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五章 要变天了,我好想你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”黄月英坚持不懈,仍在恳求着。小手抓住诸葛亮的衣裳,纠结地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罢。”诸葛亮似有松口之意,“为夫突然觉得你刚才说得话也有些道理。大敌当前,眼下周瑜是比曹操更可怕的敌人,若是不留神,极有可能会有性命之险。大事当前,还是不要叫子龙为小情小爱所羁绊。那我便再插一回手吧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有些不懂,他为什么要说再。诸葛亮瞧出了她心中的疑惑,幽幽念道:“军师不好当,不仅要费力处理军中事务,费脑思考制敌之策,而今还要做媒撮合姻缘。难,难,难。算来这是为夫第二次做这个媒人了,上一次的事得了空闲再和你说罢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大喜点头,她才不管这是第几次,只要他答应了就好。

    “唉,我常教子龙,小女子难养,看来他还是没将我的话听进去。”诸葛亮随口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“哼,小女子之所以难养,还不是因为男人朽木疙瘩,不解风情。”黄月英暗自嘀咕着。

    诸葛亮隐约听到些细声,猜测她定是在心里腹诽着,置之一笑,“这样吧,你着手安排一下,哪日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黄月英得了吩咐,兴高采烈地踏着小碎步夺门而出,“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望着她的背影,不禁失笑。他为何突然改变主意,一来不想让自家娘子失望,二来她说的话确实有理,不仅有理,而且还切中了要害。此次他欲将性命托付给赵云,自是不希望有人从中作梗。

    而恰有一人,他不得不防备着。那人他心中有数,而且他不能小瞧了那人。那人若是没有几分手段,子龙夫妇二人也不至于还没能如初和好

    还是自家娘子最懂他,他是不爱插手俗世之事。而且他对子龙夫妇二人的感情还是信心满满的,大风大浪都一起历经过了,一个丫鬟又岂能成为绊脚石,和好只是时间的问题。有人从中作梗,也不过是延缓了些和好的时间。只是恰逢这两次都遇上劫数,他才不得已要插手。上一次为助子龙渡过长坂坡一劫,他联手主公,促成他二人的好事。这一次又逢上自己的劫数,世事难料,变幻无常。

    他且辛劳一些,再做一回月下老人吧。

    桃花劫将至,意味着此劫也已过半了吧。此劫本身便算是桃花劫,只不过前期还未显山露水,没有那么明显罢了。

    看来,又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iii

    之后几日。

    自从向夏天被下令禁足后,不止是后院,连带着赵府上下都戒备森严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赵府在密谋策划什么大事情。

    向夏天闲愁得紧,几乎整日宅在屋子里,偶尔去院子里透透气散散步,身后仍紧随着黑压压的护卫。

    这几日的禁足倒也把她的脾气磨平了一些。开始她还尝试反抗逃脱,现在她已经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为何。莫说是指望她逃出去,一只苍蝇的动静都能惊动这帮护卫。

    向夏天无事可做,待平心静气后,开始思考起一些事来。上次在院子大闹,孙软儿的反应着实奇怪。前一秒她还在惺惺作态,极力辩解,差一点连她都蒙混过去。怎地后一秒像变了个人似的,准确地说,应该是撕下了伪善的面孔,露出了她丑陋的真实一面,吐出了那番令她震怒的话语。

    孙软儿是在故意刺激她,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开始她还有些不明白,现在她清楚了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那日该待在军中的子龙为何突然出现在后院,而且从子龙那日的反应来看,他应该对自己误会颇深。

    孙软儿好一招声东击西,先佯装可怜,泪涕诉苦,博取同情。再试图激怒她,引得她出手,令子龙误解她,离间她和子龙。

    没想到孙软儿竟是个如此有心机把戏的女人,向夏天已经不是第一次中招了。当初便不该对孙软儿动怜悯之心,才导致今日的养虎为患。本以为是积了份善德,不料最终却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可恨,可气。更令人生气的是,向夏天扪心自问,她对孙软儿不薄,她是真心待孙软儿好。为什么换来的却是背叛伤害与设计陷害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孙软儿喜欢子龙。她一定是喜欢子龙,否则她没道理这样做。

