两个男人相视一眼,会心一笑,将此话题带过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她们还得折腾一会儿,我们不妨再聊聊。”诸葛亮示邀,赵云哪有拒绝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,如今我们也算是刎颈之交,我若说一些你不愿听的话,你不会怪我罢。”诸葛亮一丝不苟的语气中,又带有些玩笑味。

    赵云大概猜到了一些,微微拱拳,“军师直言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便直言不讳了。”两个大男人谈话,自然是直来直去得爽快。

    “你府上的事,我多少也有所耳闻。”诸葛亮循序渐进,“你对那个姓孙的丫鬟”

    诸葛亮这番欲言又止,让赵云慌了神。他赶忙站起身,面色凝重,声声掷地,“军师,云岂是那等朝秦暮楚之人,此一心、此一意都只是夏天的,天地可鉴,日月皆明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诸葛亮意味深长地将音拖长,“不必慌张,男人三妻四妾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,云绝无此想法”被诸葛亮这么一调侃,赵云神色更显激动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理解你。你先坐下。”诸葛亮挥挥羽扇。他理解是因为他能体会,女人是非多,一个女人尚且应付不过来,何况再增添几个。

    赵云坐下后,心情尚未平息,面色有些不好,心中也隐隐不安。之前他只道是夏天多心了,才会说出那些疑心他的负气话。可是而今军师也这样试探问他,难道他真的做错了吗。他虽两次出手,免孙软儿性命之忧,可他也尽力在避嫌了。没想到避来避去,还是招惹了误会,滋生了是非。

    “当初若没有将她留下,也许不会这么不太平。”也许不会生出这么多事端,可是将她留下也不是他本意。赵云自顾言道,还是被诸葛亮听去了。

    诸葛亮听闻,失笑摇头,有些事早已是天命预定,若有当初,恐怕结果还是会不尽人意。

    赵云瞥见诸葛亮的动作,问道:“军师,您在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笑,再艰难的战事都没能叫你如此忧心,果然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”诸葛亮调侃了句,清了清嗓子,转而言正事,“你应该这样想,当初你若没有伸张正义,将她从恶人手中救下,便不会有此后种种烦心事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