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七章 借你之勇,倚她之智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别客气,放开了吃,吃多少都没问题。”黄月英扬扬自得,豪气挥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去吧,我好饿。”向夏天嘟嘴撒娇着。她本来没什么饿意的,愣是被自己说馋了。她现在只觉胃里空空,饥肠辘辘,饿意不能再甚。

    “不现在去,更待何时。”黄月英一把抓过她的手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乖巧地任由她牵着,舒下一口气,也放下心来。接下去,她倒真有些期待起大餐。

    二人才一出门,零散的护卫便聚集起来,跟在她们身后,直到她们要踏出后院。

    为首的护卫上前将她们拦下,“将军有令,未经将军允许,夫人不得擅自离院。二位夫人,此去何处。可否得到了将军的准许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眼,黄月英站出来答复着,“我们不曾得到,但是我只是请你家夫人去我府上吃个饭。你该不会不知道,我的大府可就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护卫恭敬抱拳,“属下知道。但是若没有将军的准许,还请夫人回屋,不要为难属下们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为难的。难不成吃个饭还要得到他赵子龙的准许,你们是想饿死你们家夫人吗。真是,你们若不放心,一路跟去看着好了。”黄月英不耐烦地冲他们摆摆手。

    护卫硬着头皮,反驳道,“将军的命令,夫人不得离开后院半步。属下们也只是奉命行事,还请夫人不要为难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平日里就被这帮人搞得烦闷,这会儿自然忍不住呛着声,“你们就不能通融通融。你们又不是没有脑子,难道子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军师夫人已经给够了你们的面子,允许你们跟去,你们别再不识好歹。”

    护卫面面相觑,神色为难,最后还是咬着牙,俯身行礼,“恕属下难从命,不能放二位夫人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”向夏天恨铁不成钢,气得直指他们。

    “唉,不急。”黄月英安抚着她,随后从腰间掏出一枚令牌,“你们睁大眼睛,瞧清楚了。此乃军师令牌,只此一枚,独一无二。此一趟前来,我是奉了军师之令邀请你们家夫人,前去我府中饮食议事。你们胆敢耽误军事,就不怕军师降罪吗。到时莫说是你们,就是赵子龙也要牵连受罪。你们还不速速放行,一个个得都活腻了吗。”

    几名胆大的当真睁着眼仔细瞧着令牌,他们交头接耳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若真依夫人所说,此事干系重大,属下这就派弟兄前去问过将军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哪有这个耐心,脾气上来了,冲着他们一顿吼,“你们知不知道军令如山,军机不等人。你们还要去问过赵子龙,这一来一回的时间都够我们商讨完战事。你们以为我家孔明大人很闲的吗?还要等你们去问赵子龙,这得等到猴年马月。再说,你们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,大言不惭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像她知道似的。护卫被她一说,确实惭愧起来,“这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这那的。我们也不想为难你们的,但是为了国家大事,天下兴亡,我们不得不这样做。好歹你们也都是血气方刚的男子汉,事后赵子龙要是怪罪起你们,你们咬咬牙担下来不就过去了,你们这也算为大汉社稷出了一份力。而且赵子龙他最爱护属下的,你们不用担心。有什么问题,我替你们扛了。”黄月英拍拍胸脯,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护卫们被黄月英说得,心中的英雄情怀奋起。只是由军师夫人替他们扛,这合适吗。

    黄月英后知后觉,觉得是有些不合情理。于是,她将向夏天拉上前一把,“不,你们家夫人替你们扛。我相信你们平时一定也都看在眼里,你们家将军对你们家夫人连骂都不舍得骂一句。平日里说话声调高一些,你们家夫人一个眼神,就能把赵子龙的气势给杀没。你们放心,一切有你们夫人在,她能替你们撑腰,做你们的靠山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一脸黑线,呆在原地,被自家的护卫上下打量着。分明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这会儿搞得这么陌生。