    月明风清,拨云见日。向夏天总算是搞明白了这一切。她心中懊恼不已,但事已至此,再自怨自艾也是无济于事。她也为那日在后院的冲动之言,感到一些后悔她险些就正中孙软儿的下怀,叫孙软儿得逞。

    之前是疏于防备,才屡中圈套。如今她可不会再大意,孙软儿竟敢主动招惹她,她岂会轻易饶过她。而且竟然还要抢她的男人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想她可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现代人,相较于古人而言,她也是未来人。光这一点,她便占有巨大优势。

    什么心眼城府,什么明枪暗箭,什么争锋斗法,统统放马过来。

    她才不会怕。孙软儿,我们走着瞧。

    向夏天蹭地燃起斗志,目光深深,神情认真。可再一想,此刻她被困于闺阁之中,什么事都做不了。她兀自垂下头去,也不知这种日子何时才是个头,谁能来解救她

    “喂,你脸抽筋啦。一会和要吃人一样,一会又垂头丧气的。莫不是给憋疯了?”屋内突然传来一阵打趣之声。

    向夏天喜不自胜,赶忙抬头,瞧见来人后,立时起身,朝那人飞扑过去,“月月!”

    “唉,唉,唉。你快放开我,你要勒死我啦。”黄月英大呼。

    “呜月月,我好想你啊”向夏天激动万分。她这可不是做作,她说得可是实打实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连日来,她不是面对那帮冷漠性淡的护卫,就是面对毫无生气的自然物。她整个人都要压抑坏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瞧见一个大活人,还是与她相交甚好的闺中密友,她岂能不开心兴奋。

    “乖,乖。”黄月英拍拍她的脊背,安抚着她。

    两姐妹寒暄了好一会儿,向夏天似个话匣子,叽叽喳喳念不停。

    “月月,你怎么来了?”向夏天好奇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,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,有什么事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我。你倒好,出了这么大的事,声都不吱一个,还要我亲自找到你的头上来。”黄月英不满地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我怎么敢忘。也算不得什么大事,不想让你担心”向夏天面有愧意。

    “说得什么话。这还不是大事,那什么才算是大事。赵子龙他竟然禁你的足,而且我听说这次事又和那丫鬟有关系,是不是她又从中作梗使坏。”黄月英一提到孙软儿就没什么好脸色,皱眉瞪眼,作出凶相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向夏天点头。她方才顿悟明了,此刻又和月月聊到这个,恨不得一吐为快,“月月你听我说,上次的事是在酒宴之上,这次是在庭院之中。酒宴那次,我们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就是孙软儿搞得鬼,后来我内心甚至动摇过,我们是否真的错怪冤枉了她。但是现在我能确定,一切都是孙软儿在搞鬼作祟。这一次她总算是等不及露出真面目了,被我瞧了个真真切切,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知道这个孙软儿不是什么善类。岂有此理,看来上一次给她的教训还不够深刻,她胆敢再打你的主意,对你下手。这等下人还留着干什么,气死我了,我这就去解决了她”黄月英摩拳擦掌,言语间已经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还是向夏天及时将她拦下,“要解决她,也是由我来,何须劳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太善良了,她才敢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骑到你头上。不行,今日我非替你做了这个主不成。你被禁足,不能乱跑。可我是自由之身,我这就要让她去见阎罗王。”黄月英气得不可开交,一副不取孙软儿的性命,誓不罢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要她的性命,是轻而易举,不在话下。可是你不觉得,让她就这样轻松去见阎罗王,不是太便宜她了吗?”向夏天劝阻着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我先将她狠狠折磨一番,我要画花她的脸,缝起她的嘴,看她去了黄泉之下还装不装可怜,到时阎罗王见了她那副样子都要被吓倒。”黄月英臆想了一阵,心中痛快。连带着向夏天都觉得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我的这个主意很不错吧。”黄月英得意洋洋,扬起嘴角。

    “不错,很不错,光听着就感觉很爽。”向夏天眯起眼,不住地点头,忍不住要为她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是吧,还等什么,我这就去。”黄月英撒起腿就要开跑。

    忽然,自她身后冷不丁地飘来一句,“可是你就不怕你的孔明大人怪罪吗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