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二章 和你分手,不要碰我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一阵风带过,她的小身板直溜溜地滑过,只留下张扬得意的一笑,“嘿,挡不住我!”

    说罢,她提起裤裙,潇洒跑开。赵云发现失手后,赶快紧追上去。心中早已气得不可开交,这妮子怪招就是多,他竟然没有防备住。

    今日想踏出赵府大门,做梦!

    向夏天忘乎其形,咧着嘴笑,冲着大门飞扑去。只要出了这大门,逃到大街上,人多眼杂,看赵子龙还怎么拦她。

    大门就在眼前,她伸展出手臂,仿佛已经摸到了府门外的新鲜空气。马上,她就能恢复自由了。

    她已准备迈开步伐,踏出门槛。哪想,从头顶上传来一阵风声。下一秒,赵云高大的身躯已经立在了府门前。

    果真人如其字,他还真有飞龙的本事,向夏天内心忿忿咒骂着。可是她的身体已来不及停下,直冲冲地往前撞去。

    “哎唷——”向夏天嚎啕一声,她恰好撞进了赵云的胸膛。这下倒好,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他的胸肌未免也太结实了点。撞得她是七荤八素,眼冒金星,额上传来一阵灼烧感。

    她手揉着额头,晃了晃脑袋。待清醒了些,抬头轻瞟一眼,对上了男人如炬的目光。

    赵云的目光里似冰火两重天,冷冰冰却又向外溅射着火花。她怵生生地,心虚低下头,“我”

    赵云被气得说不出话,只狠狠地瞪着她。她就这么想走,她将他置于何地。

    向夏天就算低着头,也能察觉到上边的男人火气不小。她心里悲催默念着,完蛋了,他这么生气,一定不会轻易饶过她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样僵持不下也不是办法,只得先和他来软的。她小心轻声地解释着,“那个我只是想去找月月玩。他们不讲道理,非要拦我,我就,我就”

    赵云挑眉,本来见她这副可怜依人的模样,有些心软了。只是听她编得这个理由,心中的怒火又升腾起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有心思去找军师夫人玩吗。而且就算她真的要去找军师夫人,大可派人去将夫人请来,用得着大打出手吗。

    她分明是想一走了之。一想到她方才姿态潇洒,心中便更不是滋味。原来她真的可以扔下他不管,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赵云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后边倒地的护卫不知何时,已排成排站成列。得到命令后,三两个上前欲围住向夏天。

    向夏天暗叫不好,难道真要束手就擒。不行,软的不行,就来硬的,她才不会认输

    念头刚落下,她再次动手,出掌欲推开赵云。也不知是她的劲道不够,还是赵云的身形太稳。他的身子仅仅晃颤了会儿,莫说后退个半步,简直是安如磐石。

    糟糕!她刚刚这一掌可谓是在老虎身上拔毛,而且悲剧的是还没有拔到手。

    不待她再多思考片刻,赵云已经冷下脸,眼神再一个变幻——全神贯注。她现在是他眼里锁定的猎物。

    赵云迅速回击,擒住她的手腕。向夏天反抗欲挣脱,奈何技不如人,力气也不如人。三两下的功夫,她的双手便皆被赵云控制住。

    此刻,她背对着赵云,双手也被他擒在了身后。不明就里的人,一定以为赵云正挟持了什么人质。

    向夏天吹鼻子瞪眼,满脸不服气,“赵子龙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扭动着身子,转动着手腕,想要从他的大掌中逃出。可是他的力气也忒大,而且他的大掌完完全全将她的两只小手给包裹住,别说挣脱的机会,连透气的机会都没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。”赵云黑着脸,沉沉道,“去拿绳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护卫抱拳领命。

