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别管我,串通一气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向夏天不假思索地肯定着,“不要你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”赵云无话可说,冷哼了声,缓缓将手抽回。

    他的手才一抽回,向夏天的身子便落空,开始摇晃起来。向夏天下意识地尖叫出声,“啊不要”

    幸亏她的手被绳子绑住,不然她一定会本能地去抓住他,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。不过她刚刚尖叫的那一声,也已经很丢人了。刚才是她要争那一口气,要他放开的自己。怎么现在又反悔

    “到底是要,还是不要?”赵云一脸黑线,故作严肃的神情中带着丝戏谑。

    要还是不要,这怎么听着有些怪怪的。其他人见此场景,将军弯身抱着横仰的夫人,加之对话又是如此诡异,他们是想笑又不敢笑。

    “不要”向夏天缓过神来,仍在嘴硬。

    既然她这么固执坚持,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,只好照办。而且他这样一直托抱着她,也很辛苦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又抽回手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等等要要要”向夏天慌张唤住。

    “要什么?”赵云明知故问,这话中好像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向夏天小脸酡红,也不知是羞得,还是长时间仰躺憋气憋得。都这时候了,他还打趣欺负她。她心中愤慨,破口大骂,“赵子龙,你混蛋!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还逞强嘴硬吗。”赵云玩味一笑。

    向夏天望着他的面容,突然觉得他这张英俊的脸庞怎如此欠扁!要是她双手没被捆束住,她也不至于这么憋屈,她一定要赵子龙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!”向夏天怒形于色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,我说得是实话。”赵云不以为然。她这争强逞能的性子,何时能改改。也就是在家中,他会纵容着她。在军中,有主公和军师的庇护,其他将领弟兄们也都会让着她。可若是哪一日,他们都不在她的身旁,她这性子是要吃大亏的。不过,他应该不会让那一日有机会来临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说话,你别管我了。”向夏天别过严板着的小脸,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“那我便不管你了。”赵云说得轻松冷淡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理睬他,小脸上仿佛写着‘随你的便,我无所畏惧’。赵云蹙眉,他倒有些犹豫起来,不过大男人当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“哼”赵云冷哼声,他倒要看看她能撑到几时。

    他将手迅速抽回,这次他是来真的,不再和她闹着玩儿似的。但是这一次,向夏天也真的没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就在她整个人坠落之后,她只是紧闭起眼睛,不曾尖叫出声。她心想着,大不了就是狠狠摔一跤,总之不能叫赵子龙看扁了。他有一身傲骨,可她也是个有骨气的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会听到重重的摔跤声,还有骨头散架声。可是——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如何?”赵云咬牙切齿,黑阴阴着脸。他在最后关头,再一次将她接住。也就是他有这么好的耐心了。也就是对她,会不厌其烦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,扶我起来,再放开我。”向夏天得意洋洋地笑着。

    方才还正儿八经,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现在又一脸笑嘻嘻。

    赵云无奈摇摇头,“我给你两个选择,是他们架你回去,还是我架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一听此言,不乐意了。为什么她一定要被架回去,就没有不丢人的方式吗。她鼓着腮帮子,“还有第三种选择吗?”

    “继续僵持在这。”赵云噙着丝笑意,附在她耳边,提醒着,“府门大开,过路的人都能瞧见我们这个姿势,这副样子。除非你是想让旁人误会我们。”

    什么?!向夏天瞪大了眼,她能想象到他们一直维持这个姿势,又窘又不可描述。

    好吧好吧,她是败给他了。莫看赵子龙长着一张正义凛然的脸,自带一身正气。只有她知道,赵子龙私下腹黑起来,连她都不是敌手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自己走回去。”向夏天妥协投降。她咬着牙,一字一句,“不劳烦您了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你劳烦我的。”赵云悠悠道。见她没有再反抗的意图,轻松利落将她扶起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向夏天不满地瞪他一眼,“我介意。”

    随后,大步迈开,朝里面走去。一部分护卫紧随上去。

    在向夏天走后,赵云摆正面色,对着底下方才一直看热闹的护卫和下人们,道:“今日之事,谁若敢泄露出半个字,家法处置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众人齐声应道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诸葛府中,书房内。

