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四章 龟壳卜卦,命有桃花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啊!孔明大人,你,你们”黄月英尖声唤着,小脸彤红,“你们串通一气。”

    被禁足又不是什么光彩之事,孔明大人还去和赵子龙说。赵子龙现在也用这招来对付小娘子,是她连累了小娘子

    诸葛亮充耳不闻,自顾言道,“派重兵把守吗,子龙倒是比我还严厉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分了。”黄月英不住地点点脑袋,目光炯炯,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诸葛亮内涵一笑,“虽严厉,却管用。这招我也可以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不用了不用了”黄月英连忙摆摆手,接着一脸谄媚笑道,“我最近可都是在您的眼皮子底下活动,我最近表现如何,您一清二楚的呀。我根本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面上虽然赔笑,心中却是在抱怨。他们男人真是闲得无聊,什么不好学,非得相互之间学些这个。看来有必要和小娘子统一战线,以制破敌良策。

    “呃,是吗。”她也只有在他看管着的时候才会安分一些。不过子龙这法子还是值得一学,他可没有忘记,之前几次禁她足,都叫她偷溜出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。”黄月英期盼地望向他。得不到某人的回应,满脸悻悻失落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黄月英突然醒悟,拍了拍脑袋。话题好像有些跑远了,差点忘记正事。

    “嘿嘿,孔明大人”黄月英不怀好意地笑着,拖着脚步,磨蹭到诸葛亮身旁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诸葛亮了,光听她的讲话腔调,便能知晓她心中打得是什么主意。他一边埋头公文,一边应对着她,“你是想让我插手帮忙,助他们俩和好。”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你怎么知”黄月英诧异,而后赶紧改口,“你怎么会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是这样想,何必跑到我这书房,在这碍我眼,必是有事相求。”诸葛亮一语中的。

    黄月英不服气了,气汹汹地反呛道,“我就不能是来找自己的夫君说说烦心事的吗?还有我长得有那么不堪碍眼吗”

    她也是有小脾气的,越想越生气,索性将身子背对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,只怪为夫太了解你。”诸葛亮语重心长,随后拉过她的手,“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总是得低头,更何况被他说中了,自己的确是为了此事想来求他帮忙。她不情不愿地转过身,一脸气鼓鼓。

    “蹲下。”诸葛亮吩咐着。

    黄月英的大眼睛里写着疑惑不解,摸不清楚他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让你蹲下就蹲下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犹犹豫豫地半蹲下,诸葛亮侧坐过身,将她摁下。随后从怀中拿出一块巾帕,替她擦拭眉间的污墨,“不是说你长得不堪,碍了为夫的眼。只是你在这儿晃来晃去,晃得为夫脑袋晕眩,这让为夫如何静心处理公务。你是曲解了为夫的意思,还要把气撒我身上。还有以后有事便直说,怎么越发地爱拐弯抹角。你我夫妻之间的默契可大不如从前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有些难为情,小脸羞红,眼神闪烁,“哪有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我看你是一门心思放在了你的好姐妹身上,对为夫的事都不怎么上心了。”诸葛亮嗔怪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孔明大人你让人省心嘛,都不用我操心的。”黄月英甜笑着。

    “还说。”诸葛亮有些不满,“诶,脑袋别乱动,怎么一刻都安分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的小嘴嘟囔着,孔明大人虽然无时无刻不在教训她,但还是关心疼爱她的。比如现在

    二人渐渐意识到此种举动的温柔与暧昧,也不知是何时对视上的。好像一旦对视上,目光就再难移开。

    还是诸葛亮先清醒冷静,他收回巾帕,掩面咳了几声,“咳咳好了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黄月英呆若木鸡,应声就起。

    只是蹲了有一会儿,脚下有些酸麻,起身动作又太大,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,惊叫一声,“哎呀——”

    这下倒好,黄月英整个人向诸葛亮怀中倒去,摔了个四仰八叉,压了个诸葛满怀。

    黄月英抬起脑袋,映入眼帘的是放大好几倍的黑脸,“孔明大人,我,我不是故意的”

    “起来!”诸葛亮冷冰冰一声。他被压得不轻,况且他之前下决心,学黄老之学,当清心寡欲。只是这一段时间来,都有些动摇破戒了。他欲主动的时候,她不能会悟。偏偏在他无欲无求之时,给他添油添乱。

