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六章 莫着妄心,心亦无君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忽然,自她身后冷不丁地飘来一句,“可是你就不怕你的孔明大人怪罪吗。”

    被向夏天这样一说,黄月英顿时泄了气。她尴尬地缩回脚,转过身来,对着向夏天讪讪地笑了笑,“改日,改日我再去收拾她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也不拆穿她,拉过她的手,“来,坐。今日好不容易见着你,你还不多陪陪我。你不知道,这段时间我有多无聊,可把我给闷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这不是知道你会无聊,才来陪你吗。”黄月英嬉皮笑脸,卖起嘴乖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和我有心灵感应。”向夏天故作惊讶。

    黄月英大言不惭地应着声,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想想,你为何那么怕军师。”向夏天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”黄月英难为情,不满地唤着。

    “容我再感应感应。”向夏天继续与她玩笑着。

    “感应什么!不许感应!孔明大人和你家的赵子龙都已经联手了,咱俩可不能再窝里斗了。”黄月英叉腰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什么联手?”向夏天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个禁足的法子,就是赵云从孔明大人那儿学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向夏天拍桌子而起。

    好你个赵子龙,好的不学,净学些坏的。

    向夏天似是想到了些什么,“不错,月月。之前我和子龙聊天时,他也提起过军师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一听这话,面色严峻,眼睛睁大。两姐妹相视一眼,再冲着彼此重重一点头,好像这是什么天大的事。分明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也要同心同力。”黄月英握住向夏天的手,语气沉重。

    “好,同心同力。”向夏天也郑重其事地回应着她。

    两姐妹相看了片刻,听得向夏天来一句,“月月,你能不能帮助我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挑着眉毛,深情凝望着她,缓缓道:“这个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借了孔明大人的令牌才能来看望你,你要是不见了,孔明大人一定会拿我是问的。而且赵子龙他也肯定不会放过我,要找我算账。”黄月英满目凝重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,要与我同心同力。”向夏天将手抽回,别过脸去,不乐意地撅着嘴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是大义当头嘛,我也实在没有办法。”黄月英讨好地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的义气,不算是大义吗。”向夏天气哼哼地反驳。

    “自然算是。只是我与孔明大人乃夫妻情义,他赵子龙得唤我一声‘夫人’,算来我与赵子龙之间也有着君臣之义。这两义加在一起,可比你我之间的义气要稍稍大一些,不过就一些些”黄月英掐着手指比划着。

    “哼,可我又不是逃了就不回来,我只是想出去转一转。再这样憋下去,我人都要憋出病来。”向夏天着实苦恼。

    “可是赵子龙不是只将你禁在了后院之内吗,你闲来无事可以去院子里转转。话说回来,赵子龙对你还是客气的。”黄月英摸着下颚点点头,心想着可比孔明大人对她要客气得多。

    “说得轻巧,这后院才多大的地方。”向夏天摆摆手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你这后院也不小啊。”黄月英好歹也是经常来光顾做客的,她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每次一到院子里,一大帮人跟在你身后,几百只眼睛盯着你看,你还会觉得这院子大吗?我想晒个太阳都晒不着,日光都被那帮人高马大的臭脸护卫给挡着了。”向夏天忿忿握拳。

    黄月英有些瞠目结舌,“还真是苦了你了。”同情好姐妹的同时,又有些庆幸。幸好孔明大人没有这样对她,不然以孔明大人的本事,随便招招手便能召唤来一个军队,那她岂不更遭殃。

    “唉”向夏天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黄月英见她这副模样,正合了她的意,不禁露出了奸笑。是时候轮到她出马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百无聊赖,不如去我府上坐坐,我慰劳下你,请你吃大餐。”黄月英挽着她的手,甚是亲密。

    “去你府上啊”向夏天有些犹豫。她还是觉得去大街上逛逛自在一些,比起琼宇华府,她更向往碧天白云。总觉得威仪赫赫的府院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庄重的压迫感。最主要的是,去到月月的府上,定会和军师诸葛亮打照面。依现在的情势,军师是站在子龙那一边的,她多少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你不想去陪陪我吗。”黄月英撅嘴,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当然想。只是军师他此时应该也在府中吧”向夏天说出了心中的顾虑。