    黄月英来回踱着步,脚累了便坐在一旁的桌榻上。手撑着下巴,小脸纠结叹息。

    诸葛亮正提笔书写公文,抬眼瞥一下她,慵懒问一句,“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孔明大人。”黄月英撒着娇,“还不是赵子龙和小娘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又怎么了。”诸葛亮又专心投入公文之中,漫不经心地搭着话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他们还没有和好。”黄月英语气沉重,扼腕长叹。

    “哦?”诸葛亮挑挑眉,“你是如何看出来得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小娘子都没有和我联系,我担心她。于是昨日,我跑去他们府上想找她。走到府门前一切都正常,可是当我走到后院,我瞧见了”黄月英的神色异常激动,说到关键之处停顿。

    诸葛亮听闻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抬头看了一眼,见她又是这副表情,心中也生出几分好奇,“你瞧见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瞧见有——重兵把守。”说话间,黄月英重重捶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诸葛亮见她不是在说笑,神情格外认真,他真是又气又好笑。他的这位娘子也是个奇人,难怪能和子龙家中的那位结成闺中姐妹,常言道‘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’。而他居然还对她方才说得话,抱有期待。

    他想拍拍自己的脑门,觉着有些失态,还是忍住了。他继续提笔,幽怨驳道,“我道是什么,让你那么激动。既不是玄乎其玄,又不是鬼神一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摇摇脑袋,以表不屑。黄月英见诸葛亮不买自己的账,风风火火地闪身至诸葛亮的桌案前,双手撑在他的书桌上,一本正经道,“孔明大人,你是没有瞧见那阵仗,一大帮的家兵护卫把守着后院,尤其是小娘子的房间。那阵仗都可以组成一支小军队了,少说不下百余人。后来我抓来了个人打听,哪知赵子龙府上的人口风都紧得很,都没人肯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。哼,他们不肯说,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说,于是我就”

    黄月英握紧了拳头,捏得手关节咔咔作响,得意坏笑。诸葛亮立时明了,他不满地瞪了眼自家娘子,蘸墨挥毫在黄月英的眉中心落下。

    黄月英回过神来,鬼哭狼嚎一声,“啊”

    她急忙慌张地抹拭,手指在眉间使劲擦蹭着,“孔明大人,你偷袭我!”

    可是怎么擦也擦不掉,反而越擦越花。一会儿的功夫,黄月英变成了一只委屈兮兮的小黑猫,她的手上也沾染了不少墨迹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啊,子龙府上的人口风既然紧,想必是子龙特别交代过,不想让旁人知道。你若是真想知道,直接去问子龙便是。”诸葛亮训斥道。她是他的娘子,她去询问子龙,子龙不看她的面也会看自己的面,告知于她。明明有更直截了当,正大光明的办法,她偏偏不用。偏爱用些偷偷摸摸,欺负人的法子。心里虽是这样想,其实他在乎的也许是偶尔也想成为她的依靠吧。他虽乃一介布衣文士之流,手无缚鸡之力,但也想尽力庇佑她,成为她心中顶天立地的夫君。有时他倒有些艳羡子龙的绝顶武艺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时心急,所以才”黄月英争辩着。一不小心与诸葛亮对视上,心中底气不足,低下头去不敢再发声。

    “唉,那你把人伤着没有。”诸葛亮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我控制好了力道的。”黄月英拍拍胸脯,一脸骄傲。

    “少在外面给我惹祸。”诸葛亮瞟她一眼,她又开始装乖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黄月英信誓旦旦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听到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劲,又被打回原形,“孔明大人,我和你说,原来是前几日赵子龙和小娘子又吵了一架,赵子龙一气之下禁了小娘子的足。”

    “禁足?”诸葛亮勾了勾嘴角,“子龙这么快就学去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一时没反应过来,还在寻思着赵子龙他学去了什么。见到诸葛亮那带有深意的笑容,她才后知后觉。

    “啊!孔明大人,你,你们”黄月英尖声唤着,小脸彤红,“你们串通一气。”

    被禁足又不是什么光彩之事,孔明大人还去和赵子龙说。赵子龙现在也用这招来对付小娘子,是她连累了小娘子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