    黄月英腾地从他身上逃离,似个犯了错的孩子,垂头站立。只是隐隐能瞧见,她的眼神有些迷离,小脸已红至极限。她有些胡思乱想起

    不待她再细想,突然听得“哐当——”一声,这一声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原来诸葛亮正在用龟壳铜钱卜卦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你在算什么?”黄月英伸过脖子去探看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说,他二人果真还没有和好。”诸葛亮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骗您不成。”黄月英努努嘴。再仔细一瞧,当中有两卦,其中一则乃中下卦,另一则乃下下卦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这两卦哪一卦是小娘子的。”黄月英皱着眉发问,不论是哪一卦运势皆不济,还真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“喏,这一卦。”诸葛亮含笑指了指桌案上的一方铜钱。

    “啊?这一卦,下下卦。那另一个是赵子龙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赵子龙的运势要比小娘子的好一些,夫妻不当同体吗。”黄月英不满嘟囔着。

    诸葛亮悠悠释道:“夫妻同体的根源在于同心。可如今他们二人分隔离心,运势自然会有所差异。而且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黄月英有些紧张起来,孔明大人偏爱卖关子,而且每次卖关子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诸葛亮神秘一笑,“而且子龙这运势之所以在夏天之上,比夏天要稍稍好一些,是因为他近日来命中会有桃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!”黄月英立时惊叫出声,就差跳起来跺脚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?赵子龙他明明都有小娘子了,他、他见异思迁,他朝秦暮楚,他三心两意,有小娘子还不够,还要别的桃花,亏我还将他视作正人君子!”黄月英又急又不平又愤懑,一顿乱骂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那么激动做什么,子龙注定要命犯桃花劫,也许他也不想的。”诸葛亮还是秉持公正,站出来替子龙说句话。

    黄月英听他此话,眯起眼睛,若有所思,“孔明大人,你说赵子龙他不想,那意思就是有女人会主动招惹赵子龙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诸葛亮随意敷衍一句,接着他不再多言。他保持缄默,仔细望着自家的娘子,有些言不由衷。他无心的一句安慰,险些又要泄露天机,是怪他太不小心,还是怪自家娘子心思细腻,机敏聪慧。

    黄月英揣摩了好一会儿,未曾发觉诸葛亮瞧她的眼神。细想过后,她转过头来看向诸葛亮,只在瞬间诸葛亮又将他的神色隐藏好。

    但见她表情严肃,凝神注目,凑近几步,巴望着诸葛亮,“孔明大人,既然这样,我们就更应该力撮赵子龙和小娘子尽快和好,可不能叫其他女人有机会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“唉,要为夫出马吗。”诸葛亮好像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黄月英上前黏住诸葛亮,一阵撒娇,“哎呀,孔明大人,我知道你不爱插手这些凡尘俗事。可是看在小娘子是我的好姐妹,赵子龙是你的心腹爱将的份上,你就帮帮他们吧。孔明大人你神通广大,无所不能,只要你发话,他赵子龙敢不听。而且孔明大人,我这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且说说,怎么个为我好。”诸葛亮挑眉疑惑。

    “呐,我分析给你听。”黄月英笑容得意,“孔明大人你不久就要出使江东,你也说此去江东,凶多吉少,还有要事要相托于赵子龙。可赵子龙若是为私事所心烦困扰,不能全心全意为你办事,岂不是要酿成大祸。你要是出了个什么三长两短,那我岂不是年纪轻轻便要成为寡妇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听前面觉着还有些道理,听到后面整张脸拉下来,嗓音低沉,不悦道:“古有言‘为将之道,当先治心。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,然后可以制利害,可以待敌。’区区小事,谈何心烦困扰。况且子龙不仅为将,更是一气概不凡,豪爽有为的男子汉,岂会和你们姑娘家一样。夫人实乃多虑了。而且我听夫人言语间轻松欢快,夫人莫非是不在乎为夫出个什么三长两短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夫君也实乃多想了。”黄月英小声害羞安抚着。

    虽然诚意不够,不过这声‘夫君’还是很受用,诸葛亮决定不计较了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”黄月英坚持不懈,仍在恳求着。小手抓住诸葛亮的衣裳,纠结地把玩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