    护卫们心中动摇起,不禁想起了那日在前院的场景。夫人将全府上下搅得是天翻地覆,将军虽动怒有气,也惩罚了夫人。但在他们看来,将军对夫人还是很体贴包容的。若是自个儿家的娘子敢当着众人的面,无理取闹,耍泼撒混,两耳光能收服搞定的事,将军愣是和夫人耗上了许久,而且其中将军还屡落下风。难道将军真的是个怕夫人的吗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们宽慰放松了许多,也不敢惹得军师夫人不悦。两两之间,相看一眼,“那夫人,请吧。还请夫人速去速回,不要叫属下们不好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早这样不就好了,不过算你们识相。”黄月英傲娇又得意,“咱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夏天笑着点头应声,再安慰了他们几句,“你们放心吧,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夫人。”护卫们俯首齐声。

    “走吧,嘻嘻。”向夏天和黄月英二人大摇大摆地走出府院。

    “果然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。”向夏天觉着这话很有道理,一顿美食的事,便轻松解决了她的禁足之苦。

    “我看,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是这枚令牌解决不了的。还是这令牌管用,能使我们来去自如。”黄月英颠了颠手中的令牌,感慨着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能出来就最好。”向夏天朝着天空呼喊。此刻她是身心舒畅,怡然自得,“待会儿我一定要吃两碗米饭。”

    “三碗要不要。”黄月英坏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将我喂成猪,不过可以考虑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是猪,何须我喂。”

    二人嬉笑打闹着,离开了府院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“军师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端坐在正位,闭目休憩。听闻此声,知来者是所候之人,睁眼含笑,“子龙,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军中有些事耽搁了,劳军师恭候多时,请军师怪罪。”赵云单膝跪地,抱拳请罪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才歇坐片刻,你便前来。”诸葛亮挥挥羽扇,招呼着,“我还得感谢你让我多偷了会儿闲。这儿就你我二人,不必一板一眼,拘泥于礼节,快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军师。”

    待赵云入座,有下人上茶。趁着这个间隙,诸葛亮和赵云二人礼貌性地问候了几句。

    下人上完茶后,恭敬退出,将屋门严实带上。二人心明神了,开始切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子龙,今日我私下召你来,是有要事托付。”诸葛亮面目严肃,声音徐徐,又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赵云神情惊诧,随后又恢复镇定,“军师但请吩咐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也和你提起过,明日我便要动身前往江东,近几日我总觉着心神不宁,夜不能寐。我料,此去江东,必招杀生之祸。我需一人,救我于水火,助我脱困江东。此一人,必须是我完全信赖之人。”诸葛亮捋着胡须,目光坚定,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接着,目光倏然一转,直勾勾地看向赵云,“此一人,非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赵云受宠若惊,赶忙站起身欲行番大礼,“云惶恐,承蒙军师厚爱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诸葛亮出声打断,“坐下说。子龙,我知你一身正气,忠肝义胆,气逾霄汉,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。关张二位将军,虽骁勇,却不如你冷静稳重。平儿、封儿(刘备义子)他们年纪尚轻,胆识与魄力还多有不足。其他人更不能担此重任。况且,到时还需一人助力,此人与你牵系甚密。你和她联手,或许能保我无虞,平安归来罢。”

    还需一人,还与他关系密切。赵云疑惑,“请军师示下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挥了挥羽扇,轻笑着答复道:“夏天。”

    赵云怔了怔,有些迟疑,“夏天吗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诸葛亮点头,“我需借你之勇,倚她之智。”

    赵云心下一沉,寻思着,借他的武勇,自是情理之中。倚她的智谋,莫非军师也瞧出来了夏天的不同寻常。军师有着不测之智,两家又常来往,应该如他所想。自从那夜水镜先生提醒了他,他似无形之中被安插上了一个责任,保护好夏天的责任。不管是出于天道,还是源于私心。

    言誓齐眉后,他更不想她在外现身露面,或是牵扯上重大之事。保护好她,一定意义上,也是不被其他人再瞧出她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军师是自家人,他的夫人与夏天的关系又甚好。思如此,他放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云定当不负军师所托。”赵云振振有声。

    只是微蹙着的眉,与眼中的一丝闪烁,没能逃过诸葛亮的眼,“子龙,你好像有什么疑惑?你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。”赵云拱拳,“军师此去江东,险之又险,何不带上云。云能够随身保护军师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