    黄月英实诚地点点脑袋,“不用担心孔明大人,他忙他的,我们吃我们的,不管他。”

    “撇开军师不管,这会不会不太好。不如我们还是去街上转转。”向夏天目光期期,试图说服她。

    哪料黄月英想都不想,果断摆摆手,否决了她的提议,“不行。那有什么不太好的,你多忧了,孔明大人他处理公务的时候才不希望被人打扰。你想去街上的心情,我能理解。可是我若擅自将你带离府,要是被赵子龙发现了,他到时候向我要人,我怎么对他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快去快回,不会被他发现的。”向夏天是一心想出去,觉着什么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那多没有意思呀,还不如去我府上坐坐。”黄月英看向她,见她神色坚毅,不为所动。于是,又接着补充道,“我还特地命人备下了酒菜。酒乃美酒,上好的杜康,我已经命人启了酒坛,你不去太可惜了。杜康难得,连曹贼都为这酒倾倒。曹操那厮前不久还作诗吟唱‘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,惟有杜康’,后来他儿子曹植也紧随赋诗,称杜康为‘春清漂酒,康狄所营,应化则变,感气而成’。这酒魅力不小,我费了一番功夫才求得。菜也乃鲜菜,虾蟹鱼肉,一应俱全。这些虾蟹都是才从海边打捞上来的,再快马加鞭地运过来,可新鲜着哩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自顾自言,各种吹捧,不相信她听了这些话还能不动心,“这色香味可都有了,就差你来相伴。我们就着解忧美酒,尝上几口鲜肉,身边对坐是你我,岂不快哉。这也算是人生一件美事,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倒先把自己说得如痴如醉,回过头来,见向夏天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,张开手掌在她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向夏天只听了一半,在她提到曹操和他的诗后,便没有心思再听下去。

    她记得,这首诗是曹操的《短歌行》。她有些好奇遐想,他是在怎样的情景和心绪下,作出的这样一首为后世所传颂的诗。

    这诗念来朗朗上口,她还能背出来。想至此,她竟真的如此做了,呢喃了句: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

    青青子衿,子衿,子衿?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,之前曹操在梦中唤过她的名字,夏夏和子衿

    在他心里,她是他的青青子衿吗。她究竟何德何能。

    他是在思念自己吗。

    向夏天入了神,若不是黄月英及时拉了她一把,她恐怕还会继续沉思下去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为何会这般,她心中不是滋味,原来他也可以影响到她。

    即便相隔远方,即便不见音容,即便二心相悖。

    但

    向夏天不敢再想,她分明没对他动过妄心,从未动过。

    她在心中反复念着,‘莫着妄心销彼我,我心无我亦无君。’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。我好像听到你在念‘青青子衿’,你也听过了曹操的这首诗。虽然曹操是个大坏蛋大混球,但是不得不承认,他的文采还是挺让人佩服的。他的诗赋可比他的为人要高尚雅趣得多。”黄月英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听到黄月英这样说曹操,她心想,要是叫他曹阿瞒听去了,一定会黑沉着脸,皮笑肉不笑地反呛人吧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能想到他黑着脸的模样,她不禁笑出声,“噗嗤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呀?”黄月英上前凑近,古怪地盯着她望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虚脸红,忙忙摇头,极力否认,“没什么没什么,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什么吗?”黄月英半信半疑,一双利眼紧紧包围着她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什么。”向夏天尽量显得镇定自若,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但面对黄月英的眼神,还是有些底气不足。为了不屈从在她的眼神之下,露出什么马脚,她赶快转移话题,“对了,月月,不是说去你府上吗,你不是还给我准备了好酒好菜。这几日我食不下咽,口中寡味,都未进过什么油水。方才被你这么一说,口中生津,心中痒痒,我听都听馋了。快带我去,我可不会和你客气哦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,放开了吃,吃多少都没问题。”黄月英扬扬自得,豪气挥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