    “而且,从今日开始,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准再踏出后院半步。”赵云的语气不容争辩,冷森森下着吩咐,“你们也务必给我看好了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护卫齐声道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,他要禁她的足。向夏天内心一阵哀怨,一阵愤怒。她的挣扎愈演愈烈,明知这样挣脱不开,而且只会让手腕摩擦得生疼,她还是不管不顾,做着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凭什么这样做?!你凭什么禁我的足?!赵子龙,你这个王八蛋,你凭什么管我,我又不是你的女人,我又没和你成亲!我不就是打了你的孙姑娘,骂了你的孙姑娘,我知道你心疼,可我不是也弥补她了吗?我都说了把夫人的位置让给她,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?!”向夏天气急败坏,口不择言。专捡人不爱听的说,可谓是气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“闭嘴!再多说一句,把你的嘴也封起来。”赵云周身的温度急剧下降,他恨不得现在就堵住她的嘴。她说得都是些什么话,凭什么,凭他是她的男人。凭他们这么多年同甘共苦,相濡以沫,凭他们一直以来相守相伴,深情拳拳。

    扪心自问,这些还不够吗?没成亲又如何,只要她点头,他现在就命人去置办。他可以抛开黄道吉日,良辰美景,繁琐仪式,一切皆从简。不仅如此,他还要以最快的速度,让她成为自己真正的女人,让她见识见识自己的男子气概与威风。看她到时还嚣不嚣张,嘴不嘴硬,真是气煞他也。他平时忍耐得已经够辛苦,没想到换来的是她的这些话?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真的有必要让她尝尝苦头,深刻教训一下她,这个家是他做主。他男性的尊严与雄风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我偏说,我就要说。有本事你就把我的嘴封起来,不然再难听的话我也说得出来。我也是有人身自由的,你不可以派人监视我,还要禁我的足!你真是太过分了,我们俩顶多就算男女朋友的关系,你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,我要和你分手!赵子龙,我要和你说分手!以后我们一刀两断,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唔”向夏天还想继续说下去,某人已经不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赵云听不下去了,用手捂住她的嘴。虽然前面的话,他没太听懂。但是分手的意思,他还是懂得。

    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扬言要和他分手。她岂能这般决绝?

    上一次酒宴之事,已让他面子折损,要他心中没有一点想法是不可能的。这次她居然又当着众人的面,让他失掉颜面。

    她为何不能替他考虑考虑,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吗。

    “将军,绳子。”护卫毕恭毕敬地将麻绳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赵云收回思绪,一手接过绳子,一手制伏住她的手,再利落地将她的双手捆绑扎实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我们没有关系了,你就不能再管我了。你放开我,放开我嘶”向夏天的手被磨蹭得彤红,伴随着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赵云的手劲不小,丝毫没有察觉到弄疼了她。她也脾气犟,强忍着痛意,绝不向他低头服软。

    “将她带回屋,看好她。”赵云面色严峻,语气也颇为不悦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随后,又是三两个护卫上前包围住她。

    “都别过来,别碰我”向夏天退后着,可身后是赵云。

    她不小心踩上赵云的脚,整个人失衡,趔趄向后倒去。她惊叫出声,“啊”

    那些护卫也吓得蜂拥上前,欲接住她。显然,已经有人快他们一步。

    赵云揽上她的腰肢,托住她的脑袋,稳稳当当地接住她。向夏天吓得眯起眼,被接住时仍惊魂未定。睁眼后,见到面前的男人距她不过分毫,又是一阵惊吓,她的心脏紧张凸凸地跳着。他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脸上,连带着她的小脸都温度升高,她不自觉咽了咽口水,小脸绯红。

    这一趔趄摔倒,仿佛清空了她的大脑。她好像不记得还在生他的气,结结巴巴地害羞道,“谢谢谢”

    幸好她踩到的是他的脚,也幸好她是倒在他面前,不然谁还能如此及时地接住她。赵云本想责怪她不安分,咎由自取。但望着她水汪汪的眼和红扑扑的脸,将责备的话都收回,他抿了抿嘴,嗓音低沉,“别再乱动,老实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让他们碰我。”向夏天委屈巴巴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自己走回去,还是由我代劳。”赵云眼里藏着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向夏天为难地思考了一下,她抬眼看向上边的男人,无辜地摇摇脑袋,“都不要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。”赵云的脸瞬间拉下,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他这副臭模样,才恍然想起,自己还在生他的气,“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赵云挑挑眉,面色有些愕然,也有几分阴翳。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向夏天不假思索地肯定着,“不要你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”赵云无话可说,冷哼了声,缓缓将手抽回。

    他的手才一抽回,向夏天的身子便落空,开始摇晃起来。向夏天下意识地尖叫出声,“啊不要”
小说推荐